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格的“路霸”

  吴仁是古井坪村人。这天,他开着面包车回家,刚到村口的检查站,就被检查员罗小虎拦住了。
  
  见吴仁的车停下,罗小虎从检查站内走了出来。罗小虎留着板寸头,左右胳膊上各文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罗小虎对吴仁说:“吴叔,把车门打开。”
  
  吴仁忙下了车,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好烟递过去,说:“小虎,车上什么也没有,来,抽支烟。”
  
  罗小虎把烟一挡,说:“吴叔,既然什么都没有,就把车门打开嘛,检查了就放你回家。”
  
  吴仁知道,这罗小虎当年因为当车匪路霸,被判了八年,服完刑回家,刚好,村里设立茶叶检查站,差一个公益性岗位,村主任严家军就让罗小虎在这里任职。这个公益性岗位得罪人,没人愿意做。
  
  吴仁知道来硬的不行,就打了个电话,对罗小虎说:“你等一会儿,派出所的陈所长要过来一趟。”
  
  过了十多分钟,一辆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的,正是本乡派出所的陈所长。见陈所长走过来,吴仁忙跑上前去,说:“大侄女婿,你来了,给评评理……”
  
  罗小虎当然认识陈所长,他服刑回来后,按规定,每半年都要到派出所汇报一次。现在,罗小虎听见吴仁的话,才知道吴仁和陈所长是亲戚,他原本理直气壮的心忐忑不安起来。
  
  只听陈所长问吴仁:“二爸,你打电话让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吴仁说:“罗小虎不准我进村。”
  
  罗小虎也急了,解释道:“他不让我检查他的面包车。”
  
  陈所长对罗小虎说:“咦,你们村里怎么设了个检查站?又搞车匪路霸这一套。”
  
  陈所长这句话,让罗小虎有些崩溃,他忙对陈所长说:“我让我们严主任给您说。”说完,他跑到一边,给村主任严家军打电话。不料严家军挂断电话,发了条短信过来说:“我在县里参加人代会,两个小时以后再说,你先自行处理。”
  
  罗小虎只好回过身,对陈所长说:“陈所长,设立这个检查站,是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的。”
  
  罗小虎说,古井坪村的古白茶树原先藏于深山老林中,就像古井坪村一样默默无闻。五年前,一个大学教授带学生来这里做植物科研,偶然品尝到香茶,大为惊讶,说这可是茶中极品。教授通过考察,发现这些古白茶树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甚至还有上千年的古茶树,这些古茶树结木成群,结群成丛,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氨基酸,而且口感极佳。在大学教授的宣传下,古井坪村白茶声名鹊起,曾炒到千元一斤。可是后来,因为市场需求量大,本村有些人将外地的白茶拖到村里,冒充古井坪村白茶滥竽充数,不出两年,就将古井坪村白茶的声誉毁坏殆尽,茶叶价格跌到百元一斤。严家军是刚当选的村主任,他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根据古井坪村三面悬崖、只有一条公路通往村外的特点,在村口设立了检查站。在严家军的整饬下,古白茶价格又恢复到千元一斤。
  
  讲完这些,罗小虎对吴仁说:“你是村民代表,当初设置这个检查站,你也是举手同意了的。”罗小虎又对陈所长说:“这个检查站在乡政府有报备,乡政府已经批准了,是合法的。”
  
  陈所长听了罗小虎的话,点了
  
  点头,对吴仁说:“二爸,既然是合法的,你就让他检查吧。”
  
  吴仁咬咬牙,打开面包车,车内果然有两大袋茶叶,估计有一百多斤。吴仁说:“车上有茶叶不假,可这些白茶都是我拉到县城去卖的,没卖完,又拉回家,不可以吗?”
  
  陈所长听吴仁说得有理有据,就点点头,对罗小虎说:“也是呀,人家拉到县城没有卖完,现在拉回村里,也不违法吧。”
  
  罗小虎说:“泡杯茶,检查后便可知晓。”说完,他随手在吴仁的茶叶袋里抓了一撮茶叶,走向值班室。罗小虎将茶叶放进一个玻璃杯内,用冷水浸泡了半分钟,将浸洗的废水倒掉,然后倒入沸水。不一会儿,就见玻璃杯内的茶叶筋骨舒展,一根根斜立在杯内,标准的一茎三叶,如舞动的少女。罗小虎对陈所长说:“这茶叶的形态,一看就不是我们村的。”
  
  所长好奇道:“怎么讲?”
  
  罗小虎笑道:“你再看看本村的古白茶,对比一下。”说完,他又拿出一个玻璃杯,从一个茶筒内抓了一小把茶叶扔进杯里,如法炮制。只见那茶叶根根笔直挺立,两杯茶放在一起,不一会儿,吴仁的茶叶慢慢沉到杯底,但罗小虎泡的白茶茶叶却依然如银枪般直立。
  
  接着,罗小虎又把两杯茶递给陈所长,说:“您尝尝。”
  
  陈所长先尝了吴仁的茶,说:“挺香的。”接着,他又品味了一下罗小虎的茶,说:“香,醇,另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罗小虎说:“是微微的回甜。因为我们古井坪村是花岗岩地形,花岗岩易风化,含有硒,所以,茶叶略带甜味。”
  
  陈所长点了点头,对吴仁说:“罗小虎说得对,你车上的茶叶不是本村的茶叶,是外地的茶叶。”
  
  罗小虎说:“我这里有个账本,吴叔,你共有古白茶树三百六十棵,一棵古茶树出干茶五两,您今年应出售一百八十斤茶叶。可我们从收购商那里得知,您已经卖了两百斤茶叶,超出的二十斤怎么解释?”
  
  陈所长听了,对吴仁说:“二爸,你这么做,如果把古井坪村白茶的品牌又搞砸了,那是一辈子也修复不了的。罗小虎,你就按村里制定的村规民约处理吧。”说完,他上车离开了。
  
  见陈所长走了,吴仁开始对罗小虎态度暧昧起来,他左右扫视了一下,见四下无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塞在罗小虎手里,说:“你放我进村,这就算我俩合伙的钱,等这批茶叶赚了,我六你四。”
  
  罗小虎“呵呵”一笑,指着门上的监控,对吴仁说:“这个监控和严主任的手机连在一起,你贿赂我,严主任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这钱作为贿赂款,是要没收充公的。”
  
  吴仁摇了摇头,打了个电话,对电话里的人说:“我认输了。”
  
  几分钟过后,陈所长又开着车回来了,不过,这次一起来的还有村主任严家军。严主任对罗小虎说:“根据你这里的数据统计,我们确定吴仁卖假茶。我找吴仁谈过一次话,吴仁却表示对你不信任,说即使他不卖假茶,别人也会把外地的白茶运进村里,偷偷出售。于是我和他打了个赌,如果他能把这批白茶运进村里,就算他赢了,否则,他以后再也不准卖假茶了。”
  
  吴仁低下了头。
  
  陈所长对罗小虎说:“你这个公益性岗位,是派出所考核的,虽然一年才两万块钱,但你成功地通过了考核。不过,我建议你以后穿一件长袖,把这两条青龙盖住,以免影响村里的形象。”
  
  罗小虎说:“一定一定,明天就穿长袖衬衣。”
  
  严主任说:“刚才我没接电话,骗你说在开会,你不生气吧?”
  
  罗小虎说:“怎么会呢?我坐牢时,是村里的人帮我家里的忙。回来后,你不嫌弃我不说,还给我找了份工作。我想过了,只要守住了我们村的古白茶品牌,我家里那几百棵树,一年也能收入十多万。想想以前,要不是家里穷,我也不会当车匪路霸。”
  
  严主任笑着说:“你现在不光是合格的‘路霸’,还是品茶的‘茶霸’,有你守住我们这条路,守住这个品牌,大家都放心了。”

夜壶泡茶

  山塘镇的严老爷子今年106岁,是名副其实的老寿星。严老爷子是山塘镇最著名的品茶大师,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儿子、孙子、孙子的孙子均嗜茶如命,因此,严家人都高寿。有城里的记者问严老爷子高寿秘诀,严老爷子说:“哪有什么秘诀,就是喝茶呀。”
  
  山塘镇首富许富来也喝茶,但他家的人却没有长寿的,从许富来太爷爷算起,就没活过70岁的。最长寿的算许富来的伯伯,刚好70岁。其他人都是在60多岁,就走完了人生之路。
  
  许富来还很会赚钱,他的家族都会赚钱。山塘镇人口多,有钨矿石,经济发达。许富来经营了山塘镇最大的钨矿,钱赚得多。但是,许富来为富不仁,经常欠民工的工资不发,每年年末的时候,都要发生几起民工讨薪的事件。
  
  去年的春节,有一对夫妻要回老家过年,但没有拿到工钱。他们找许富来讨钱,却连门都进不去。他们讨不到钱,就跑到镇政府办公楼上闹着要跳楼。派出所庄所长便去找许富来帮他们要到了工钱。
  
  讨要工钱时,庄所长见许富来脸色有些偏黄,便沉着脸说:“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得注意养生!”
  
  养生,怎么养?许富来一脸的困惑。庄所长说:“你不会去向严老爷子取经吗?他这么高寿,一定是有秘诀的。”“你也这么认为?”许富来问。庄所长点头。但许富来一脸苦恼,他说:“严老爷子与我们许家关系一直不太好,他不会传授的。”
  
  庄所长说:“你就不会想点办法缓和关系吗?你不是要进政协吗?那就得摆出点高姿态!”
  
  许富来一想,对呀,主动求和,还显示他的大度。
  
  严家现在是六代同堂,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有50多口人。严家也不做其他生意,就经营茶,自已炒茶卖茶。严家的茶很出名,很多人都来买茶,就连一些商贾给官员送礼,都是以送严家的茶而自豪。有些领导干部也喜欢严家的茶,收到后,当宝贝藏起来。
  
  许家人当然也喝严家茶,但不知为何却长寿不了。许富来现在最想要的就是把严家的长寿秘诀弄来,他想了几天,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儿子许活泼。严家与许家积怨很深,但那是老黄历了。这些年,严家只做茶叶生意,与许家往来不多。而严家的人也都淡泊名利,与许家的恩怨逐渐淡了许多。
  
  许活泼与严老爷子的第五代玄孙严家其是同学,关系不错,因为从小学到中学,他俩都在一个班上,还比较谈得来。许活泼学的企业管理,大学毕业后,就进了许富来的公司,帮父亲管理企业。严家其学的是茶叶专业,大学毕业后,严老爷子叫他回公司经营茶业,每天的工作就是指导工人制茶,到茶园观察茶叶的生长情况。
  
  这天一早,严家其正在院子里喝早茶,许活泼登门了。许活泼一到,严家其就请他喝茶。许活泼也不客气,坐下就喝。还吃了严家自制的早点,都是与茶有关的糕点,比如茶米糕、擂茶等。
  
  许活泼此来是奉父亲之命,要想方设法弄到严老爷子的长寿秘诀。许活泼在来之前,听了父亲的计划后,说:“不可能有什么秘诀,有的话,早就传出来了,这可以赚大钱呀。”许富来说:“你懂个屁,这年头,钱赚得完?长命百岁才是最重要的。”许富来的意思是,严家守着秘诀不肯外传,应该是受家训影响,严老爷子出身民国时期,有很浓厚的传统思想。
  
  许活泼坐下不久,就说了来意。他说,靠天坑那边的几座山,他父亲已经探查清楚了,里面有很多钨矿,因此,他父亲准备把那几座山买下来。严家其一听,立即警觉起来,因为那几座山都是严家的茶山。许活泼笑着说:“你不要太紧张,这是我爸开出的条件,你看看。”说着,他递上了几张纸。
  
  严家其看了上面开出的条件,没说话。不仅补偿款给得很多,许家还会把另几座山,开发成茶园后,再还给严家。
  
  严家其沉思片刻说:“我要与家人商量后,才能回答你。”许活泼说:“不急,慢慢商量吧。”然后就起身走了。
  
  严家的人看了条件后,都觉得许富来的目的不在茶山,应该是隐藏着阴谋诡计。什么诡计?大家都猜不出来。严家老爷子虽然106岁了,但思维仍然清晰明白,他每天不但喝茶,还吃茶叶。他一边嚼着茶叶,一边说:“能有什么阴谋?这些年,我们与他们没有来往,没有矛盾。他许富来发了大财,成了县里的首富。”老爷子推算,应该是许富来想与严家缓和关系。因为许富来准备参加县政协了,还是常委,他能不做出点高姿态?
  
  严家其问太爷爷:“那我们要把那几座山卖给他们吗?”老爷子说:“卖,为什么不卖,这分明是对我们有利的呀。再说,他与我们缓和关系,我们也应该做出点姿态来!”于是,大家都同意把那几座茶山卖给许富来,让他去开V。
  
  这天,许活泼与许富来再次登门了。许富来看见严老爷子满面红光,耳聪目明,他想,这老东西再活10年,也不成问题。没有秘诀,能活这么高寿?鬼都不相信。
  
  许富来上前向老爷子问好,他以为老爷子会认不出他。但老爷子一眼就认出了,他说:“你是严家第四代曾孙吧。”许富来连忙点头哈腰,说:“是的是的。”他的太爷爷与严老爷子是同辈,但已经去世50多年了,人与人真是不能比啊。许氏家族会赚钱,生活富裕,但却没有一个长寿的。
  
  寒暄完之后,严老爷子就进里屋去了,许家父子只好与严家其聊天。许富来问:“你爸爸,还有你爷爷奶奶呢?”严家其说:“他们都到茶园散步去了,顺便采些春茶。”许富来东看西看,试图找到点什么。许活泼知道父亲的用意,他问严家其:“严老太爷高寿,有什么秘诀吗?”
  
  严家其笑了起来,说:“哪里有什么秘诀,就是顺其自然,喝茶而已。”许富来说:“不可能,我们也喝了茶,为什么总是生病呢?”严家其无法解释,就劝他们喝茶。严家其与许活泼聊天,许富来插不上话,他说:“我能参观一下你家的房子吗?”严家其说:“你随便看吧。”许富来就四处走走看看。院子很大,分出很多小院子,严家六代都住在这里。许富来感觉像走在60年前的小镇上。他想,这大院子里真是怪了,陈旧,没落,倒是生活着一群长寿者!
  
  突然,从一扇窗户里,许富来看见严老爷子在筛茶,用的居然是一把夜壶!他怕自己看花眼,就俯在窗口仔细看。没错,确实是用一把古旧的夜壶筛茶。一定是这把夜壶中有长寿秘密。大家都是喝一样的茶,只是用来泡茶的壶有区别。看到这里,许富来马上走到外屋,他叫上鹤樱肟搜霞摇
  
  回到家,许富来把看到的秘密说了出来,但没有人相信。
  
  “绝对没看错,就是夜壶。”许富来肯定地说,“这把夜壶就是他们的传家宝呀,应该是装过尿液后,再经过特殊的处理,成了一把珍贵的泡茶之壶。”许富来对自己的推测十分满意,他一直坚信,神奇的东西,一定是出自神奇的偏方,才能得到特别的效果!
  
  现在,只有偷到这把夜壶,用来泡茶,许富来才能长寿!怎么偷呢?许富来想了很久,没想出办法。这天,吃过晚饭,他出门散步,信步走到严家大门口,他往里探头看看,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人都到何处去了?他突然头脑一热,走了进去,见正对面的树上挂了块牌子,上面写着:你如果是梁上君子,不必进来,此地无钱无财,钱与细软都在银行。你如果想喝茶,边上有茶叶,随你拿。谢谢合作!
  
  许富来果然看见边上有个筐子,里面有包好的茶叶。许富来往院子里看看,真的一个人影都不见,这严家还真有意思,玩起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把戏。他往里走了几步,蓦然看见石凳上的夜壶!这是什么意思?这么贵重的宝贝,居然放在这里!他有点不敢相信,拿起来看看,心思顿时活跃起来。许富来前后看看,没有人,揣了夜壶,飞奔而出。
  
  回到家,许富来如获至宝。他纳闷道:“严家怎么会没有一个人呢?”许活泼说:“有一次,我去找严家其,他说,这个时候,大家都去干自己的事了,健身的健身,跳舞的跳舞,基本都不在家里。”
  
  许富来说:“这严家还真是不防君子,也不防小人。”说着他闻了闻夜壶,有股尿骚味。但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认定夜壶泡茶是严老爷子的长寿秘诀,于是把它洗了洗,就泡茶喝了起来。
  
  从这天起,这把夜壶就成了许富来泡茶的壶了。而且他明显觉得身体有了变化,首先是睡眠好了,常常一觉睡到天亮。有一天,许活泼在门口捡到一封信,他打开一看,上面写道:把夜壶还回来吧,夜壶就是夜壶,不能泡茶!你想身体健康,送你两个字:宽容。信的末尾没有署名。
  
  许活泼把信给许富来看,他看完后,困惑道:“谁写的?”许活泼说:“严老爷子呀。”许富来问:“为什么不署名呢?”许活泼道:“给你留面子呀。”许富来摇头,道:“严家最善玩神秘把戏,不还给他,我身体已经越来越好,我得泡茶用。”许富来又补充说,“大不了用钱买!多贵都买!”
  
  但是,严家再没有来讨过夜壶。许富来身体果然比过去健康了很多。他身上还有个变化——对人宽容了很多,这是许活泼发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