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金榜

  3年前,一个应届大学生参加公务员考试,在赴考场路上,勇救一名落水孩子,被破格录取……
  
  看到这里,赵广泉放下报纸,他的儿子赵幼斌今年上初三了,w广泉希望儿子在市重点中学一中能金榜题名。可赵幼斌样样都好,唯独英语成绩很差,尽管赵广泉给他请了一对一家教恶补英语,可是成绩还是不理想。眼见中考在即,赵广泉看到这条报道,灵光一闪,马上拿起手机约孙老二到“老粮坊”茶吧。
  
  几年前,赵广泉与孙老二去长潭水库烧烤,旱鸭子孙老二不慎滑入水库,是赵广泉将他救上来的,所以,孙老二对他的话说一不二。当赵广泉向他倒出肚里的苦水时,孙老二一听,为难地说:“这忙我也帮不上啊!”
  
  赵广泉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附在孙老二耳边说了起来。
  
  赵广泉的意思是中考英语考的是最后一门课,赵广泉敢肯定儿子其他四门功课都能取得高分,在考最后一门英语时,他让孙老二在考试途中制造一次意外落水,到时,让儿子赵幼斌去营救,而他为了救人而耽误考试的事将成为头条新闻,这样,结合儿子前面几门功课的成绩,一中很可能会破格录取。
  
  孙老二听罢,狐疑地看着赵广泉,问道“:这,行吗?”
  
  赵广泉拍着孙老二的肩:“无论行不行,成败都在此一举,万一赌输了,大不了让他明年重考一次!”
  
  孙老二皱了一下眉,说:“万一到时候,你儿子救不了我怎么办?”
  
  赵广泉把胸脯拍得如山响:“你放心,还有我呢,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会冲上去的!”
  
  孙老二这才放心地说:“行,那就按你说的办!”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就是中考第三天。孙老二一大早就来到赵幼斌必经之路的永宁河边,蹲在岸边开始钓鱼。快近8点时,赵幼斌从路那头过来了,等他快到时,孙老二一脚踩空,“扑通”一声掉入河中。
  
  再说赵幼斌,看到孙老二跌入河中,撒开两腿刚冲过去,只见前面有个黑影一闪,有人早他一步跳入河中,朝孙老二游过去。
  
  赵幼斌怎么也没有想到半路里会杀出个程咬金来,眼见计划落空,心里一急,顾不得多想,也一头跳入河中去争抢。也许是他心里太急,一跳下河竟然沉入河底,双手双脚不听使唤,接着呛了几口水……
  
  最后,孙老二是救上来了,可是赵幼斌却再也没有浮上来。
  
  赵广泉悲痛欲绝,他千算万算,却做梦也没有算到别人会抢先一步。对着儿子被河水泡得发胀的尸体,他欲哭无泪。
  
  救孙老二的人也是一个中考的学生,名叫钱波。钱波救人的事迹很快就上了头版头条,跟赵广泉预想的一样,因为救人事迹,钱波被市一中破格录取。
  
  这天,市一中校长李博文突然收到一封信件,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信笺,信笺上有几行打印出来的文字:李校长,我举报今年特招生钱波的救人新闻属于作弊行为,如果你不信,可以到他就读的初中去调查他的英语成绩。
  
  李博文看后,不由得一惊,要知道,钱波救人事件被市晚报宣传得沸沸扬扬,李博文亲自批准钱波为特招生,广受舆论好评。万一真如信上所说,那岂不是贻笑大方?但是,如果此事属实,一中岂能招收这种品德败坏至极的学生?
  
  想到此,他马上调出钱波的档案,来到钱波曾就读的东山中学,查看他历年来的各科成绩。一查,果然如举报者所说,钱波是个彻头彻尾的偏科生,英语分数几乎都不及格,而其他科目考得还算不错。这还了得,李博文顿时有一种被羞辱了的感觉。但他转而一想,此事毕竟被媒体反复报道,不能光凭一封举报信来武断地判断作弊,最好找当事人了解一下情况,万一事实就是这么巧合呢?
  
  李博文来到钱波家,开门的正是钱波。他一看是一中的校长李博文,马上请他到屋里坐。客厅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男人,正在看电视,看那样子,想必就是钱波的爸爸了。
  
  钱波爸爸叫钱开森,他一见李博文到来,立刻关了电视,起身握住李博文的手:“李校长,快,屋里坐。”并让钱波给李博文泡茶。
  
  李博文叫住钱波,说:“我今天来,是想了解一下你那天的救人事件。钱波,你能把那天的情形再复述一遍吗?”

满架蔷薇一院香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当我第一眼看到杜旭的时候,我想到的就是这首诗。闲适、清凉、优雅,就像杜旭给我的感觉。
  
  01
  
  那年的中考让我活活蜕了一层皮。但无论如何,我终于考入了本市最好的高中。入学报到那天,父母把我送到班里,然后在教室门口拉着班主任热情地聊天。三个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我在一旁干站着无聊至极,只好打量着楼前花园里的景致。
  
  学校的花园很漂亮。虽然很小,却有青青修竹、潺潺流水,以及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颜色素雅的花。但那一架从花廊顶上瀑布似的垂下来的蔷薇我还是认得的。
  
  就在我看到那架蔷薇的时候,杜旭走进了我的视线。
  
  杜旭实在算不上好看的男生,吸引我的,是他那种温和、宁静的气质。像这样额头光洁、目光平静的男生,我还是第一次见。特别是他那温和的神态,如同一杯绿茶那样微凉而清香。总之,当杜旭从一架蔷薇后面走出来时,我觉得他与这个典雅的小花园那么贴切地融合在一起,简直有古诗的意境。
  
  杜旭是本届中考的榜眼、名人,而且是我们隔壁班的,所以没几天我就知道了他的名字。我从小就特别崇拜学习好的男生,仿佛学习好,内心就很强大似的。于是,杜旭当之无愧地成了我的偶像。后来又听说他的书法也很棒,一手圆润的隶书,让书法协会的老先生都对他称赞有加。我不禁想,他那种温和的气质,肯定是得了三分隶书的魂魄。
  
  很长一段时间,我跟杜旭没有任何接触。我们学校的校风非常严谨,每个人都以学习为第一要务,以考大学为终极目标,个个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并且,在我们那座小城里,“男女之防”还是很受重视的,彼此多说一句话都怕遭人非议,早恋的最高形式也就是递递字条。
  
  我当时还没有花痴到给杜旭递字条的程度,但我也会用其他的方法接近他——女孩都有这种小心思。我的一个初中女同学跟杜旭分到了一个班,而且恰好坐在他前面。每天上午大课间的时候,我都会去找那个同学聊天,聊天的时候,我会趁机瞟上杜旭几眼。
  
  真的,只要看到他,我就会觉得这一天很充实,没有白过;如果没有看到他,到了下午,我一定会再找机会过去。
  
  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我们居然有了接触。其实也就是大家在一起讨论英语语法、化学方程式之类的,纯洁得很。那段日子,因为有机会跟他说话,我觉得每一天都阳光灿烂,生活充满了鸟语花香。
  
  02
  
  高中的第一年很快过去了。夏天蔷薇花开的时候,我们升入了高二,高二开学一周后就要文理分科,重新分班。这可是让我跟他在一个班里读书的大好机会,可是,我不知道他会怎么选择。我的物理成绩惨不忍睹,因此我只能读文科了,可他呢?他的成绩那么好,读文科、理科都可以。万一他读理科怎么办?我仍然可以每天跑过去假装聊天。可万一我们的教室被调换了,不再是一墙之隔,如果我每天都从走廊的这头跑到那头去聊天,别人会怎么看?整个暑假,这一连串的问题都在困扰着我。我想了又想,最后决定去找他谈一谈:如果他选择文科,那最好不过;如果他选择理科,我也会选择理科,争取跟他分到同一个班级。
  
  可要怎么跟他谈呢?当着别人的面问这个问题太露骨了,只能单独谈。于是,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设计这次浪漫的谈话,又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积聚勇气,在第三天的大课间,我走到他面前说:“这是上次你向我借的英语习题册,拿去看吧。”说完,把书塞给他,头也不回地跑了。
  
  钱锺书老先生说过,男女之间借书是件很微妙的事情,因为借了必定要还,一借一还就可有两次接触。不过我可等不到杜旭还书的时候,我直接在书里夹了一张小字条(我还是给男生递字条了),上面写着:日落西山头,人约蔷薇后。
  
  接下来的两节课,我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我揣测着杜旭的反应,脸色阴晴不定,同桌还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呢。
  
  中午放学时,我在走廊里碰到他,他对我报以羞涩的一笑。这肯定是他答应赴约的表示,我一步三蹦地回家吃午饭去了。
  
  那天下午的自习课很长,我做完了所有该做的习题,背完了所有该背的例句,甚至还写了一篇作文来练笔,可还是没到放学时间,我的心都快焦了。终于,放学的铃声响起,我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书包,等所有人都走了,便像贼一样悄悄地溜到花园,躲在蔷薇架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