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自己的自由

  一人也许永远无法充分地描述一杯咖啡。然而,这是一项有益的任务:它把我们生活的世界还给了我们。
  
  在那些我们通常不认为有哲学含义的事物上:一杯饮料、一首忧郁的歌、一次兜风、一抹余晖、一种不安的情绪、一盒相片、一个无聊的时刻,我们反而有可能恢复个人世界的丰富性。
  
  你可能认为你可以用一些标签定义我,但你错了,因为我始终是一件正在加工的作品。我不断地通过行动创造自身,这一点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我的境遇之中,以至于在萨特看来,这本身就是人类共同的境遇,从有第一缕意识的那一刻开始,直到死亡将其抹去为止。我是我自己的自由:不多,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