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祖训

  1
  
  山东这个地界自古人杰地灵,盛产名相将侯,不乏辅佐圣君的国之栋梁,名垂青史的好官更是多如牛毛。明代嘉靖年间的东平府人士贾士便是其中一位。
  
  贾士为嘉靖十九年进士,二十一年被认命为东平知府,后升任工部侍郎,监察御史。贾士一生为官清廉,造福桑梓,严于律己,体恤下属,口碑甚好。因功绩斐然,皇帝赏赐金银珠宝、猫眼玛瑙无数,然而他为官却不懂得为官之道,不会趋炎附势,左右逢迎,因皇帝的赏识而惹红了别人的眼,一时得罪了当时的权贵奸臣严嵩之流,一纸诬告呈到嘉靖皇帝御案,污其谋反。嘉靖皇帝龙颜大怒,下令将他下到狱中。但终因证据不足,又有朝中大臣保奏,百姓静坐力挺,嘉靖皇帝迫于压力,只好释放贾士,让他官复原职。
  
  从此贾士更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处事低调,生怕有把柄让奸人抓住。回家后便把以前皇帝赏赐的金银财宝拿出来一部分散发给贫苦百姓,自己吃糠咽菜,家人也是依此行事。
  
  嘉靖三十年,67岁的贾士一病不起,感到大限已到,贾士便命人按照自己的意图在老家建造一座宅子。不和家人商量,宅子秘密建好后把儿孙召集到床榻前,此时的贾士已是病入膏肓,面容枯槁,气如游丝,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我在老家为你们建了一座院子,你们要世代居住,切不可毁掉大门,不可毁掉一砖一瓦。里面有一特制的床榻,十分珍贵,吾辈儿孙如到山穷水尽时可卖掉救急,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打它的主意,记住我的话……”说完不再言语。
  
  儿子贾化听完如云里雾里,不明其意,于是问道:“父亲还有何指示?”
  
  见贾士没有动静,一探鼻息,已然驾鹤西去。
  
  朝廷念他功绩卓著,降旨葬于桑梓,地产房屋原样保护,儿子贾化继承爵位,世袭罔替。
  
  家人处理完后事,便依照贾士遗训搬到其生前建造的新宅。
  
  此宅坐落于贾家祠堂附近,规模宏大,房屋几十间,错落有致,古朴典雅。院墙凿有镂空窗台,亭台楼阁林立,花园满植奇花异草,屋脊琉璃F瓦,门前泰山青石栓马桩,典型的官员府邸。
  
  然而让人不解的是,偌大的宅邸却留了一个兔子屁股般大小的大门,一丈高,三尺宽,只够一人穿越,如果肥胖点便过不去。和这座恢宏的建筑显得格格不入,简直就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突然冒出一粒芝麻大的污点,让人说不出的憋屈。
  
  这还不算,贾家人发现,这座富丽堂皇的宅子里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只有简单的茶几板凳,从农村淘来的旧书橱、躺椅、衣柜,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唯一珍贵的就是贾士临终前留给儿孙的那张床榻,被搁置在了主卧。黄花梨木材质,长约三丈,宽有两丈二,榫卯结构镶嵌而成,技艺精湛,严丝合缝,床面镂丝成网状,散湿透气。床头床尾雕有飞禽走兽、梅兰竹菊,古朴典雅,奔放流畅,栩栩如生。床底座嵌有玉石玛瑙,珐琅螺钿,金光闪闪夺人眼目,又与黄花梨温润似玉的情调相得益彰,实乃家具之上品。
  
  然而这床实在太大了,足足占据了卧室四分之三的面积,不知怎么抬进去的。
  
  种种不解困扰着贾家族人,大家不知道贾士是怎么想的。
  
  贾化把工匠召来,问道:“不知为何要开个小门,这和宅子也不相配呀?”
  
  工匠说:“是老爷生前吩咐的,小的也不知。”
  
  “这床榻比门还要大,怎么放进去的?”
  
  “按照老爷的意思,先把床打好,提前搁进去,然后盖的房子和门。”
  
  贾化又召来木匠,问道:“家具是您打的,哪来的黄花梨木和宝石?”
  
  工匠据实禀报:“是老爷打算百年之后做棺椁用的黄花梨,他挪作他用,做了床想传给后代,珠宝玉石是皇帝御赐的。”
  
  家人闻听更是不解其意。最后贾化似乎有所顿悟,说:“父亲做床的意思可能是想让子孙后代明白一个道理,满镶宝石金碧辉煌的床再好,也只是个睡觉的地方。建一个小门是让我们不要骄奢淫逸,不然身体胖了连家门也进不得了,意思是让我们做官也好,经商也好,万不可有贪婪之心。父亲对我们真是用心良苦啊!”
  
  众人如醍醐灌顶,觉得他解释得十分正确。
  
  2
  
  时间过得很快,贾化也到了日薄西山的年纪,眼看自己快要去见父亲大人,不敢有违家父遗训,怕无颜面父,便依样画葫芦,把自己儿子贾喜叫到跟前,说:“你记住一句话,大门不可拆卸,后代子孙穷困潦倒时可卖床榻救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它的主意。这是祖训,要传给后世。”说完也魂归西天。
  
  3
  
  斗转星移,历史的车轮来到明末清初,社会黑暗,民不聊生,战火四起,鬻妻食子的惨剧轮番上演。贾家也不能幸免,大明江山岌岌可危,作为臣子的贾家不免首当其冲沦为炮灰。家族一下衰落,每天食不果腹。家人这时想到了祖训,不是说子孙到了穷途末路时可卖掉床榻救急吗?可又一想,其中还有一条不让动门,这不动门不动一砖一瓦,床榻如何抬出去,这老祖宗不是自相矛盾吗?明摆着不让卖这床榻嘛!然而祖训就像一个警钟一样时刻高悬在贾家族人的心头,家人只得作罢,打消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