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牛盗

  宋代岳珂的笔记《H史》,卷第十二有《猫牛盗》,虽是偷盗,却也专业得很。
  
  临安城北有和宁T,那里有一家店铺,号称“鬻野味”,价低肉多,老百姓经常跑那买野味。这家野味店的肉,其实都是偷来的。偷狗,夜里用布袋套着狗背着跑,偷猫,则白天偷。临安人居住密集,活动空间少,狗啊猫啊什么的,一会儿就从家里跑出来了,跑出门来,就很容易丢失,那些人一看见猫,立即将它捉住,再将它放到门口的消防桶中全身浸湿。猫身上一湿,它就会不断地舐,一定要到干燥才停,所以,它不会叫。
  
  上面是偷猫。偷牛,则更专业。
  
  牛喜欢吃盐,偷牛者拿着一把钩子,一根竹竿,一根绳子,竹竿是用来赶牛的,钩子和绳子都捆在腰间,这身打扮,看见的人,都不会怀疑。偷牛者,晚上进入牛栏,用盐喂牛,牛伸出舌头,就迅速用钩子钩住,牛想嚎叫,嘴里却有锋利的钩子,牛不得不乖乖听话。偷牛者在前面跑,牛在后面跟着跑,一路狂奔,一夜狂奔。所以,一夜跑出百里外,也就不奇怪了。
  
  偷牛者,当然也是人的错,可是,牛也贪嘴。牛贪嘴,更多的是一种隐喻。盐虽好,却是诱饵,嘴贪了,舌伸了,就给钩子一种机会,钩子就是那些形形色色的行贿者,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钩住各个舌头,为己所用。而一旦被钩住,就由不得你了,跳跃腾挪,都没有用,只有乖乖跟着钩子跑,钩子跑多快,你就得跑多快,不然,你就死定!
  
  这些小偷,智商不低,如果将这些心思用在做人做事的正道上,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