把东坡肉吃上一百遍

  午饭时,餐桌上赫然摆着一盘东坡肉。
  
  他拿起筷子,一阵风卷残云,那金黄的肉块便全部到了肚子里。肉是母亲做的,那味道真好。
  
  他喜欢吃东坡肉,特别是母亲做的东坡肉。这是道极麻烦的菜,五花肉切成大块,先用清水焯去腥气,然后整齐地码放在砂锅里,用小火慢炖四五个小时,再敬在锅里蒸上两三个小时。
  
  直到肉糯得像果冻一样才算大功告成,这时往舌尖上一放,便轻轻地化开,满口生香。
  
  因为费时费力,所以母亲极少做这道菜,只有节假日,才会耐心做上那么一两次。
  
  他也曾在饭店里专门点过这道菜,然而吃在嘴里,却总是寡淡无味,根本无法和母亲做的相提并论。
  
  因此,能吃上母亲做的东坡肉,对他来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母亲笑吟吟地看着他把肉吃完了,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明天还给你做,看把你馋的。”
  
  这让他很意外,母亲从来不会连着做这道菜。曾经很多次,他对母亲撒娇:“哪天如果吃不到你做的东坡肉,我肯定会想念的。”
  
  可母亲总是说:“就是要留点念想,这样你才不会忘了妈。”而现在,母亲忽然对做东坡肉上了瘾。
  
  第二天,餐桌上果然又摆着一盘东坡肉。他和上次一样,一口气吃了个底朝天,味道还是那么好,真是百吃不厌啊。
  
  第三天,第四天,桌子上雷打不动地摆着东坡肉。虽然味道还是很好,但吃多了总是会腻,他只是吃上几块,就去夹别的菜吃。
  
  一周后,他终于忍不住对母亲说:“妈,别天天做东坡肉了,麻烦。”
  
  “只要你喜欢吃,妈不怕麻烦。”母亲好脾气地笑着,然后,东坡肉照样天天往桌上端。
  
  母亲费了那么多力气做的,他不忍拂她的好意,总是会夹上一两块,不过,却总感觉似乎没有往日那么香了。
  
  —个月后,他终于吃腻了这道美味,看着桌子上的东坡肉,不自觉地皱眉。而母亲却乐此不疲,一天一天,从不间断。
  
  他觉得母亲有点不对劲,小声说:“妈,以后别做了,我不想吃了。”
  
  母亲的手似乎轻轻抖了一下,却没有接话,以后,照样天天往桌上端东坡肉。
  
  两个月后,他就彻底不动那盘肉了。而母亲却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不停地往他碗里夹肉。
  
  当着母亲的面,他把肉塞进嘴里,转身到洗手间,又全部吐出来。
  
  三个月后,他终于忍不住对母亲咆哮:“你能不能别再做了?你到底怎么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一向强势的母亲,却没有发火,也没有生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脸上带着笑,可一转脸,泪就纷纷而落。
  
  他发现母亲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越来越消瘦,不忍心再说什么,任由母亲继续每天待在厨房里,花上一天时间,做一盘东坡肉。只是,那肉,他是再也吃不下了,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那天,母亲把未动的东坡肉端起来,说:“这是第一百次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给你做了。”
  
  一百次了?不知不觉,母亲已经做了一百次东坡肉。次数真多啊,以前那么多年合在一起,也没有一百次啊。
  
  可是,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固执地做上一百次。以前母亲做得少,就是怕他吃厌,可是为什么,现在母亲似乎故意要让自己吃厌呢?
  
  那天晚上,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母亲住进了医院,医生说,她的生命只有—个月了,而这一个月,她只能在病床上度过。
  
  母亲已经昏迷不醒,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他拉着母亲的手,忽然明白了那一百次东坡肉的缘由。
  
  母亲怕她去世后,他会想念东坡肉,索性让他一次吃个够,以后再也不想念。这样,他就没有遗憾了,没有遗憾的人就会开开心心的。
  
  他把脸埋在母亲的手掌间,泪水汹涌而下。从今以后,他是再也不会想念东坡肉了,却会想念那个把东坡肉做上一百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