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鸡种识人

  北魏末年贾思勰所著的《齐民要术》,是一部我国现存最古老、最完整的农业生产百科全书。它说的可不仅是谋求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方法,其高妙之处还在于对识人之术的提升,也有所补益。
  
  其中,贾思勰主张从事农业和畜牧业生产,要注重实际效果,不要只看到表面形式。他以养鸡为例,养鸡的人总是喜欢生蛋多的鸡,那就要选秋天或冬天孵出的鸡种,不要选春天或夏天孵出的鸡种。秋冬孵出的鸡虽然个子小,毛色浅,脚也细短,外表不好看,可是生蛋多,又会孵小鸡;春夏孵出的鸡虽然个子大,羽毛光泽鲜艳,脚长得粗壮有力,外表健美,却爱到处逛荡,不爱生蛋。要想多收鸡蛋,就不能被鸡的外表所迷惑,而贝邮导市Ч囱≡窦χ帧
  
  人跟鸡也有类似的地方。那些油嘴滑舌的人,往往爱耍嘴皮子却做事不踏实、不牢靠;而朴实之人,总是大智若愚,褪掉炫耀的色彩而埋头做事,往往更值得信任。

用智识与黄金垫脚

  就在这个暑假,我带刚上初一的女儿小年去医院看了生长发育科。
  
  她的身高多年来是我的隐忧,每年翻看《中国0岁——18岁儿童青少年身高体重参照表》,她永远在中间数值的位置上——这个数据是不是过时了?明明站队的时候她永远站在前排,只有一两个女生比她矮。
  
  六年级下学期,她们班同学组队去某初中参加面试。女生们那真是一朵朵花儿似的,有一头长发带点儿婴儿肥的“小少女”,有剑眉星目穿牛仔裤的潇洒“女少年”,有笑得不解人事、光长个子的“大妞”。而我回头看小年,她的个子小小的,站在人群中眉开眼笑,仍然是个“小女孩”。
  
  当时,她的同学中最高的一个女生已有175厘米。两周后,我在另一次考试入场时见到那个女生,她已经178厘米了。她以很隆重的态度对待考试——穿着正流行的绯色纱裙,简直像个一脸稚气的新晋模特儿。
  
  两周,长了3厘米?为什么小年依然故我?
  
  小年“小升初”结束后,我在网上乱逛,偶尔看到了有关“生长激素”的信息,好多人说自己打了一两年的“生长激素”,个子长了十几厘米。事不宜迟,我立刻就在医院挂了号,还把网上所有相关的信息查了个遍:足球名将梅西曾患有矮小症,是生长激素让他长到170厘米,使他能在绿茵场上立足。这人为增加的身高是用钱堆出来的,你用于购买生长激素的钱,一层层地叠起来,它的高度就是你最后能增加的身高。
  
  然而医生给我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生长激素不是随便就能用的,需要有医学指征。而小年拍过片子、测过骨龄、预测过将来的身高,医生说:“她不算矮呀,在平均值呀。”
  
  可是,中国女性的平均身高才158厘米……
  
  医生说:“这个身高是可以接受的吧,况且你也不高。”他一针见血。可不是,我在身高的遗传基因上给小年拖了后腿。
  
  我负隅顽抗:“如果我不想接受呢?”这是一个母亲的倔强。
  
  “药物不是万能的,对发育正常但偏矮的孩子,生长激素的效果并不好。”
  
  “但是梅西……”
  
  医生都是天生的哲学家,他说:“你懂足球吗?”我茫然摇头。他说:“我是球迷,所以我知道,就算没有生长激素,梅西也会成为伟大的足球运动员。”
  
  我这才知道,梅西从11岁开始注射生长激素,这个没错。但是他7岁就进入足球学校并且崭露头角,他的足球天赋与生俱来。13岁时,他因家贫停止了治疗。也就是那一年,他过人的能力开始为人瞩目,他在餐巾纸上签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合约。
  
  这是生长激素之功幔
  
  “还记得著名的一万小时定理吗?”医生说,“我算过,要在6年里训练达到一万小时,运动员平均每天要训练5小时,会出5升左右的汗。”
  
  我悚然而惊,直到今天,梅西流过多少汗?只怕早已汇成江河。
  
  医生的结论是:“生长激素或许能治疗矮小,不能取得成就。”
  
  关于小年的成长,他给我的建议是:适量运动、足够的营养、充足的睡眠,以及开放乐观、可以接纳一切的心胸。
  
  我想,我还是学到了一些的。
  
  没错,矮让人切齿痛恨,拿破仑虽贵为君主,蛋糕店却做了矮矮胖胖的千层酥,还特别命名为“拿破仑”取笑他的身高。但是,矮人千千万,为什么是他的名字被拿来命名,不是我或者其他人?你愿意当一个被历史铭记的矮人,还是被无视的普通人?
  
  丑也是原罪。我第一次看到马云的时候,大吃一惊。然而这么多年下来,我倒渐渐觉得马云颇为儒雅,既犀利又不失忠厚。他的长相也许是天赋异禀的一种象征?
  
  这不是空泛的安慰,因为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评判的标准万变不离其宗,背后都是“名利”二字,所谓颜值,价值几何?最优身高,高到哪里?
  
  我很乐观,小年至少能长到160厘米(当然,作为母亲的贪心是165厘米),若结果不尽如人意,就让她用智识与黄金垫脚吧。

生命的平衡

  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无论什么样的生命,在短促或漫长的人生中都需要平衡,并且都会在最终得到平衡的。白雪公主自然有其漂亮面庞的如意,却也因后母的嫉妒而遭人追杀,有毒梳子和毒苹果等危险带来的不如意;灰姑娘自然有其悲惨的种种命运,却也有其终修成正果的美好回报。眼睛瞎了,意大利的安德烈·切波里却成为著名的盲人歌唱家;腿残疾了,爱尔m的克里斯蒂·布朗却用唯一能够活动的左脚敲打键盘,成为著名的作家。个子高的,如姚明,自然能成就他的事业,他可以到美国的NBA去打篮球,风光无限。但个子矮的,就一定不如个子高的吗?如拿破仑,按现在的标准大概得是二级残疾了,但他的矮个子却不妨碍他成为盖世的英雄。
  
  这就像《伊索寓言》里所讲的:高高的长颈鹿吃得着高高的树梢上的叶子,却没办法走进矮小的门;矮矮的山羊吃不着高高的树梢上的叶子,却轻而易举地走进了矮小的门。
  
  懂得了生命中的这一点意义,我们就能充分体味到生命其实是一条流淌的河,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是生命中的一种情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也是生命的一种情景。一条河在流淌的过程中,不可能总是前一种风景,也不可能总是后一种风景,它要在总体流量的平衡中才会向前流淌,一直流入大江大海。因此,我们不必去顾此失彼,我们不必去刻意追求某一点。在这样生命的平衡中,让我们的心态更加从容,让我们的生活更加平和,让我们的人生更加像一幅舒展的画卷。
  
  那年我去土耳其,遇见被称为土耳其首富的萨班哲先生。说萨班哲先生是土耳其的首富,并不虚传,并不夸张,在那里,大街上所有跑着的丰田汽车,都是他家生产的,凡是有蓝底白字“SA”字母牌子的地方,都是他家的产业,凡是有蓝底白字“SA”字母商标的东西,都是他家的产品。在土耳其,“SA”的标志触目皆是;萨班哲的名字,家喻户晓。
  
  如此富有的人,却也有命运不济的地方:他的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残疾。命运和他这样开着残酷的玩笑,他却以为这其实就是生命给予他的一种平衡,而不去怨天尤人。他的想法,和我们古人的想法很有些相似之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想到生命这样的平衡的意义,他的心也就自然平衡了。命运在一方面给予他别人无法企及的财富,在另一方面便给予他对比如此触目惊心的惩罚。他想开了,惩罚也可以变成回报,沟通两者之间需要的就是生命的平衡力量。他将他那么多的钱,不仅仅留给他的两个孩子,还在伊斯坦布尔修建了一座残疾人的公园,公园里所有的器械都是为残疾人专门设计的,就连游乐场上的摇椅,都有让残疾人不用离开轮椅而自动上下的装置。他希望以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来平衡更多残疾人不如意的生活,从而使自己不如意的生活达到新的平衡。
  
  那天,我们去参观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萨班哲博物馆。博物馆就建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岸边,内可以观各种名画和《古兰经》,外可以看海水蔚蓝、海鸥翩翩和博斯普鲁斯大桥的巍峨壮观,真是非常漂亮。这里原来是他的私人住宅,他捐献出来改建成了博物馆。在这座博物馆里,最有趣的是一间陈列室里,挂的全都是画有萨班哲头像的漫画。是萨班哲先生请来土耳其的漫画家们,让他们怎么丑怎么画,越丑越好,画成了这样满满一屋子的漫画。有时候,他到这里来看一屋子包围着他的、画着他的那一幅幅丑态百出的漫画,他很开心,他在这里找到了在外面被人或鲜花或镜头簇拥着、恭维着所没有的平衡,他在这里找到了在两个残疾孩子给予他的痛苦生活中所没有的欢乐。萨班哲先生真是洞悉了世事沧桑,彻悟到了人生三昧。他实在是一个智慧的老头,懂得平衡的艺术真谛。
  
  我们能够拥有他这样洒脱而潇洒的心态吗?我们能够拥有他这样宠辱不惊的自我平衡的力量吗?如果我们也一样拥有,我们的人生就会和萨班哲先生一样过得充实而愉快,而不会因为一时的得意而忘乎所以,因一时的失意而绝望到底,我们便和萨班哲先生一样在世事的跌宕中历练自己,在生命的平衡中体味到人生的意义。生命平衡的力量,其实就是我们平常生活的定力,是我们琐碎人生的定海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