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屠户择婿

  游小虎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到李屠户家学起了杀猪。不久后,有个叫淘气的男孩,也出于同样的原因来学杀猪。李屠户教徒弟杀猪有个条件,不收学费,但出徒后,每杀一头猪,必须孝敬给他一只猪腰子做下酒菜。
  
  游小虎和淘气在李屠户家学习了一年,出徒后,分别在县城的北市场和南市场租了个肉床子。两个人都挺守信,每天早上,都会把一只猪腰子送到李屠户的肉店里,风雨无阻。
  
  李屠户有个女儿,名叫丫丫,人长得比花儿都好看,比游小虎和淘气小一岁,初中毕业后就在家帮父母打下手。这天,她告诉了李屠户一个秘密,说游小虎和淘气都在追求她,她一时拿不准主意,想让父母帮着拿主意。
  
  李屠户听后不假思索地说:“选淘气吧!游小虎那小子不地道!”丫丫问为什么,李屠户说:“你要想知道,那我就让你看个明白,正好我早想教训教训游小虎这小子啦!”
  
  当天傍晚,李屠户就把游小虎和淘气叫了过来,领到待杀猪的猪圈前,说:“丫丫说你俩都在追她,她想让我帮着拿主意。我这当爹的必须为女儿将来的幸福着想,所以我想考考你们。干咱们这行,挣钱多少,关键看买猪时的眼力。这样,今天你们每人从这圈里选好一头肥猪,明天都早点过来,把猪杀了。我想看看你俩谁杀出来的猪出肉率高。”二人听后,都在心里较上了劲儿,很快就选好了猪,交给李屠户一一过了秤,记下了重量。
  
  第二天拂晓,游小虎和淘气便都早早地来到李屠户家,见丫丫已经把褪猪毛的水烧开了。也就几十分钟的工夫,二人先后把各自挑选好的活猪收拾成了白条猪。李屠户出来后,首先给游小虎的白条猪过秤。
  
  这头猪杀出了半盆血,又褪下了一堆猪毛,再过秤,分量不仅没减少,反而比活猪还多出好几斤。李屠户不置可否,让游小虎把猪抬到一旁,然后又让淘气把他杀的白条猪抬到秤上。
  
  因为游小虎和淘气两个人杀的猪大小不一样,所以称这头猪时需要更换秤砣。淘气麻利地换过秤砣后,李屠户一过秤,见淘气收拾出的白条猪也没落下风,只比刚才的活猪少一斤!李屠户伸手拿走淘气刚才换过的秤砣,猛地摔到磨刀石上,秤砣当即被摔成了两半——原来这个秤砣被人切开过,做完手脚后又用金属胶粘上了。因为精心喷了漆,所以一般人也发现不了。李屠户气坏了,说淘气:“你呀你,我差点上了你的当!原来你比游小虎好不到哪里去呀!”
  
  这时,游小虎正好取出一个猪腰子过来,一听师父话不对味儿,一下子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李屠户从游小虎手里拿过猪腰子,抄起一把杀猪刀,就将猪腰子一切为二,接着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卷旱烟用的白纸,贴在了猪腰子的断面上,很快,纸竟然被肉里的水浸湿了。李屠户揭下那张纸,在打火机上烤起来,只听见“噼啪”不断的响声,直到上面的水被烤干了,纸才“呼”的一下着了起来。
  
  李屠户说:“你们以为,我让你们每天孝敬我一个猪腰子,真是做下酒菜吃呢?我是通过检验猪腰子里面的水分,验证你们谁往猪肉里注水了!我本以为淘气的猪腰子里面没有水,是他人品正,没想到他竟学会了玩大秤砣进、小秤砣出的坑人把戏!今天你们两个可真让我开眼了!我要不在你们面前露一手儿,还真白当一回师父了!”说到这儿,李屠户让丫丫从猪圈里赶出一头猪,在称过重量后,李屠户亲手把猪杀了,收拾成了白条猪,又放到了秤上。一过秤,比刚才的活猪整整少了二十斤。李屠户也不说话,搬来一条凳子,一屁股坐到上面,边挽左腿裤管边说:“不就是活猪杀成白条猪不掉分量吗?我也表演给你们看看!”说话间,他把左腿的假肢卸了下来,“咣”的一下放到白条猪身上。此时再看秤上的白条猪重量,竟然真的和刚才的活猪一样重!
  
  游小虎和淘气被李屠户的举动吓傻了,这时,李屠户眼里已经闪出泪花,说道:“八年前,我到乡下买猪,过秤时,偷偷换上做过手脚的秤砣,结果被人发现,整个村里几十户以前卖猪给我的人家,都怀疑被我坑骗过,硬逼着我赔钱。我不肯,被人们乱棍打断了一条腿。后来断腿感染,只得做了截肢手术……我换上这条铁制假腿后,因为没脸继续在家乡讨生活了,才不得已带着丫丫娘儿俩,来到这个陌生的县城……”李屠户说到这儿,擦了把泪水接着说:“我这人没上过几天学,愚昧o知干了坑人骗人的事儿,搭上一条腿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做坏事是有报应的!我就丫丫这么一个女儿,我绝不能让她嫁给一个说不好哪天就被人打断腿的男人呀!”
  
  游小虎和淘气听了,都慢慢地垂下了头。
  
  这时,丫丫妈手里拿着一张大奖状走了过来,对李屠户说:“俩孩子都还小,可不能一棍子给打死!连你这没文化的人都能知错就改,何况是两个读过书的孩子!”说到这儿,她又转头对游小虎和淘气说:“你俩都别灰心,好好杀猪卖肉,以后要凭良心挣钱。你们看见我手里的奖状没?这可是工商局颁发给文明经商个体户的!要我说,你俩要是真喜欢丫丫,就比个赛,谁先拿到这样的奖状,谁就是俺李家的姑爷!”
  
  一旁的丫丫听后,急得直跺脚:“妈!要是他俩一起拿到这个奖状,可咋办呀?”
  
  丫丫妈听后“扑哧”一声笑了,说:“鬼丫头,你忘了你姨妈家的花花妹妹了?她不是也想找个杀猪个体户当对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