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绅和严嵩

  李绅的《悯农》家喻户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但他为官后马上变了一张脸。一餐耗费多达几百贯,甚至上千。他还特别喜欢吃鸡舌,每餐一盘,耗费活鸡300多只,院后宰杀的鸡堆积如山。与李绅同时代的韩愈、贾岛、刘禹锡、李贺等,无不对其嗤之以鼻。
  
  严嵩的恶也是尽人皆知。然而史载他以前也极有声望,不但诗和文章写得好,而且为人刚正,很有风骨,曾在钤山隐居读书十年。
  
  人之初,性本善?抑或环境使然?两者皆有可能。不过,李绅比严嵩幸运,因为人们只记住了李绅的善和严嵩的恶。然而,历史是不会因为某个人而断章取义的。

巧除奸臣

  明嘉靖时,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和他老子严嵩一样是个臭名昭著的大奸臣,后来失去嘉靖皇帝的宠信而被免职,并被投入狱中。御史邹应龙和林润等人历数其罪状,把严氏父子陷害杨继盛、沈炼二位忠臣的事情大肆渲染。他们把奏折给首辅徐阶看,徐阶看过后一笑:“若依照你们所上诉状,必定会让严世蕃活得更自在。杨继盛、沈炼受诬被杀,天下痛心。但是,这两人被逮都是出自当今皇上的旨意。你们在案中牵涉此事,正触到了皇上的忌讳,如果皇上看了,必定认为我们是借严氏父子这件案子影射他圣裁不公。到时候,严公子不仅无罪,日后说不定又能重新得以大用!”徐阶从袖中掏出自己早已写好的诉状,说:“立即按此抄一遍上奏即可。”
  
  此时,在狱中的严世蕃早已打探到先前大臣们奏折的内容。他对亲信扬言:“你们不必担忧,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出去的。”过了几天御批的奏折下来,所列罪状中无一字提及他陷害忠良,而是指控他与倭寇头子汪直阴通,准备勾结日本岛寇,同时引诱北边蒙古人侵入,意在倾覆大明王朝。听说奏折内容有此变化,严世蕃顿时大惊失色,连呼:“完了,完了。”
  
  因为嘉靖年间正是倭寇祸害东南最为严重的时期,汪直之流与倭寇等内外勾结,使福建、浙江沿海地区生灵涂炭,剿灭倭寇是皇帝的心头大事。而严氏党羽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倭寇暗中勾结,是绝对不会为皇帝所容忍的。嘉靖四十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严世蕃被以“交通倭虏,潜谋叛逆”的罪名处斩。曾经权倾朝野的奸相严嵩也被免职,不久即在困顿孤独中死去。
  
  徐阶使用严嵩常用的栽赃陷害的办法来除掉奸臣严世蕃,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毒攻毒”。虽然后人在评价这件事时批评徐阶是用恶的手段来实现善的目标,是对善的玷污。但是公允地说起来,很多善只能用效果来验证,而不是一抽象的原则。徐阶等人尽管背负上道德的压力,但他们毕竟为国家除掉了一害,所以此举仍然为人们所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