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叶与葱白

  沈富贵和董平安是好朋友。这天,两家相约去小摊吃烧烤,中间上来一个果盘,除了一些水果,里面有3棵葱。人多葱少,只能分着吃。
  
  沈富贵让董平安先吃。董平安略一思考,扯下葱叶放到了自己面前。沈富贵笑笑说:“原来你喜欢吃葱叶。”
  
  没想到一句话让董平安生了气:“谁不知道葱白好吃啊,你让我先拿,我能那么自私吗?看来你沈富贵这朋友不可交啊。如果你先拿的话,是不是就挑葱白拿了?细节见人品。算了,以后不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了。”
  
  这话,董平安也就在心里想想,没往外说。可是自从这顿饭后,俩人就断了来往,两家也慢慢疏远了。沈富贵倒是也约了董平安几次,他都以有事脱不开身推掉了。
  
  起先,老婆还埋怨董平安小题大做,可是时间一长,见拗不过董平安,也就随他去了。
  
  俩人没了交集,可是各人发展怎么样,巴掌大的县城,你就是不想关心,那些消息也经常往耳朵里钻,因此各自的情况双方都知道。没几年,沈富贵成了某个镇的镇长。而董平安虽说也解决了副科级,却不咸不淡,工作和生活都波澜不惊,跟沈富贵的镇长比起来,差远了。
  
  “他那样自私的人,有好处就往自己怀里划拉,爬到镇长的位子倒是奇怪了。”有时老婆无意中提起沈富贵,董平安一脸的不屑。从此,他更躲着沈富贵了。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天,闺女小丽回家说交了个男朋友,姓沈,正是沈富贵的儿子大胖。原来,小丽和大胖从小一块长大,虽说两家大人不来往了,可是他俩从小学到高中一直一个班,有时还坐前后桌,考上大学后,虽说不在同一个学校,却在同一个城市。俩人都知道两家大人不知因为什么事不大对付,在大人面前从来不提对方。所以直到俩人私下确定了恋爱关系,董平安还蒙在鼓里。
  
  “这事我坚决反对。”董平安一听就炸了,“好你个董小丽,平时你妈关心你的婚姻大事,你不让过问,说你自己有数。现在倒好,给我们找了这么一家人。别人家谁都可以,唯有他沈富贵的儿子不可以。”董平安是真生了气。
  
  董小丽也是个倔脾气,说董平安是老封建,现在婚姻自由,只要她喜欢,愿意嫁给谁就嫁给谁。把董平安气了个半死。为这事,父女俩好几天没说话。
  
  没办法,董小丽把奶奶搬出来,给她爸做工作。小丽奶奶问自己的儿子:“我看大胖那孩子挺好的,你倒说说为什么不同意这门婚事?”
  
  董平安又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D饭,可是关于葱叶与葱白的故事怎么说得出口,他只好跟小丽奶奶打马虎眼。老人却使起了性子,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牒:必须同意孩子的婚事,否则别进她的门。
  
  董平安是个孝子,见母亲大人生了气,只好勉强同意。可是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想结婚也行,彩礼不能少,就“一动不动”,外带“万紫千红一片绿”吧,少一分这事免谈。
  
  只要董平安松了口就有回旋的余地,至于“一动不动”和“万紫千红一片绿”的彩礼回头再商量。小丽第一时间向大胖说了这事。
  
  等大胖把董平安要彩礼的事跟沈富贵一说,他这个镇长被气乐了。现在有些农村,彩礼攀比成风,极大地败坏了社会风气,没想到十几年不理他的董平安,这会儿要用这手来跟他“交手”。
  
  “一动”指的是轿车,“不动”指的是房子,而且是城里的楼房。“万紫”是一万张5元的票子,“千红”是一千张100元的票子,“一片绿”是一堆50元的票子,先不说这房子和车子,光这“万紫千红一片绿”少说也得30万元。这数字放谁家身上也不轻松。
  
  这简直是狮子大张口啊。为了儿子的婚事,沈富贵决定会会自己的老朋友董平安。
  
  等双方再次坐在同一张桌子前,董平安倒是很平静,只是在彩礼上寸步不让:“咱也别藏着掖着,你这么大的镇长,要说拿不出这点钱,我都替你臊得慌。”
  
  “谁规定我是镇长,就能拿得出这些钱?我现在啊,还真有点替自己臊得慌呢。”沈富贵笑了。
  
  “拿不出彩礼,这好办,婚事免谈。”董平安倒是挺直接。
  
  “我看说白了你就是不同意这门亲事。你倒说说看,我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这么大的意见?”沈富贵不想再藏着掖着,来了个开门见山。
  
  这时,董平安的老婆来把他拉走了,她怕俩人再谈下去,会弄得更僵。回去后,董平安气愤地对老婆说:“他姓沈的堂堂一个大镇长,每年的灰色收入那么多,咱又没跟他多要,他只要拿出一点点,就能压死我们。他却在装,真有他的。”
  
  “你啊,别给人家乱扣屎盆子了。你怎么知道人家有灰色收入呢?”老婆也不甘示弱。
  
  “像他这样的人,专挑自己喜欢的东西拿,会没有灰色收入?说出来鬼都会笑掉大牙。反正我是不信。”董平安越说越激动。
  
  就在两口子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时,女儿小丽回来了。她带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大胖的奶奶突发脑溢血,住院了。沈家一时拿不出住院的10万元押金,这会儿正在找熟人借钱呢。小丽让自己的父母赶紧拿钱去救人。
  
  “什么?沈富贵会连10万块钱也拿不出?”董平安明显惊到了。
  
  “他的工资都拿去扶贫了,听说每个月一分钱都拿不回家呢,他联系着十几个贫困户,还包着好几个贫困学生。家里的开支都由大胖妈一人的工资支撑着。”还是小丽妈知道的多,“我这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就出了这档子急事,这不是要人命吗?”
  
  这下好了,董平安不但没为闺女讨得一分钱的彩礼钱,还为了救大胖奶奶,先垫进去了10万块。
  
  “哼!如果沈富贵真的拿出‘一动不动’和‘万紫千红一片绿’的彩礼了,那孩子们的婚事,我还真得认真考虑考虑呢。他真拿出来了,说明他的灰色收入可能还真不少呢,这样的人我董平安更不敢‘高攀’了。”事后,董平安这样对老婆说。
  
  “你啊,看问题就是太片面了。当初那顿饭,人家沈富贵是先让你挑的,是你自己挑的葱叶,怪得着人家吗?他既然让你先挑,就说明心里有你。你倒好,来了个倒打一耙,就因为一句话怪人家自私。”老婆数落起了董平安。
  
  董平安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沈富贵这样的人心里有别人,手脚干净,还有同情心,值得交。更让董平安高兴的是,现在俩人从朋友变亲家,看来还是他董平安赚了。  

一顿饭的事

  小雨和阿强是新婚夫妻,两人经常因为一点小矛盾吵架。
  
  @天,夫妻二人又吵了起来,小雨就给娘家人打电话,母亲听女儿受了委屈,立马带上小雨的爸,还有七大姑八大姨,一起拥进了阿强的家。
  
  阿强也不甘示弱,赶紧给自己爸妈打电话。这下热闹了,两家人凑到一起少说二十几人,剑拔弩张。
  
  有人见这阵势,赶紧大声说:“两家人都凑齐了,眼看也到中午了,不如咱们去饭店,饭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矛盾,不就一顿饭的事吗?”
  
  众人正骑虎难下,一听这话,纷纷赞同。果然,到了饭桌上,两家人顿时亲亲热热的,各劝自家年轻人多多包容理解。
  
  可好景不长,刚过半个月,小雨和阿强又吵起来,像上次一样,他们又把两家人叫到了一起。小雨爸一拍桌子,对阿强爸大吼一声:“你儿子要是再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就和他拼命!”阿强爸也不示弱,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又有人赶紧劝道:“这是干什么?现在是文明社会了,不如我们坐下来谈,不就一顿饭的事吗?”众人便又到了饭店。
  
  就这样,两家人一连吃了好几顿饭?
  
  这天在饭店,阿强结完账,小雨把他拉到一边,偷偷问:“这顿饭花了多少钱?”
  
  阿强苦着脸说:“又是一千多块!”
  
  小雨两眼一翻,说:“这几顿饭下来,吃掉好几千块钱了!我发现他们不是来劝架的,是来蹭吃蹭喝的。我们再也别吵架了,吵不起……”

“找麻烦”找出来的大品牌

  1888年,25岁的修笔匠乔治·派克在美国创建了一家生产钢笔的小作坊。他的钢笔虽然质量很好,书写也非常流畅,出墨也非常均匀,可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做宣传,他的作坊总是停留在举步维艰的困境里。
  
  怎样才能用最少的投入取得最大的宣传效果呢?乔治想到了威斯康星州的两家大型钢笔公司。不久后,乔治故意跑到当地的报社,假装向记者打听那两家公司的地址,然后他还对记者们义愤填膺地说:“那两家公司垄断了美国的钢笔市场,我要起诉他们!”一个小作坊的老板居然要起诉两家知名大公司?记者们又吃惊又好奇,便开始跟着乔治做跟踪报道。
  
  没几天,乔治就开始请律师起诉那两家大公司,报纸上也就很快出现了这样的文章:《小蚂蚁也敢咬大象,到底谁会赢得这场较量》。那两家无辜的大公司当然也要请律师“应战”,这顿时让人们多了一谈资,人们都开始关注结果到底会怎么样。乔治以一敌二,和那两家大公司来来回回打了半年官司,但最终以败诉告终。
  
  这时,很多人都嘲笑乔治说:“你这样一个小老板,麻烦不来找你就算好了,你怎么还自己去找这些麻烦呢?”但他们哪里想得到,败诉的乔治才是这个“麻烦”中的唯一赢家,因为报纸的长期报道,他的钢笔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街知巷闻的“大品牌”,就连附近的州县也纷纷发来订单,销量更是直线上升。
  
  此后短短几年时间,乔治的小作坊就发展成了大公司。没错,这个钢笔品牌就是如今名列“全球十款顶级钢笔品牌”第二位的“派克钢笔”。  

段规以退为进大败智伯瑶

  段规是晋国“六卿”之一韩康子的策士,他为人冷静,机智过人,为韩国的建立和强大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春秋末期,晋国的大权渐渐落到了赵、魏、韩、范、智、中行氏六位卿大夫的手中。后来,范氏p中行氏两家被灭,晋国只剩下智、赵、韩、魏四家卿大夫,其中以智伯瑶的实力最强。智伯瑶掌握晋国的政权后,变得更加狂傲贪婪,竟然提出向赵、魏、韩三家索要万户邑的土地。智伯瑶首先选择了向实力最弱的韩康子下手,如果韩氏献出土地,其他两家势必会跟着献出土地。如果韩氏不从,则可向他用兵,打败韩氏,其他两家就会被迫屈从,智伯瑶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
  
  韩康子听说智伯瑶派遣使者向他索要土地,不禁勃然大怒,差点杀掉使者,幸好段规及时站出来,他对韩康子说:“夫知伯之为人也,好利而鸷愎,来请地,不与,必加兵于韩矣。君其与之。与之,彼狃,又将请地于他国。他国不听,必乡之以兵。然则韩可以免于患难而待事之变。”段规的意思十分明确,以韩氏一家之力根本无法对抗智伯瑶,如果不给地,他一定会采取武力强夺,到时恐怕会遭到灭顶之灾。与其和智伯瑶发生正面冲突,不如暂时吃点亏,受点损。当韩献出土地后,智伯瑶一定会认为我们胆小怕事,软弱可欺,以他贪得无厌的个性,肯定会继续向赵、魏两家伸手,等到其中一家拒绝,动起刀兵,那时我们就有机可乘了。韩康子觉得段规说得有理,不仅答应献出土地,而且还选择了最好的万户之邑。
  
  事态的发展正如段规所料,得到韩氏进献的土地后,智伯瑶马上又向魏氏索要土地。魏桓子本来不想给,但考虑到打不过智伯瑶,只好忍气吞声,也献出了土地。智伯瑶得到韩、魏两家的土地后,显得愈加骄横,又向赵氏索要土地,但这一次遭到了赵襄子的拒绝。一气之下,智伯瑶联合韩、魏两家的军队一起攻打赵襄子。本来智伯瑶胜利在望,可是在围攻晋阳城时,韩、魏两家却与赵襄子私下结盟,反过来攻打智伯瑶,结果智伯瑶不敌,全军覆没,家族被灭,他的土地也被赵、韩、魏三家瓜分了。
  
  如果说忍辱负重只是弱者的生存之道,那么谋取成皋则充分展现了段规高瞻远瞩的目光。打败智伯瑶后,赵、魏、韩三家开始瓜分胜利果实。在分地时,大家都想得到富庶肥沃的领土,但段规却劝韩康子一定要得到成皋。韩康子说:“成皋是流水不存的石头地,我得到它有什么用处呢?”段规说:“臣下听说一里大小的地方,能牵动得失千里之地的决定,是因为地势有利。万人之众能攻破三军,是因为出其不意。您采用臣下的意见,那么韩国一定能取得郑国的土地。”韩康子这才领悟到段规的良苦用心。果然,韩国得到成皋后,顺利取得了郑国,并一路扩展延伸,最终成为战国七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