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汉姆:坚持做个完美父亲

  他不在中心,他就是中心
  
  大卫·贝克汉姆梦想着有一天能够飞上月球。在他巨大的成就和不小的野心面前,没有人会为看到这样的景象而惊奇:他身穿阿玛尼的宇航服敲击着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雷达,坐在由PatrickMoore驾驶的4×4月球探测器上。
  
  贝克汉姆总是想要够到天上的星星。如果他想的话,他没准就能。10年前,贝克汉姆的名字初为世界知晓,从此拉开了一段竞技与商业联姻的超级奇迹。
  
  并不是贝克汉姆总活在舆论的中心,而是——他,就是中心。这种证明的过程本身,又成为一个更大的奇迹:明明是一个惨遭清洗在美国养老的过气巨星,却一再地充当着两支拥有最多球星的球队(皇马和英格兰)的救世主;明明是一个不该再被主流体育媒体关注的32岁球员,却依然有着与巅峰时期无二的商业号召力。
  
  儿子比足球还重要
  
  他拥有闪亮的OBE勋章,他拥有2001年BBC年度体育人物的一尊金属相机。但作为一位父亲,贝克汉姆获得了两项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的奖项——英国一家医疗保险公司评选的“完美父亲”以及著名的爱普森所评选的“名人爸爸”。
  
  1999年,妻子维多利亚在伦敦医院接受剖腹产,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的妈妈始终陪伴在旁。大儿子布鲁克林出生后,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最初的决定就是:不学其他多数富有而忙碌的夫妇那样去雇用一个专带小孩的保姆,而是自己照料儿子。因为一想到布鲁克林会跑到保姆而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那儿去寻求慰藉,他们就觉得可怕。
  
  初为人父给贝克汉姆带来的巨大的情感冲击着实让他大吃一惊。足球运动员一向不以敏感著称,可是大卫完全惊呆了,先是得知维多利亚有孕在身,后来在布鲁克林出生时更是如此。自那时起,他就宣布说:怀抱儿子的瞬间是他一生中最感动的时刻。突然一个崭新的生命就躺在他的怀里,而这个生命比最重要的足球比赛还要重要。维多利亚称赞她的丈夫,说他一直顽强不懈地努力做一名关心细致、体贴入微的父亲。
  
  “做父亲给予我全新责任感”
  
  只要时间允许,贝克汉姆会尽可能多地跟孩子们在一起。他并不是为了要引起公众的注意或是给其他人留下印象。他经常花上几个小时凝视自己的儿子。“不知怎的,我感觉他就是我的一部分。”他说,“我记得小时候踢球时伤了脚,很疼。我父亲看得出来我疼得厉害,他就说,如果可以让我的脚承受你的疼痛,我愿意。那时我并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我以为那只是父亲说的一句好听的话。但是现在我意识到,当时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能够,我也会替小布鲁克林承受他所有的痛苦。我会为他做一切事情,尽我所能让他的生活美好。做父亲给予了我难以置信的全新的责任感。”
  
  为了儿子的生日,贝克汉姆可以花费数万英镑开个Party;由于儿子发高烧,贝克汉姆甚至干脆缺席曼联的训练。他和维多利亚决定把自己的儿子抚养成能关心人并且懂礼貌的男孩。布鲁克林学会的第一个字是“请”,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被宠坏的人。

过目不忘

  如果你的生活以儿女为中心,你会活得很累;如果你的生活以攀比为中心,你会活得很苦;如果你的生活以感恩为中心,你会活得很善良;如果你的生活以知足为中心,你会活得很快乐;如果你的生活以宽容为中心,你会活得很幸福……
  
  ——你的生活中心
  
  一条鱼向前方游去,众鱼纷纷阻挡:“危险,千万别游到那里去!”“为什么危险呢?”那鱼问。众鱼心悸道:“那里有很多诱饵,我们不少同类都有去无回。”那鱼说:“诱饵搁在那里,它不会伤害你,只有当你禁不起诱惑去吞食诱饵时,那才危险。”
  
  ——危险的不是诱饵,而是一颗禁不起诱惑的心
  
  一个人品位的高低,往往是由他身边的朋友决定的。和勤奋的人在一起,你就不会懒惰;和积极的人在一起,你就不会消沉。如果你身边尽是消极颓废、目光短浅的人,他们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偷走你的梦想,使你越来越颓废、越来越平庸。
  
  ——品位高低
  
  人一定要想清三个问题:第一你有什么,第二你要什么,第三你能放弃什么。对于多数人而言,有什么,要什么,不难判断。最难的是,不知道或不敢放弃什么——这点恰能决定你想要的东西能否真正实现,没有人可以不放弃就得到一切。
  
  ——三个问题  

还是钱有面子

  “怎么样,你找到工作啦?”佳普金一进门,老婆就急切地问道。
  
  “差不多了吧。竞争很激烈,二十个人中取一个,不过他们说。我的机会很大。他们会要我的。”
  
  “是什么地方?工作好吗?”
  
  “一家洗浴中心。”
  
  “什么地方?”
  
  “一家洗浴中心。新开业的,非常有档次。”
  
  “男士洗浴中心?”
  
  “不是,是女士洗浴中心。”佳普金先清清嗓子,然后忐忑不安地看了一眼老婆,低声回答。
  
  “让你在那儿干什么?有意思吗?”老婆双手已经叉在了腰上,脸上也有了愠色。
  
  “搓澡工。”
  
  “你呀,可真够丢人的。人家的老公都像个老公,可我的老公竟然是个给人搓澡的。你就找不着其他工作吗?”
  
  “你先别着急。”佳普金往后退一步,离已经快冲到眼前的老婆远了一点儿,说,“我还没做最后的决定呢,就想和你商量商量。万一你不同意呢。”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不允许你去给那些赤身裸体的女人槎背。”
  
  “可我是穿着裤衩的,不是裸着。裤衩由洗浴中心提供,必须得穿。”
  
  “不管你穿裤衩还是不穿裤衩,我反正不需要一个搓澡工丈夫。你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人啦。”
  
  “好,你别发火。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去了。我只不过是想,搓一个背500卢布,那一天我得挣多少钱啊。”
  
  “多少钱?你再说一遍,多少钱?”老婆边问边慢慢地坐到椅子上。
  
  “搓一个背500卢布。”佳普金提高声音又重复一遍。
  
  当天晚上,佳普金就在自家的洗澡间里给老婆搓起了后背。
  
  “两个肩胛骨这儿再来一遍,对,就是肩胛骨这儿。”老婆躺在浴盆里不厌其烦地指挥着,“现在再往下点儿,再下一点儿。你好好练,多用点儿心,这样人家才能用你。噢,别用那么大劲儿。你那么用劲儿,会把人家皮肤搓破的……”

低姿态有高见识

  在一场心理学实验中,多数受测的青年学者将自己置于世界中心,而少部分未将自己的位置标于中心的人,他们的想法发人深省。
  
  少年心事当拿云。作为壮志凌云的青年,认为自己处于世界中心,原也无可厚非。但若有一日,他们发现自己的真实位置是山腰或山脚,接受自己平庸的那一刻,会不会从此心如已灰之木?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只有看清楚一件事物在空间和时间上是多么渺小,才能不患得患失、或喜或悲,才会坦然接受自己在这世上的真实位置。
  
  《射雕英雄传》的结尾,横扫欧亚的成吉思汗至死也未想明白,到底怎样才算是英雄?是屠戮千城,血流成河,还是仅仅护一方百姓安宁?我认为,我们并不是来占有这个世界的——事实上,我们并不能占有什么。所有的“拥有”,如梦幻泡影一瞬即逝。我们走时,应感到这个世界因为自己变得更好了一点,留下的不只是“槛外一个土馒头”。
  
  有一些青年,曲解“万物皆备于我”,固执地躺在以自我为中心的迷梦中不肯醒来。其实他们知道这句话,便应该懂得知足感恩,欣赏这个世界的美好。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做到了以上几点,才会发现原来依照自己的本心处于这个世界,依照自己的想法而活,比起盲目地向众人认为的山顶攀登,实在潇洒得多。
  
  认为自己处于世界中心的人们,往往或因误会平凡的事不是奉献,或认为世界应该为自己服务,不肯拥有也无法拥有豁达的境界。殊不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世界正是由千千万万个平凡的事件组成的,也是由一个个愿意奉献的人不断拓展的。
  
  不仅个人,人类历史也是在逐渐将人类从盲目自大地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这个思想中解放而得到发展的。的确,知识越多,越明白自己的无知:哥白尼将欧洲“日心说”中解放,达尔文又确认了人类与其他物种相同的起源,证明人类不是神选之物。人类便是在逐渐远离世界“中心”、认识到自己的渺小的过程中不断发展进步。
  
  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令我惊奇的不是这世界如何存在,而是它竟然存在。”我们也应让自己从“世界为我而设”中走出,知足地感受这个美好的世界,拓展它美好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