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房亮着灯

  陈亮来城里打工,找到了工作就去找房子。城里的房子租金贵得吓人,于是他就去城乡接合处找民房。
  
  找了半天愣没找到合适的房子,陈亮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走到一条弄堂口,抬头正好看到有个人在告示栏里贴告示。他上前一看,乐了,是租房信息,有一个房东要出租房子,价格面议,后面是联系人王先生和电话。
  
  陈亮马上伸手让那人不要贴了,说他正好要租房子,问他多少钱?
  
  王先生看了看陈亮,说:“价格好商量,但租我的房子有一个要求。”
  
  陈亮问是啥要求。
  
  王先生说:“我的要求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就是每晚8点前,东房必须亮着灯。能满足这个条件的话,我可以不要你房租。”
  
  陈亮一听不要房租,马上来了精神,说:“王先生,你不是开玩笑?只要我每晚8点钟前东房亮着灯,你就不收我房租?”
  
  王先生笑笑,点点头说:“是的。”
  
  陈亮忙说这房子千万不要租给别人,我这就给你定金,说着就掏出200元给王先生。
  
  王先生摇摇手说:“既然你愿意租这房子,那我们就去签份协议吧。”
  
  陈亮说好,就跟着王先生去了。
  
  这是一幢老式的三开间平房,东西两个房间,中间是客堂。王先生领着陈亮来到东房。陈亮看房间非常整洁,床、柜子、椅子啥都有。王先生拿出纸和笔写了几条约定,当然最主要的是,晚上8点前东房一定要亮着灯,房租才可以免费,否则要按正常的租金收取房租。写好后,王先生让陈亮签字。
  
  陈亮拿过笔准备签字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问王先生:“为啥每晚8点前一定要亮着灯呢?”
  
  王先生笑了,问陈亮是不是想反悔了?陈亮说只是好奇,想知道为什么。
  
  王先生说,这是他的老宅,他父亲住西房,这东房以前是他的婚房。后来他在城里买了房子,就让父亲一起去城里住,可父亲就是不肯去,说这老宅才是自己的地盘,这里有自己所有的牵挂。
  
  王先生说他父亲原本就有一个毛病,每晚8点钟如果他还没有回家,父亲就睡不着觉,就在西房等,他啥时候回来,父亲就啥时候睡觉。
  
  后来王先生有了女朋友,结了婚了。老王依旧在西房等,他不好意思开着门盯着王先生与媳妇回来,就盯着王先生房里的灯。每晚8点不亮灯说明王先生没回来,老王是不睡觉的,一直要等到王先生回来才睡觉。
  
  王先生进城后,老是不放心自己父亲,就一直让隔壁的张嫂照看着点。老王上了年纪,王先生就给他买了部手机,教他怎么打,怎么接,有事没事就打电话跟他聊聊天。
  
  自从有了手机,老王突然又犯了这个毛病,只要晚上8点东房没亮灯,老王就打电话给王先生,问他怎么还不回来,啥时候回来?
  
  王先生突然觉得老父亲有点不对劲,父亲明明知道自己住在城里,却每晚要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回来?东房的灯怎么还没亮?于是王先生就陪老王去了医院,检查下来一切正常。医生建议他们去神经内科看看,神经内科的医生说,这不排除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但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王先生工作很忙,就只好托隔壁张嫂帮忙,每晚去帮他开灯,好让他父亲早点睡觉。可巧的是,前几天张嫂的女儿生了儿子,她要去服侍女儿。所以王先生一时没了办法,就想到把东房租出去,租金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有个人帮他晚上开灯,照看照看老父亲。
  
  陈亮听了很感动,觉得王先生是个孝子,对待老父亲真是上心。自己也有父亲,可自己就没想得这样周全,不觉有一丝惭愧。
  
  陈亮签好字,爽快地说:“王先生你放心,大爷就交给我,有事我第一时间打你电话。”
  
  王先生笑了,说那就先谢谢了。
  
  下午,陈亮就把行李搬了过来,傍晚的时候,他看到西房的老王回来了。老王盯着陈亮看,嘿嘿地笑了两声。
  
  陈亮搬来以后,每天准时上班下班,每晚8点之前总亮着灯。西面的老王也很正常,就是很少听他说话,有时陈亮故意与他打招呼,他也爱理不理的样子。陈亮总觉得老王有轻度的阿尔茨海默症。
  
  一个月过后,陈亮没有一次8点前没亮灯的。王先生也很守信用,果真一分钱的房租也没收。王先生没收钱,陈亮觉得过意不去。那天下班回来,他买了点菜,又买了瓶酒,到家后,把桌椅搬到客堂,然后去叫老王过来一起喝酒。
  
  没想老王也不推辞,与陈亮面对面地喝了起来,几口酒下肚,陈亮就夸老王福气好。
  
  老王喝了酒,也许是兴奋的缘故,看起来比平时清爽多了,话也多了,就问陈亮哪里福气好?
  
  陈亮就说王先生是个孝子。
  
  老王笑着点头,很自豪的样子。
  
  陈亮见老王很开心,就大胆地问:“大爷,我听王先生说,你必须每晚8点钟前要看到东房亮着灯才睡得着觉,这是为什么呢?”
  
  老王的眼睛明亮起来,喝了口酒,然后慢慢悠悠地跟陈亮说,自己儿子从小没了娘,吃了太多的苦。儿子从小就被管得严,读书做事从不含糊。儿子也争气,好学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优秀。老王刨地、拉砖、卖冰棒、做小工,供儿子上完了大学。儿子走上了工作岗位后,老王就给他定了个规矩,就是每晚8点之前要回家。后来他有了媳妇了,照理说不要我操心了,可我不放心啊。再后来他在城里买房子了,让我一起去住,那多不方便,这里才是我的根据地。他们去了城里,老王就不知道情况了,担心儿子忘本,就隔三岔五地打电话给他。可时间一长,儿子也要烦的,老王害怕儿子怪自己,所以老王就故意装傻。
  
  陈亮听了心里一温暖,没想到眼前的老王是位可敬可爱的父亲。
  
  老王又喝了口酒,说:“小伙子,你知道我最近为啥老去骚扰我儿子吗?嘿,是他啊,走上领导岗位了,你说我能不盯着他吗?他要是经常8点以后不回来,就容易在外面学坏,就容易犯原则性的错误,迷失了方向就麻烦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啊?”
  
  陈亮听着老王这几句话,猛然一愣,肃然起敬。哦,原来老王每晚8点之前要看到东房亮着灯,是他在时刻提醒他儿子啊!
  
  陈亮说:“王先生现在叫我来替他每晚开灯,让你好好睡觉,你就不能监督他的情况了。”
  
  老王呵呵地乐了:“就是你天天亮着灯,我也要隔三岔五地给他打电话,只是到时候你的房租就跑不掉了。”
  
  陈亮也乐了,说房租是小事,只要王先生清明廉洁,做个好公仆,比什么都强。
  
  第二个月刚开始,老王就隔三岔五地给王先生打电话。老王打完电话就跟陈亮说,你这个月的房租跑不掉了。
  
  陈亮乐了,本来租房就要付房租,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老王的举动陈亮很赞赏,所以他一点也不怨老王。
  
  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到了月底王先生依旧没有收陈亮的房租。陈亮又与老王喝酒,说起了房租。老王也很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那天陈亮休息,见王先生回来看老王,父子俩聊得很亲热。临走时,王先生来到了东房,见了陈亮就连声地谢谢。陈亮疑惑地说:“你不收我房租,我还没谢你呢,我什么也没做,你谢我什么啊?”
  
  王先生说:“我知道你每晚8点前一直亮着灯,所以我不能收你房租,这是租房协议规定的事。我要谢你的是,你替我照看了我父亲,还替我陪父亲一起喝酒聊天。”
  
  陈亮感动地望着王先生,说:“你这样宽以待人,我真是无以为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