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红颜泪

  唐德宗新登龙椅,此前几次作乱都被打得焦头烂额的吐蕃王朝又蠢蠢欲动,拉上南诏杀向四川。军情紧急,身为右神策军都将的李晟主动请缨,率军千里奔袭赶去救援。
  
  李晟出身武将之家,小小年纪就练就了百步穿杨的骑射箭术,刚满十八岁便效力于河西节度使王忠嗣麾下,屡立奇功。特别是在和吐蕃人的交战中,唐军在鄯城遭遇号称“吐蕃第一悍将”的悉达藏,数次受挫,李晟纵马出阵,在百丈远处取弓,无比神准地洞穿了悉达藏的心口。王忠嗣大加赞赏,拍着他的肩连称“万人敌”。
  
  这日清晨,李晟率领的大军刚抵达于赤岭,突然听到山坳里响起了女人的呼救声。
  
  李晟当即扬鞭策马,带上几个侍卫循声冲去,只见数十教徒端坐在地,正对着高大祭坛念念有词。浓香缭绕的祭台之上,捆绑着一个素衣女子。一个手托骷髅法器的中年男子走上前,不知咕哝了句什么,两个壮汉便蹿上祭台,对准女子恶狠狠地举起了尖刀!危急当口,李晟迅疾搭弓射箭,射翻了那个持刀壮汉。
  
  中年男子登时恼羞成怒,将冒着青烟的法器抛来。李晟挥剑击打,忽觉脑中眩晕,差点摔落马下。素衣女子见状,大喊道:“快捂住口鼻,烟里有毒。小心,树上也有人!”
  
  一时间,双方短兵相接,厮杀成一团。李晟挑翻两个教徒,中年男子见状不妙,立刻仓皇逃走。
  
  李晟猛踩马镫飞身跃向祭台,将素衣女子解救下来。女子站立不稳,倒入李晟怀中,李晟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女子生得十分美艳动人。女子说,她叫高洪,陇山人氏。那个手持法器的中年男子就是吐蕃苯教的大巫师迦本。昨日她途经于赤岭,不幸落入迦本之手,被他选作了祭品。
  
  李晟听说过迦本,据传此人法力无边,能以人的天灵盖为法器役使于赤岭上的万千山魈精怪。他疑惑地说:“高姑娘,陇山距此地少说也有千里之遥,你一个弱女子独自来这儿干什么?怕不是吐蕃人的细作吧?”
  
  “大人,冤枉啊!”高洪眼圈泛红,“哇”地哭成泪人儿,“小女子是被强掳到此地做营妓的。几天前,我趁守卫不备,偷偷逃了出来。谁想,刚出狼窝又进虎穴。”
  
  李晟的心软了下来:“哪个逼良为娼的混蛋,到底是谁?”
  
  高洪支支吾吾道:“是……大人,小女子真不认识他。”
  
  既然不肯说,当有难言之隐。念及山高路远,强匪出没,李晟就劝高洪留在身边,等完成军务再送她回家。高洪犹豫半晌,点头应了。
  
  两日后,李晟所率大军与剑南西川节度使的张延赏部会合。稍作休整,唐军夜突大渡河,直杀得吐蕃和南诏联军一败涂地,短短数月便将来犯之敌统统赶回了老家。
  
  不等大摆筵席犒赏三军,一道十万火急的军令又传到了营帐之中——长安兵变,太尉朱造反,自称大秦皇帝。唐德宗仓皇出逃,生死难料!
  
  接此消息,李晟心急如焚,火速集合队伍开赴长安平叛救驾。可没走出多远,有百余快骑忽抄近道杀出,抢占隘口堵死了去路。率队的居然是张延赏。张延赏原名张宝符,曾是先帝唐玄宗格外倚重的大红人。两下对阵,张延赏冷声叱骂道:“李将军,我一直很敬重你,没想到,你竟是偷香窃玉之徒!你为何要抢我的女人?”
  
  李晟一时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不由愣住了。这时,藏身马车的高洪挑开纱帘,泪眼汪汪地说:“多谢将军的搭救之恩。今生能服侍将军几日,洪儿也算是三生有幸,死而无憾。军情要紧,你快走吧。”
  
  敢情,张延赏就是逼迫高洪为营妓的恶徒!李晟怒不可遏,可眼下军情告急,两位将军若为一个女人斗起来,岂不叫天下人笑掉大牙?李晟只能以大局为重,忍痛割爱留下了相伴数月的高洪。临行,他附在高洪耳边,咬牙道:“洪儿,等着我,我定会回来救你!”
  
  转眼大半年过去。这期间,李晟联合各地节度使浴血杀敌,总算保住了李唐江山。天下渐安,唐德宗准备封赏各路有功之臣。令李晟万万没想到的是,德宗竟要封张延赏为宰相!得知拜相诏令即将发出,李晟气冲冲闯进大殿,愤愤劝谏,硬是搅黄了圣上的封赏。退朝后他刚踏进府门,张延赏就到了。
  
  张延赏说:“我这次来,是想送你一件大礼。”接着,他招招手,一顶轿子被抬进了李府。轿帘挑起,妩媚俏丽的高洪走了出来。
  
  “洪儿,你还好吗?”李晟不觉失态,几步冲上前问道。哪承想,高洪扬手抽了李晟一记耳光,紧接着掏出一柄剪刀,刺向心口。
  
  李晟紧忙阻拦:“洪儿,你这是为何?”
  
  “放开我,你让我去死吧。”高洪趴在李晟的肩头,放声大哭。哭了一阵子,李晟的脸色越来越冷,猛地推开她下了逐客令:“张大人,你的大礼李某无福消受,还是带回去吧。送客!”
  
  张延赏碰了一鼻子灰,抬上高洪悻悻而归。瞥着他的背影,李晟暗暗发狠:老狐狸,想用美色拉拢我,我不吃你那一套,咱走着瞧!
  
  没有人知道,当李晟抱住高洪时,高洪低声哭诉说,在被送来前,张延赏抓了她的母亲。如果她不听从张延赏的安排,劝李晟少作梗,他就杀了她母亲。可她宁愿死,也不愿辜负李晟。李晟听得心痛,悄声叮嘱道:“今夜子时,我会去救你们脱离苦海!”

蜂拥而至

  魏强是个短视频控,有着不少粉丝。这天是周六,好友邹涛约他去乡下转悠,两人开着车出发了,快到时看到路边有个卖蜂蜜的商贩,魏强放慢车速,提议说:“要不咱下去买两瓶?”
  
  邹涛说:“现在哪里还有真的?你要是真想买,咱下去看看也行。”
  
  于是,两人下了车。到了摊子前,魏强问道:“这蜂蜜咋卖?”
  
  商贩是个中年男子,漫不经心地伸出一只手晃了晃。邹涛惊叫道:“乖乖,五百块一瓶啊,这是银蜂蜜还是金蜂蜜?”
  
  魏强在旁边说道:“你一边凉快去,哪有你这么埋汰人的!人家那是五十元一瓶。”说着,他拿起一瓶蜂蜜,拧开盖子看了看,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用夸张的表情说:“真香啊,这蜂蜜保准假不了。”说完,他冲着中年男子问:“老兄,价能降点吗?”
  
  中年男子摇摇头,吐出了俩字:“不能。”
  
  魏强嘿嘿笑道:“卖东西得活络点,哪有把价定这么死的?便宜点,我俩一人买两瓶。”
  
  中年男子很固执,仍然摇摇头。
  
  魏强看到对方这样,一下子收起了笑,满脸不悦地说:“老兄,你多少也给个面子便宜点,哪有你这么死板的?”
  
  中年男子不动声色地说:“一瓶给你便宜一毛钱。”
  
  魏强一下子被气乐了:“老兄,便宜一毛,你咋找钱?”
  
  中年男子旁边抓过一个袋子,随手抓了下,然后在魏强面前摊开了手掌,魏强一看,顿时哭笑不得,对方手掌里竟是十多枚一毛的硬币。
  
  邹涛气呼呼地拉着魏强说:“走了走了,哪有这样卖东西的?”
  
  魏强也正有此意,站起身来,打算上车走人。中年男子一看,忽地站了起来,一个箭步跳过去,伸出两只胳膊拦住了他们,说:“不能走!东西你们看了,价也给你们降了,到头来却不买了,这可说不过去!”
  
  邹涛怒气冲冲地说:“哟呵,看样子你是要强卖了?光天化日之下,我看你是没有王法了!”说完,他将中年男子的手臂拨到一边,径直向车子走去,魏强也赶紧跟了上去。
  
  中年男子俯身抓起一瓶蜂蜜,随后追了过去。到了车子跟前,他一把拉住邹涛,叫嚷道:“不买别想走!”
  
  邹涛着实生气了,用劲儿把手臂一收,中年男子猝不及防,被带了个趔趄,手中的蜂蜜飞了出去,偏偏落在车子的前窗上,就听“啪”的一声,蜂蜜瓶子的盖儿被磕开了,里面的蜂蜜流了出来,在车窗上形成了一条淡黄色的线。
  
  这下,中年男子可不干了,过去一把拉住邹涛,说:“你要不把这瓶蜂蜜的钱给我,想走?没门儿!”
  
  魏强和邹涛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都有点傻眼了。魏强想息事宁人,把钱包拿出来,从里面掏出五十块钱递了过去,没好气地说:“给你!”
  
  中年男子斜着眼睛看了看,说:“你打发叫花子呀?”
  
  邹涛头一下子大了起来:“难不成还真是五百块?”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魏强急了:“刚才说好的价,五十块一瓶,啥时候成了五百块?”
  
  中年男子说:“一开始我就是这个价,我可从没说过五十块一瓶,那可是你说的。”
  
  这下魏强和邹涛无话可说了,邹涛本想报警,魏强说:“算了算了,花钱消灾吧,犯不上为这么点事儿大动干戈!”
  
  说完,魏强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接过来,一脸得意地一张一张点了一遍,然后说:“正好!”
  
  中年男子俯下身,把掉在地上的瓶子捡起来,里面还有小半瓶蜂蜜,他看了看说:“还有这么多,算了算了,给你们换一瓶新的得了。”
  
  可让魏强和邹涛万万没想到的是,中年男子除了送过来两瓶新的蜂蜜,还有四百块钱,他还说,刚才是和他们开玩笑的,这蜂蜜就是五十块一瓶。
  
  坐到车里后,魏强不由得一阵感慨。他发动车子,正准备走,忽然想起前车窗上还洒有蜂蜜,就拿了条毛巾,打算将蜂蜜擦掉,谁知就在准备下车的瞬间,手碰到了雨刮器开关,雨刮器“刷”的一下就工作了起来。这下倒好,蜂蜜原本是一条线,现在变成了一大片,几乎将整个车前窗都给罩住了。
  
  副驾驶座上的邹涛眼疾手快,连忙关上了雨刮器开关,笑着说:“人家是给车打蜡,你这是打蜂蜜。”
  
  魏强拎着条毛巾下了车,刚准备用毛巾擦,忽然惊讶地冲着车里叫道:“邹涛,你快点下来看看!”
  
  邹涛一边拉开车门下来,一边问:“咋了?你一惊一乍的?”
  
  魏强指着车前窗说:“你看!”
  
  邹涛一看,顿时也惊呆了,只见上面爬了不少的蜜蜂,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着,没过多久,那上面已是黑压压的一片了。
  
  邹涛拉了拉旁边目瞪口呆的魏强,说:“老魏,还不快拿手机!”
  
  魏强这才恍然大悟,赶快掏出手机,拍了一段短视频,并配上了文字:车子被蜜蜂包围,缘于何故?
  
  短视频发出去之后,魏强和邹涛看着密密麻麻的蜜蜂,又犯难了,这该咋办呀?就在这时,卖蜂蜜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嘿嘿一笑说:“走不了了吧?还是我帮你们一把吧!”
  
  中年男子回到了摊前,从那里拎过来一只空蜂箱,把刚才被邹涛碰掉的半瓶蜂蜜倒在里面,又忙活了一会儿,说来也怪,原本趴在车上的蜜蜂竟一只只飞走了。用了没多长时间,再看车前窗上,竟然是干干净净的。
  
  做完这些,中年男子拍了拍手说:“可以了。”
  
  魏强和邹涛道了声谢,也没了游玩的兴致,径直开车回家了。
  
  回到家后,魏强掏出手机看了看刚才发的短视频,着实吃了一惊,竟然有了数十万的点击量,而且还有人在后面揣测咋回事儿。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魏强说明了刚才的情况。有人立刻回应说:“能引来这么多蜜蜂,这蜂蜜绝对假不了,强哥是从哪儿买的?”魏强就把路过的那个地方说了,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
  
  转过天来,邹涛突然来找魏强,一见面就笑着说:“老魏,我要谢谢你呀!”
  
  魏强一头雾水地说:“谢我啥?”
  
  邹涛神神秘秘地说:“谢你拍的那段短视频呀!”
  
  魏强更疑惑了:“视频?啥视频?”
  
  邹涛说:“蜜蜂那个呀,自从你发过短视频后,原本无人知晓的蜂蜜,有好些人专门开车过去买,都卖脱销了。”
  
  魏强愣了愣问:“你咋知道的?”
  
  邹涛笑着说:“实话跟你说了吧,那是我对口扶贫的村子,村里有养蜜蜂的传统,我寻思着把这个传统变成产业,谁知到头来,蜂蜜竟然卖不出去。后来我一琢磨,还是得扩大宣传呀,可广告费咱又出不起,我就想起了你,借你一用了……”
  
  魏强恍然大悟道:“那中年男子,那蜜蜂,都是你……”
  
  邹涛点点头说:“都是我设的。走,我请你吃饭去!”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