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药仓

  周紫菀在日本学习工作了6年,终于还是回到了家乡亳州。一回来,闺蜜婷婷就张罗同学聚会。亳州是四大药都之首,她的同学有很多是药商子弟。
  
  聚会这天,周紫菀一出现,大家都呆了,因为以前她脸上长满了痘痘,而现在,拥有光洁肌肤的周紫菀俨然成了一个大美女。
  
  周紫菀坐在了婷婷身边,立即有男同学过来献殷勤,更有女同学嫉妒地问她是不是整容了。
  
  周紫菀笑着说:“没有整容,只是在日本治好了痘痘。”
  
  那女同学叹道:“还是日本的医术好啊,你在国内治了那么多年也没治好。”
  
  周紫菀摸了摸自己光滑水嫩的脸,说:“其实治好我的,是个中医,用的全是中药。而且,那个药方在国内我也用过,但在国内就是没有治好,你们猜,为什么?”
  
  大家七嘴八舌猜了半天,都没猜出来,很好奇地问到底为什么。
  
  周紫菀收敛了笑容,认真地说:“相同的药方,为什么在日本有用,在中国就没用?那是因为,我们的药不好。国内的中药,很多用硫黄熏过了,而我对硫过敏。”
  
  有人嘀咕:“难道日本的中药都不用硫熏?那不是很容易坏吗?他们怎么保存?”
  
  “日本的中药从不用硫熏,而是保存在专业的冷库里。”周紫菀感慨地说,“在日本,我也看过很多西医,都没治好我的痘痘,最后还是中医治好了。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们的中医中药,确实是宝,在很多方面,特别是身体调理方面,是西医无法比的。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学习他们的仓储技术。”
  
  周紫菀给大家介绍了日本的中药仓库,他们都是建冷库,低温冷藏,这是保存中药最安全最好的方法。虽然一开始投入大一点,但从长远的利益看,还是划算的。最重要的是,这种方法安全无害。而且,这会让更多的人相信中药,使用中药,会增大中药的销量。
  
  亳州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她的同学和亲友中,有很多人是做中药材生意的,她想说服他们自己建立小型中药冷库。周紫菀说了半天,结果这些同学对自建冷库全无兴趣,说成本高,不划算。这让周紫菀很是失望。
  
  聚会之后,周紫菀又一一和同学们单独联系,劳神费力了两个月,才有一个名叫杜仲的男同学答应建冷库。
  
  终于接到了一单生意,周紫菀又恢复了信心,她为杜仲家设计建造了一个非常实用的小型冷库。只收了成本价,根本没赚钱。
  
  冷库建好的那天,杜仲在外地跑生意的父亲回来了,一看自家的一楼变成了冷库,大为恼火,当着周紫菀的面,把杜仲臭骂了一顿,说他乱花钱,增加了成本。
  
  周紫菀在一旁很是尴尬。
  
  此后大半年,周紫菀再也没接到一单生意。
  
  有一天,她去中药材交易中心闲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杜仲家的摊位附近。她本想过去打招呼,见有人要买货,就停下了脚步,想等人家谈好生意走了再过去。
  
  最终那个人没买杜仲家的货,而是买了旁边一家的,因为嫌弃杜仲家的货颜色不好,价格还高。
  
  随后又来了两个人,同样是嫌弃杜仲家的货,买了别家的。
  
  周紫菀默默地看了一上午,杜仲没有做成一笔生意,他身边的朋友嘲笑了他好几次,说他建冷库真是傻子行为。周紫菀很难过,默默地离开了。
  
  此后好几天,周紫菀都去了交易中心,偷偷躲在杜仲家摊位附近观察。她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杜仲家因为建了冷库,生意变差了。因为冷库保存的成本高,价格也就高一点,而且颜色也没有硫黄熏过的好看,因此不好卖。
  
  一般人不懂门道,自然是买又便宜又好看的。有时候杜仲和采购人员理论,说这是无硫的货,更健康。采购人员笑他天真,说:“这些药我又不是自己吃,我是拿来卖的,我只管好不好卖,你的又贵又不好看,傻子才会买。”
  
  周紫菀越看越灰心,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当初放弃高薪的工作,满怀豪情地从日本回来,想凭着自己学到的技术,逐渐改变中药的储藏方式,把亳州建成让全国人民放心的天下药仓。没想到日本那一套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周紫菀感到非常挫败,正好这时,有个在日本认识的朋友邀她去上海工作,年薪20万,她答应了,决定离开亳州。
  
  临走之前,她和杜仲告别。杜仲很失落,问她:“一定要走吗?”周紫菀苦笑:“不走的话,我在亳州干什么呢?我是想留在家乡,可家乡不需要我啊!”
  
  杜仲张了张嘴,有些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周后的晚上,父母送周紫菀到火车站,她买的是夜里11点多的火车票。就在快检票时,杜仲匆匆跑来了,激动地说:“你不走行吗?我家里还要建一个冷库。”
  
  周紫菀笑了:“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不待她说完,杜仲抢着说:“这回我家是真的需要建冷库,是我爸要建的,真的!”
  
  周紫菀半信半疑:“你爸要建冷库?为什么?”杜仲兴奋地说:“你知道吗?我家接到大生意了,某家制药厂招标,只有我家的货合格,别人的货都是硫熏过的,就我家的货没有。以前交货,没有硫检测这一项,现在有了,硫超标的,一律不要。我爸这回夸我了,要把我家另一栋房子也建成冷库。我相信,很快也会有别人找你建冷库的,因为国家开始严查中药硫超标的问题了。”
  
  周紫菀只犹豫了三秒,果断地说:“好!我不走了。”
  
  和杜仲预测的一样,要建冷库的药商越来越多,因为越来越多的医药机构增加了硫检测这一项,凡是硫超标的货,都交不掉了,全退了回来。
  
  周紫菀越来越忙,不但接了很多小冷库的生意,还有一家集团公司找到她,让她负责建一个大型冷库,用来出租。
  
  杜仲家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他终于大胆地向周紫菀表白了,周紫菀大方地接受了,感慨地说:“幸好遇到你,让我没放弃,你是当初唯一一个没有嘲笑我梦想的人。”
  
  杜仲开心地牵起周紫菀的手:“不要在意别人的嘲笑,这世界上只要有梦想,只要不断努力,只要不断学习,就有成功的希望。”
  
  周紫菀笑着问:“那你的梦想是什么?”杜仲眉目含情地说:“我的梦想是娶了你,和你一起去实现你的梦想,把咱亳州建设成让全国人民放心的天下药仓。”
  
  两人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