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炸鸡的全球化

  每当冬季初雪来临,有一样美食会被不约而同地想起:炸鸡。炸鸡配啤酒最初源于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剧播出后,风靡南北,自那时起,它就成了初雪的标配。
  
  炸鸡可不能只在初雪天出现,得隔三岔五来上一顿。但纵使是珍馐美馔,也有腻烦的一天,那怎么办?最便捷的解决方案是,让炸鸡来一段全球化之旅,让食客饱尝各地对于炸鸡的精心料理。
  
  首先,让我们穿过黄海,抵达韩国,开启风味第一站。炸鸡在这儿的地位甚高,可谓是“国民美食”。那么韩式炸鸡风味到底独到在哪儿?第一,在于它要重复炸两次。裹紧外壳的鸡肉在第一次出锅后先静置,几分钟后再下锅,多加这一道工序,就能确保它的表皮松脆,且能炸透。
  
  第二,是韩式炸鸡的杀手锏,酱汁。韩式炸鸡的鸡肉几乎是原初滋味的,在下锅前不会事先腌制入味。韩式炸鸡的酱汁是甜辣酱,刷在沁着油香的外壳上,再撒上些芝麻,即可享用。外皮儿酥脆可口,口口掉渣;鸡皮在高油温下被驯服,干脆沁香;中间的鸡肉被呵护完好,鲜嫩爆汁;酱汁里的甜口提鲜,辣口解腻,各个元素融合,难怪能征服众人。
  
  炸鸡之旅的第二站,往东行进,抵达日本。日式炸鸡是舶来品,是西化后的美食,在日料店里常见的是唐扬炸鸡和南蛮炸鸡。不过大体都很相似,它采用的肉大多是无骨鸡腿肉,不同于韩式,它在烹饪时率先把鸡肉用日式酱油、料酒、盐等调味品加入其中调味,再裹上干粉油炸。
  
  日料店摆盘的时候喜欢在炸鸡旁配一块柠檬,轻轻一挤,混着鲜的柠檬汁一起吃。日式炸鸡的口感更嫩,鸡肉味儿更充足也更浓郁,嚼起来,隐约还带点姜末、蒜蓉和柠檬汁的味道,伴上壶清酒,也是不错的深夜食堂选择。
  
  第三站,穿过太平洋,到美利坚的国土上寻觅一番。美式炸鸡与韩式的繁复和日式的精致相比,就略显粗放,它本身并不腌制入味,它的提味全靠在油炸之前或之后那包裹的面粉,面粉里融汇着盐、胡椒、辣椒面、洋葱粉等,外酥里嫩,回味十足。为了解腻,美式炸鸡还经常配些时令的蔬菜来均衡味道。美式炸u的最大特质是豪迈快捷,时间不充裕时,想大快朵颐,选它准没错。
  
  最后,回到故土,说说中式炸鸡。中式炸鸡,是集大成者,通过对原料鸡的选择处理,经腌制、调味、烫皮、涂料等工序,油炸而成,追求的是外酥里嫩、骨里透香,食而不腻。这当中值得一提的是,有个很有趣的中式炸鸡叫“老北京美式炸鸡”,听名字就知道是中西结合的。卖它的店面往往是嵌在商业网点里的,不大个地儿,橱窗前摆着鸡腿、鸡翅、鸡排、鸡皮等部件儿。方正的深槽油锅架在火上,烧得沸滚,将裹着面壳的鸡块装进铁篮,迅敏地扔进油里,霎时间,像武侠争斗似的,噼啪作响,香味四溢。过个三五分钟,成品出锅,卖相金黄,气味芳香。
  
  这个炸鸡的要诀就仨字儿:趁热吃。一大口囫囵下去,滑嫩充盈的肉,丰裕鲜美的汁,还有调料的咸鲜,都能从不同维度给予你满足感。冬天守着窗口来上一块儿,怎一个爽字了得。
  
  炸鸡在有些吹毛求疵的美食家的认知里,是油腻不健康的,但在吃货口中,那是挑大拇指的吃食。可用于日常解馋,可成为疲惫后的深夜食堂的“台柱子”,还可以偶尔心情不佳时用它就着酒水来消解无处爆发的情绪。总之,油脂,汁水,嫩肉,一齐荟萃在炸鸡里,提供给了食客热量,也提供了开启新旅程的能量。

抹黑

  江洋在镇上开了一家婚庆公司,专做西式婚礼。最近,江洋自己要结婚了,他是工作狂,就把操办婚礼的事放心地交给了自家公司,让未婚妻负责具体细节。
  
  可江洋父母不乐意。儿子为别人办西式婚礼,父母管不着,但轮到自己儿子结婚,一直生活在农村、思想保守的父母非得让江洋办中式婚礼。父亲提议:“你要是嫌村里的自办婚礼烦琐,可以找你朋友大张嘛,他不是在镇上开着一家专做中式婚礼的婚庆公司嘛,中式婚礼热闹喜庆,亲戚朋友看得入眼……”
  
  江洋一听“大张”,“唉”了一声,打断道:“别给我提大张,我也不想办中式婚礼!”
  
  这大张怎么就不能提了呢?
  
  原来,大张和江洋是发小,两人曾是铁哥们儿。他们从农村出来,到镇上合伙开了一家婚庆公司,江洋喜欢浪漫,想法天马行空,他负责西式婚礼业务;大张则是完美主义者,对细节有着强迫症一般的高要求,他负责中式婚礼业务。就这样,两个人各做一块,齐头并进,把婚庆公司经营得有模有样。
  
  后来,大张结婚,办的是中式婚礼,江洋自告奋勇充当司仪:“好哥们儿结婚,我免费做你司仪,别担心!”大张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大张结婚那天,江洋一身长袍马褂,站在了台上。一切就绪,江洋开场道:“花堂结彩披锦绣,欢天喜地笙歌奏,今日设宴邀亲友,举觞称贺赞佳偶!各位亲朋好友,大家好……”
  
  开场词顿时赢得热烈掌声,大张在入场口也听得暗暗称赞。随后入场、迈火盆、跨马鞍、拜花堂……进展十分顺利。到了揭盖头环节,大张笑容满面,刚用秤杆挑开盖头,江洋说道:“现在我有个问题要问新郎和新娘。大张,你愿意接受她作为你的妻子,从今以后,无论环境变化、疾病健康、贫穷富贵,你都要爱惜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直至终生,请问你愿意吗?”
  
  大张脸色一变,迟疑了一下,回答:“我愿意。”
  
  江洋这才意识到,糟了!平时主持西式婚礼太多,关键时刻,竟然说错词儿啦!江洋一着急,脸上的汗不由自主地流下恚佣道锾统鲆话研∩茸樱宰抛约荷绕鸱缋矗匝谑巫约焊詹诺氖……
  
  婚礼一结束,大张就满脸怒气地找了过来,一把抓住江洋,说:“你今天怎么回事?”
  
  江洋觉得自己就犯了个小错,大张没必要这么生气,也有些不快:“我在台上不吃不喝忙了半天,你没递口水给我,倒像要我命似的。我不就开个玩笑,至于吗?”
  
  大张瞪着眼说:“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你怎么能在台上扇扇子?我俩刚结婚,你就诅咒我们散伙?”
  
  中式婚礼上忌讳扇扇子,寓意“散”。江洋感觉自己顿时矮了半截,他怎么没想到呢?他道歉道:“哥们儿,我真不是故意的。”
  
  大张摇了摇头:“人一生能结几次婚?今天本来很完美,都被你给毁了!”说着,他气愤地走开了。
  
  这之后,两人不知不觉疏远起来。江洋待在公司里,总觉得不自在,就和大张提出了“分家”。大张带走中式婚礼的业务,江洋单干西式婚庆。两个人就这么分道扬镳,各开各的婚庆公司去了。
  
  从此,江洋一想起大张,心里就难受。
  
  江洋大喜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婚礼会场外显眼的位置,贴着江洋公司的巨型LOGO。会场内,江洋和新娘准备就绪。
  
  婚礼顺利过半,到了第三个环节,江洋换了一身白色西服,谁知等新娘换装现身,他发现新娘竟换上了一套别致的中式旗袍,并不是之前说好的纯白色蕾丝裙。江洋正纳闷,这时,有一个人走到跟前,喊了声“江洋”,江洋扭头一看,大张背着双手,笑眯眯地站在眼前。江洋吃惊地问:“你来干什么?”
  
  大张不搭话,快速亮出双手,伸到江洋脸上一阵搓揉。
  
  江洋猝不及防,顿时感觉一阵天昏地暗,脸上湿乎乎的,眼前也模糊不清。江洋猛地推开了大张,揉了揉眼睛,才重新看清楚东西。
  
  只听见“轰”的一声,亲朋好友笑成一团,新娘也“扑哧”笑了。江洋问新娘:“大家笑什么?”新娘附耳说:“你被抹黑脸了!”
  
  江洋看看刚才揉眼的手指头,全是锅底灰。有人递来了镜子,江洋看了一眼,本来帅气的脸庞惨不忍睹,变成了漆黑一团。
  
  江洋从小生活在北方农村,知道传统仪式里有“抹黑脸”这一环节。当新郎迎着新娘下了车轿,就有同辈的亲朋好友提前准备好锅底灰,趁新郎不注意,满满地抹在新郎脸上,婚礼办完再洗,谐音“喜”。抹黑抹得越多,新郎和家人越应该感到高兴;如果没有人抹黑脸,反而会让人觉得新郎家里没人气。
  
  在座的亲朋好友都是过来人,看到有人给江洋抹黑脸,大家高兴得不得了,尤其是江洋父母,顿时乐得合不拢嘴。
  
  江洋心里却生气,西式婚礼抹什么黑脸?这不是让人难堪吗?没等江洋回过神来,大张突然走到台上,拿起话筒,宣布道:“婚礼第三环节马上开始。”
  
  接着,突然冒出一堆人,江洋使劲睁眼看清楚了,见有自家员工,也有大张的员工。这帮人把背景板迅速撤走,顿时露出了大红色调的背景板!
  
  江洋蒙了,新娘拉住他,说:“走,赶紧去换衣服!”有人递过来中式礼服,江洋骑虎难下,百般不情愿地换上。
  
  大张手拿话筒,感情充沛地说:“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各位长辈尊亲,在下有礼……”
  
  西式婚礼瞬间变作中式婚礼,跟变戏法似的,全场亲朋好友情绪高涨。大张的主持诙谐幽默,婚礼的最后一个环节氛围热烈,将婚礼推向了最高潮!
  
  熬到婚礼结束,江洋躲进酒店洗手间,打着肥皂反复洗脸,一边看洗下来的黑水流进下水道,一边在心里骂大张无耻,新娘和江洋父母却走进来说:“大张办得不错。”
  
  江洋终于爆发了:“什么不错?大张买通了我公司的员工,愣是把我的婚礼变了样!”
  
  江洋父亲笑呵呵地说:“你的婚礼最后一个环节变成中式的,是我和你妈,还有新媳妇的意思……”
  
  原来,两人散伙之后,大张时常想起老朋友江洋。大张有些后悔,觉得那次婚礼上吵架,是自己小心眼了。但大张多次联系江洋,江洋始终没有回复。眼见江洋要结婚了,大张只好找到江洋的家人,说之前他俩有一个承诺,互相负责对方的婚礼。所以,他愿意免费帮江洋操办婚礼!
  
  新娘跟江洋、大张是发小,她也想看到两人和好。江洋父母提出,他们希望婚礼是中式的。大张则说,他了解江洋的喜好,不可能全用中式婚典,但是,他觉得折中一下,还是可行的……
  
  江洋听了,呆了半晌,说:“原来你们早就商量好了,就把我蒙在鼓里!大张故意借着抹黑脸这个传统来黑我,以为我不知道?他就是报复我!现在酒店里的中式婚礼哪儿有抹黑脸这环节!”
  
  这时候,大张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也走到洗手间门口,“哈哈”一笑说:“中国的词语,黑恶、黑心、黑车、黑幕……带‘黑’的词儿,十有八九是贬义的,唯独这抹黑脸是祝福!兄弟,新婚快乐!”说着,他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硬是塞进了江洋的手里。大张看着江洋,说:“现在我也来‘破坏’了你的婚礼,咱俩算是扯平了吧?”
  
  江洋拿着红包,抓了抓头,捶了大张一拳,不好意思地笑了,他那牙齿在黑色脸庞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洁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