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误会

  礼物
  
  大伟和女友小丽都是大学乐队里的吉他手。恋爱周年纪念日将近,大伟不知该送什么礼物,室友给他支了个招:想知道小丽最喜欢什么,就去看看她的淘宝购物车。大伟连忙照做,发现小丽的购物车里有不少吉他,就偷偷记下其中最好的那款,下单买给了小丽。
  
  纪念日当天,大伟收到了快递,拆开一看,竟是那款吉他!难道是自己选错了地址?他正懊恼时,小丽打来了电话:“我给你买的吉他喜欢吗?我挑了好久呢!”
  
  大伟这才明白,原来小丽的购物车里不是她想要的东西,而是为自己挑的礼物。(用左)
  
  拨错的电话
  
  这天我给同事小张打电话,却不小心打给了因母亲病重而请假在家的小郑。我俩不过是点头之交,之前只聊过工作上的事,为避免尴尬,我将错就错道:“你母亲怎么样了?有困难的话,随时跟我说!”
  
  小郑连连道谢,我暗自庆幸自己的机智。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很多家乡土特产,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小张打趣我:“之前怎么没看出你跟小郑关系好?这段时间我总听他提起你,说他回家那几天,你是头一个打电话关心他的……”(刘玉凯)
  
  f话算话
  
  腊月底,村里家家户户忙着杀猪,刚脱贫的老张却总往村主任江华这儿跑,问区里结对帮扶他家的袁主任怎么还不来。
  
  江华心说这老张好吃懒做,爱占便宜,多亏袁主任费心才成功脱贫,没想到他本性难移,不杀自家的猪,却惦记着袁主任的春节慰问品!他没好气地说了句“袁主任没空”,就把老张打发走了。
  
  老张离开不久,袁主任就赶了过来,邀江华一起去看老张。见了袁主任,老张激动地说:“当初我发过誓,一定要请您吃家里第一顿像样的杀猪菜!今年您要是没来,俺全家就不杀猪,也不吃肉了!”(李苏)
  
  铁盒子
  
  我下班必经之路上有个吹口琴的老人,偶尔有人往他面前的破铁盒子里放点零钱。
  
  这天,我见老人正清点着零钱,旁边小商店的老板走了过来,劈手夺过那铁盒子,撂下句“你等着”就回了店里。我气冲冲地想上去理论,却被老人拦住了。很快,老板从店里出来,把盒子塞进老人的怀里就走了——盒里的零钱变成了面包、牛奶和一张百元纸币。老人含着泪不停道谢,见我愣着,他说:“刚才是我要他帮我换点吃的,他才……”
  
  我眼眶也是一热,因为那铁盒子里的钱一看就没超过三十块。
  
  (徐嘉青)
  
  救心丸
  
  小兰和刘明是一对恋人。有一回,小兰意外发现刘明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想到刘明的父亲是因为心脏病去世的,她又惊又怕,旁敲侧击地让刘明去医院看看。
  
  见刘明总是不当回事,小兰干脆挑明了:“心脏出了问题可是大事,你年纪轻轻就要吃救心丸,再不注意就来不及了!”
  
  刘明解释道:“你误会啦,当年父亲独自出门,忘了带药才死于心脏病突发。从那以后,我家人都会随身带着救心丸,万一遇到同样的情况,能救一个是一个。”
  
  (舒仕明)
  
  那钱不能花
  
  我载着一对祖孙到达目的地时,计价器上的数字跳到了二十。后排的小男孩马上递来一张纸币:“叔叔,正好……”
  
  坐在副驾驶的老人赶紧打了一下男孩的手:“那钱不能花。”说完,他仔细地翻着身上的口袋,翻了老半天也没凑齐。我心说这老头没事找事,耽误的这段时间都够我再做一单生意了,就没好气地催了两句。
  
  老人好不容易才凑出二十块钱,赔着笑脸下了车。这时,男孩突然把手里的纸币递给我看,小声说:“叔叔对不起,爷爷他、他觉得这钱像假的,不让我花……”
  
  我一看,那是一张新版的二十元人民币。(张连春)

如何是好

  小王是个小科员,这天,他去洗手间方便,见小便池的水龙头一直开着,水一直“哗哗”地流,心想,这样小便池是冲得很干净,但这“哗哗”流着的可都是钱啊!他又仔细看了看,发现是小便池的自动感应器坏了。
  
  小王一向节俭,于是随手把水龙头关了。
  
  刚从里间出来,小王就见科长过来洗手。
  
  科长见水龙头关了,铁青着脸问小王:“水龙头是你关的吗?为什么把它关掉?你难道不知道今天会有检查组来突击检查吗?洗手间里的味道太重,要是领导来洗手间怎么办?”
  
  被科长训了一通,小王这才想起,今天临时有领导要来单位检查安全卫生。洗手间再干净总归有点异味,要是因此检查不过关,那麻烦就大了。
  
  小王抱歉地跟科长说:“对不起、对不起!”说着,他连忙返回去把水龙头重新打开。尽管小王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有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为了检查,再不情愿也只能开着啊!
  
  小王从里间出来,科长已经离开了,迎面站着的是主任,小王连忙跟主任打招呼。
  
  主任朝小王点了点头,看见水龙头开着,皱起眉头问:“水龙头为什么不关掉?”
  
  小王愣了一下,意识到不对劲,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不好直接说是为了应付检查,也不能说是科长一定要开的。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说:“不好意思,主任,我忘记关了。”说完,他急忙跑过去把水龙头关了。
  
  刚回到办公室,科长就打电话过来,说:“小王,怎么好像还是闻得到异味?洗手间的水龙头你有没有开着啊?”
  
  小王就把碰到主任、主任让自己把水龙头关掉的事一一汇报了。
  
  科长听完心急火燎的,让小王马上回去把水龙头重新打开,说检查组就要到了。
  
  小王听了科长的话,快步如飞地奔到洗手间,看看四周没人,迅速地又把水龙头打开。
  
  万万没想到,水龙头打开,小王就看见主任从里间解手出来,双眼紧紧地盯着他。
  
  小王顿时吓得脸都绿了,这次是主任亲眼所见,铁证如山,这不只是浪费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主任对自己的印象会大打折扣,以后自己要升迁恐怕就难了!
  
  想到这里,小王变得手足无措,他对着主任尴尬地笑笑,结结巴巴地说:“主任……科长说……”
  
  主任不等小王继续说,他一边急急地往外走,一边摆了摆手,意味深长地说:“小王啊!节约用水,人人有责,检查组马上就要来了……”
  
  小王一脸茫然,又机械地伸手关上了水龙头。
  
  这个时候,检查组已经来到了小王单位的大厅,科长和主任都陪同着。
  
  忽然,有人往洗手间走来,小王急得没了方向,不知如何是好,可他定睛一看,又乐了:检查组来了五人,清一色是女的!
  
  这么一来,小王笃笃定定地从洗手间走了出去……

那个夏天我们长大了

  那年,我们村终于建成了沙石路,能通汽车进城了。汽车开通的头天晚上,支书说为庆祝通路通车,客运站不要车钱拉大家进城逛。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母亲左手攥着旧面袋做的布兜,右手拽着我和大弟,领我们抄小路穿过苞米地赶到村口时,尽管我还睡眼惺忪,大弟的脸也没洗,可村口已有二十多人在排队等车了,听说能坐三十五人,母亲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到了县城,宽敞的街道、高大的楼房,让很少进城的我们看得眼花缭乱,只恨没多长几只眼睛。绕过一家贴着招聘服务员的饭店大门,母亲领我们走进了新华书店,店里的书香味立刻感染了我们。
  
  因父亲是村小学教师,受他的影响,我们从小就爱看书。书架上摆着许多课外读物,拿起这本,摸摸那本,哪本都有种让人爱不释手的感觉,最后,我捧起本《母亲》读了起来,弟弟也挑了本《蓝猫淘气三千问》画册看得津津有味儿。这时,一个店员催促说:“你们买不买?不买就把书放回去。”又说,“别把书页弄埋汰了!”虽然我尽力央求母亲多买几本书,可母亲最后还是依照出门前父亲的交代,买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唐诗三百首》。可把书装好走到门口时,一个店员拦在我们面前说:“请你们跟我到主任办公室一趟。”主任办公室在拐角处,主任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他拿过母亲手里的兜,从装着几盒药、一袋饼干、两件新背心和两本书的兜里变戏法一样翻出本《蓝猫淘气三千问》!
  
  那一刹那,母亲的脸刷地红了,厉声质问我和大弟:“谁拿的书?”
  
  “我,我没有……”我结结巴巴辩解。
  
  母亲瞅向大弟,大弟立刻吓得哇哇大哭,说:“我,我没看完……”
  
  主任严肃地说:“你们偷书,这事要交给民警处理!”说着就去拿电话。“求您别这样,这书的钱我现在就给。”母亲走上去拉主任的胳膊,哪知他把手一扬,母亲站立不稳,趔趄两下,跌倒在地。我忙上前扶起母亲,大弟也止住了哭声。主任这才稍微缓和了下语气说:“不报告民警也可以,但必须交一千元罚款!”
  
  那年月,一千元对于我家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当村小学教师的父亲三个多月的工资。
  
  “我知道孩子犯了错,要担责任,可一千元,我们家,一时半会儿真拿不出来,您看,能不能宽限宽限?”母亲边揉着膝盖,边哀求着说。“……交五百元吧,这是我们最大宽限了。”主任沉思了一下说。“五百……能不能缓缓,他们的爸刚做完手术,还在炕上躺着,我还有个没掐奶的孩子……要不过几天我卖了老母猪……”母亲说着说着,竟流下了泪水。主任叹了口气说:“你写下家庭住址姓名,一个月内把钱交上,不然,我们还是要报告民警的!”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在别人面前流泪,也是第一次看见母亲在别人面前这样低声下气谦卑说话,我的心钢针穿了一样又羞愧又难受。一股力量和勇气突然冲上了我的心,我说:“妈,旁边饭店不是招人么,我去干活,挣钱!”
  
  于是,那个夏天,弟弟回家挨了打,身高只有一米三多的我,则第一次干起了饭店端盘子的活。两脚累得肿胀酸痛,两手腕抽筋一样麻。晚上,人一挨到铺草垫的水泥地,就沉沉睡去。
  
  那夏天,我知道了世上真有?“苦累”二字,擦着汗,咬着牙坚持着。
  
  阳光很灿烂的一天,当我把五百元钱交到主任手上从书店出来时,心里溢满自豪和激动。归家心切,到家时,天还没黑,父亲已经能坐起来了,正跟弟弟在炕上编土篮,母亲在房后猪圈里喂猪,我把几张十元钱纸票和五百元收条交给她时,她用带着猪食味儿的粗糙双手捧起我的脸,噙着泪说:“丽呀,你黑了,也瘦了,但长大了。”然后拉我到屋里镜前。一个夏天没正经照镜子的我,这才仔细端详自己。镜子里,我黑黑的,瘦瘦的,个子正好赶上了母亲肩膀。
  
  那年,犯了错的大弟每天去河滩割柳树条,背回家在父亲指导下学编土篮,细小的手一次次结痂流血,最终编成12个土篮,我们拿到镇上卖掉,当了学费。
  
  那年,人生花季年华,我们懂得了成长路上不仅要在磨砺与坎坷中不断修正自己,也要扛着责任前行。
  
  那年,我十四岁,大弟九岁。  

老赵的“招”

  这天,马主任接到局里的电话,说新局长一会儿要下基层走访,第一站就到他那里。马主任赶紧叫办公室的小杨通知职工出来欢迎新局长的到来。
  
  小杨挨个科室通知,这些职工头不抬眼不睁,有的嘴上“哼哈”答应着,可就是不动弹。单位这十几号人,都有些来头,别说是局长,比局长官大的也没几个放在眼里呀。
  
  马主任在大门口等着新局长“大驾光临”,小杨跑过去将情况向他做了汇报。马主任回头看看,各科室的门都大敞着,就是没有人出来,恨得他牙根直痒痒,气呼呼地说:“人家新局长头一次来,可咱单位要是连个场面都没有,叫局长怎么看我?”
  
  这时,外雇的门卫老赵拎着水壶凑过来,说:“主任,想让他们出来?好办,交给我。”
  
  马主任斜眼看老赵:“我说话都不管用,他们会听你的?”老赵胸有成竹地说:“主任,你不信?那你一会儿看吧。”
  
  马主任见新局长老远就往单位这边来了,也顾不得跟老赵说什么,匆匆出去迎接了。当把新局长一行迎入大门里时,马主任惊喜地发现,那十几号职工已经恭候在大厅了。马主任对新局长说:“我们的职工这是在欢迎您呢。”新局长赞许地拍拍马主任的肩膀:“好,很好。看来你领导有方啊。”
  
  马主任暗暗称奇:“这个老赵,还真就把他们搞定了……”送走新局长,马主任一头扎进门卫室,急问:“老赵,我服你了,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老赵笑呵呵地说:“很简单,我把电闸拉了!这电一停,他们上不去网,就没法网购、聊天、看电视剧啥的了,一准得出来‘活动活动’。你想想,他们在网上都泡了一上午了,能不腰酸背痛吗?”

不能赢的比赛

  林杰体育系毕业,擅长打篮球,考到向阳小学当了老师。校长老侯高兴坏了。为啥?因为乡里每年都举行教职工篮球赛,向阳小学一直是“副班长”。有了林杰,不愁拿不到好名次。
  
  这不,没多久新一届篮球赛就开打了。林杰代表的向阳小学队,经过几天的循环比赛,居然获得了第一名。
  
  颁奖现场,刚调来的乡教委耿主任,亲自把奖状颁给了侯校长,同时还授予林杰“最佳运动员”的称号。林杰拿着奖牌亲了一口,从领奖台下来,耿主任突然拉住他:“林老师,我也是篮球迷,有兴趣切磋一下吗?”林杰的高兴劲还没过,把奖牌往兜里一揣:“来呀!”说着,就招呼队友,要跟耿主任打场友谊赛。
  
  这时,耿主任喊了几个乡教委办公室成员,临时组成一队。林杰则是原班人马,已经站到了篮球场上。
  
  耿主任跑过来,把哨子递给侯校长:“你来当裁判。”侯校长脑袋“轰”一下大了:这比赛怎么吹,一队是自己的兵,一队是自己的上司。
  
  耿主任看侯校长磨蹭,朝他喊了声:“开始了——”侯校长把哨子含在嘴里,只希望林杰能看透事,手下留情。
  
  可林杰不懂那一套,虽然刚才打完决赛就已经累得不行,现在居然全场飞奔,一会儿突破,一会儿抢断,一个人几乎承包了全队的得分。
  
  半场还没结束,向阳小学队就已经领先了20分。耿主任毕竟年龄大,虽然有技术,但腿脚跟不上,中场休息时,耿主任直喘粗气。侯校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动起了心思。
  
  下半场一开始,侯校长就吹起歪哨,几个模棱两可的球,全吹给了耿主任一队。林杰在一旁干急眼,盯着侯校长直咬牙。可耿主任那边实在不济,终场时,还是以10分之差败北了。林杰高兴得在场上欢呼,耿主任又输球又劳累,坐在一旁拉着脸。最难受的还是侯校长,仿佛吃了25只耗子,哨子含在嘴里半天没吐出来。
  
  耿主任毕竟经过大场面,稍事休息,就走过来向林杰祝贺:“不错嘛。”一旁的侯校长赶紧插话:“毛头小子,领导多原谅。”耿主任看了侯校长一眼:“哪能这么说,好就是好嘛。”随后,耿主任就告辞了。
  
  人陆续散尽,侯校长却叫住林杰,吼道:“你刚才犯了天大的错误知道不?”林杰摇起了头。“我告诉你,”侯校长说,“耿主任是咱的最高领导,你应该给他面子,这样的事还用别人交代吗?现在耿主任铩羽而归,以后肯定没咱的好日子过。”
  
  一席话把林杰说愣了,吐着舌头问:“那咋办?”侯校长一时也没主意,说回去之后从长计议。
  
  第二天,侯校长把林杰叫到办公室,想商量对策。两个人还没谈3句,突然发现耿主任开着车进了学校。
  
  侯校长赶紧跑过去迎接,耿主任一行人见面就对侯校长说:“我们今天来检查你们的业务开展情况。”侯校长的头再一次大了,看来耿主任出手了!
  
  将近一个时辰,才粗略地检查一遍。耿主任坐下来,拿着检查记录刚要说话,侯校长就把烟敬了上去。耿主任一摆手:“不抽。”侯校长转身又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盒盒,打开对耿主任说:“那就品尝下我珍藏的极品白茶。”不容分说,就泡好送到耿主任面前。
  
  耿主任喝了一口说:“我不懂茶,管渴就行。”大家听后都笑起来。耿主任却脸一绷,对侯校长说:“我发现你们学校的业务开展不好,比如教学计划不合理,课程设置也不科学,对青年教师的管理和培训方面,也没有具体规划。那个叫林杰的,备课天马行空,完全不着边际,你作为校长,要加强指导呀!”侯校长当然知道耿主任的意思,点着头说一定改正。
  
  时间仓促,几位随行领导各自做了简单反馈后,就开车回去了。
  
  耿主任一走,侯校长就气哼哼地找到林杰,把刚才耿主任的话复述了一遍,然后盯着林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当校长20年了,还从没挨过这么严厉的批评。你初出茅庐,低调点不吃亏,不给领导留面子,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林杰干眨巴眼,一句话说不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侯校长调动全校师生,一起修正耿主任提出的问题。然后,把整改报告专程送去乡里向耿主任汇报。耿主任看后,呵呵笑起来:“你们纠正得还不错,但这只是个表面,关键要落实到行动上。”侯校长回校的路上,凭经验断定耿主任话里有话,林杰犯下的那个错,还没有彻底摆平。

下蛋计

  母鸡下蛋金不换,老树盘根保平安。狐朋狗友亦有爱,人人都在一条船。
  
  高新区管委会正在招标建设一个创业园,钱总对此垂涎已久,多方打探后,投其所好地给负责人胡主任送去了两枚纯金的蛋。
  
  待钱总走后,胡主任和老婆兴奋地一蹦老高,对着金蛋又亲又抱。两杯酒下肚后,两人干脆玩起了老母鸡下蛋,边学边喊:“哇,下了个金蛋!发财了,发财了!”
  
  转眼年底了,创业园项目顺利竣工,组织把庆功宴和年会安排在了一起,几百号人携家属吃晚宴、开年会。年会有一个“幸运砸金蛋”的互动环节,主持人问几个科技小常识,答对的人可以砸金蛋赢奖品。人们纷纷上台答题。
  
  胡主任上小学的儿子胡小胖,跟着人流跑上台,抱起一个金蛋举过头,大喊:“大家好,现在我给大家表演一个下金蛋的节目!”只见胡小胖背过身去,撅着屁股把蛋藏在了衣服里,然后有模有样地学起了母鸡下蛋,最后捧着蛋大喊:“我下了个大金蛋!发财啦,发财啦!”
  
  主持人蹲下来采访胡小胖:“你可真厉害,这本事是从哪里学的呀?”胡小胖答:“跟我爸爸学的!”
  
  大家哄笑起来,主持人还想问下去,胡主任的老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上台,揪着小胖的耳朵就往下拽,骂道:“大人们都等着答题呢,你在这儿添什么乱!”一时间现场气氛很尴尬。胡主任一言不发,身边的钱总更是脸色铁青。
  
  好歹挨到了晚上回家,两口子感到大事不妙,急得团团转,一边骂儿子,一边想对策。胡主任心里有数: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坐得并不稳,好多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呢!
  
  确实,年会上汪副主任就盯着他们一家呢!这个老汪是二把手,早就有了“彼可取而代之之心”,一直苦于没有抓到胡主任的把柄。昨晚他机敏地捕捉到了餐桌上的异常,断定这里面必然有事。
  
  老汪的儿子壮壮和胡小胖是同班同学,今天老汪特意请假早走了一会儿,守在班门口,等放学后小胖一出来就拦下了他。老汪蹲下来问:“小胖啊,昨天你表演的下蛋真精彩,是爸爸妈妈教你的吗?”
  
  胡小胖怯生生地说:“汪叔叔,昨天妈妈再也不让我提下蛋的事了,说这是我们家的秘密!”
  
  果然有事!老汪继续道:“既然妈妈不让说下蛋的事,那咱就不说。和叔叔聊聊你家的蛋总可以吧,你家的蛋是什么颜色的啊?”
  
  胡小胖脱口而出:“我家的蛋是金子的!闪闪发光……”他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停下来。
  
  “你还记得昨天和我们一桌的钱叔叔吧,他是不是也会下蛋啊?”胡小胖想都没想就说:“我家的蛋就是钱叔叔送的啊。”
  
  正说着,只听胡夫人在远处大吼一声,疾步冲过来,可是为时已晚,老汪也不想掩饰什么,晃了晃手机,意思是都录下来了,然后领着壮壮得意地走了。
  
  这下胡家可炸了锅,回家后胡夫人狠狠给了小胖两耳光,问他都说了些什么。正盘问着,胡主任收到了老汪发来的一条语音信息,打开一听,竟是刚才的录音!
  
  老婆听完一屁股瘫在沙发上,胡主任则闷声抽着烟,反反复复把语音听了十几遍。突然,他狠狠地把烟头摁灭,说:“既然老汪这么想当一把手,那就让小胖把班长让给壮壮好了!”
  
  见老婆不明所以,胡主任解释说:“教务处主任原来是你爸的秘书,就请他安排吧。”见老婆还是迷惑万分,胡主任微微一笑道:“下蛋这个事的确不光彩,但若要让他老汪也下一次,不就万事大吉了?”言罢,他丢下云里雾里的老婆,给教务处主任打电话去了。
  
  第二天一早,班主任秦红老师一进教室,就给同学们布置了一个新年联欢晚会上下蛋的游戏任务。游戏形式类似于夹球跑,只不过把球换成了纸做的金蛋,不能弄破。参赛以家庭为单位,一个孩子连同两个家长接力赛,取得前三名的,计入三好学生加分。
  
  壮壮放学后就把这事给老汪说了,嚷着要一起练习下蛋。说着还递过来一张打印的班级联欢会节目单,下面还盖着学校审核过的电子章。再看日期,竟是一星期之前。
  
  转眼就到了联欢会这天。老汪一瞧,来坐镇这次班级联欢会的嘉宾可都不简单,除了校长外,还有市教育局的几位领导。
  
  胡主任作为家长代表发言,最后做了一个自我检讨:“之前得知有下蛋这个游戏后,我非常欣赏其主题和创意,所以也就很想赢下来。正巧这次联欢会的赞助商,哦,也就是校图书馆的施工方钱总我也认识,就拜托他送了两个纸做的金蛋来,想提前练习一下。但后来我意识到这属于作弊,会给小胖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今天在此认错检讨,并决定退出下蛋的游戏。”
  
  顿时掌声四起,老汪的脑子就像下起了暴雨,愣了大半天,他发现儿子在拽他:“爸爸,爸爸,下蛋游戏开始了。”恍惚中老汪走上“赛道”,他没意识到钱总递给他家的金蛋是实心的。
  
  只见好几家老小双腿夹着纸金蛋,像鸭子一样卖力地在赛道上奔走,底下观众们奋力喝彩,受气氛感染,老汪一家人越走越快,最后“不出所料”得了第一名。
  
  班主任秦红颁奖的时候对壮壮大加赞赏,并宣布:“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母鸡下蛋游戏已经被学校选为校联欢会的节目了!第一名壮壮家将代表我们班出战。大家想不想让他们给咱赢个下蛋冠军回来啊?”孩子们欢声雷动:“想!”
  
  走下台来,胡主任拍了拍累得满头大汗的老汪说:“壮壮的表现是越来越优秀了,我看下一届的班长竞选,小胖恐怕是要输喽。”
  
  下午的校联欢会上,下蛋比赛作为压轴节目,在几千人的呐喊助威下紧张进行。老汪家依旧接过来的是实心的金蛋,此时他已无法捅破,只得硬着头皮演下去。几只精选出来的“母鸡”夹着金蛋全力出击,现场气氛高涨异常,经过一场苦战,老汪家再次夺得了冠军。
  
  颁奖典礼由教务主任主持:“让我先来采访一下冠军爸爸。请问你‘下蛋’这么厉害,肯定在家练得很刻苦吧?”老汪似哭非笑地应着。
  
  最后,教务主任说:“下面有请颁奖嘉宾钱总为冠军一家颁奖!”钱总捧着一块大牌匾走上来,递给了老汪,上面有一首烫金的打油诗:母鸡下蛋金不换,老树盘根保平安。狐朋狗友亦有爱,人人都在一条船。
  
  在热烈的掌声中,老汪捧着大牌匾晕晕乎乎走下领奖台。这时,胡小胖突然又蹿上舞台,手里捧着一堆红彩纸,高喊道:“大家好,下面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天女散花’的节目!”胡夫人见状,立马惊叫着向儿子冲了过去……  

致命爱好

  胡兵成为“钉子户”后,竟然“钉”出了运气。这天,他正宅在家里哀叹自己下岗时,忽然传来敲门声。胡兵猜想,一定是小区物业又来催交水电费了。刚想躲避一下,门却“吱”的一声开了,原来他一时忘了关门。
  
  “你们是?”胡兵看到两个陌生人站在门口,问道。
  
  半年前,为了得到现在这座新房,他当了一回“钉子户”,让打工的单位给“下岗”了。
  
  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是城建拆迁办的,来给您送聘书了。”“什么?”胡兵半天没明白过来。
  
  “上次在拆迁你家的房屋时,你充分利用聪明才智与拆迁队斗智斗勇,最后赢得了胜利。你的英雄壮举,让领导们深深地记住了你,这不,准备聘你为专职拆迁队长嘛。”来人解释道,并把一本红彤彤的聘书递到了胡兵手中。
  
  胡兵接过聘书,顿时两眼酸涩起来,世事难料,没想到那次长达数十天的对抗竟是如此的戏剧性。
  
  上任那天,拆迁办专门在海天大酒楼摆了一桌。席间,拆迁办李主任亲自敬胡兵酒,说:“今天有你加入,我们拆迁办如虎添翼,必将在以后的拆迁工作中顺顺利利。希望你放开手脚,大胆干!”
  
  听了李主任一席话,胡兵眼圈都发红了,说:“有主任在背后做后盾,我一定不辱使命,保证在拆迁中不会出现一个‘钉子户’!”
  
  李主任连声说:“好,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酒桌上的气氛进入了高潮。
  
  胡兵自从当了拆迁队长后,气色明显好多了,一改过去唯唯诺诺的样子,工作干得有声有色。胡兵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每次把一个大大的“拆”字写在建筑物上时,心里都会冒出一种快感:以前人家拆我,现在我去拆人家。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我胡兵了。不过,一直未遇到过难缠的户主,倒让胡兵产生了一种拳脚施展不开的感觉。还好,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从正阳小区拆迁现场传来消息,说是遇到了“钉子户”,用尽了办法都不能让户主妥协,要求拆迁办派人去增援。胡兵大喜,终于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现场一片混乱,队员们手拿工具剑拔弩张地与“钉子户”对峙着。看到胡兵到来,队员们自动地让开了一条路,让他站到前头。
  
  胡兵接过队员递过来的扩音喇叭大声喊开了:“尊敬的住户,您好,我是拆迁队的负责人胡兵,请求与您对话。”话音刚落,就见窗户里扔出个啤酒瓶以示抗议。胡兵也不恼,继续喊话:“户主朋友,请您理智,有什么要求咱们可以坐下来谈,请您不要做过激行为,这样不利于解决问题,还会激化矛盾。”
  
  住房里没有动静。胡兵继续说:“对抗不是办法,我们好好谈谈吧!”刚说到这儿,一个纸团“啪”地打在了胡兵的脸上,原来是“钉子户”用弹弓打过来的。胡兵痛得嘴直咧咧,耐心一下子被打没了。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对不起了。于是,胡兵吩咐手下说:“用挖掘机先把不住人的房间捅个大洞,天天风吹雨淋,不用多长时间,他定然会妥协的。”
  
  然而,一个星期过后,“钉子户”还是没有动静。胡兵愕然,看来真是棋逢对手了,他赶紧让队员把“钉子户”的情况搜集来,他要认真研究一下,对症下药。不大一会儿,队员们过来汇报说,“钉子户”并非户主本人,是他的老爹,据说以前有过对抗拆迁的经验。
  
  胡兵忙问:“他叫什么名字,难道比我胡兵还有经验吗?”
  
  “好像叫王德发。”
  
  这名字,胡兵非常熟悉,这不是曾经共过患难的“钉友”吗!胡兵私下找拆迁办李主任汇报,说遇到朋友了,能不能回避一下。
  
  李主任刚从区里开会回来,被领导批了一通,怒火正旺,训斥胡兵道:“好你个胡兵,你公私不分,还想进步吗?你当初是咋保证的?本来打算办完这事,给你转为企业编制人员,你现在就打退堂鼓,真让我失望!”听到这话,胡兵顿时没了再拒绝的勇气。为了生计,他决定再做一回恶人。
  
  当晚,胡兵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他简单把情况介绍了一番,特意强调说这个“钉子户”不一般,大家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有队员拍马屁说:“胡队长,还有你啃不下来的硬骨头吗?”
  
  胡兵小心谨慎地说:“不能小觑这个王老头,当年我俩可是有名的‘钉友’,实战经验非常丰富!”
  
  “那就没办法对付他了吗?”
  
  胡兵神秘地一笑说:“放心,我知道他的软肋在哪儿,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办法去办就行了。”
  
  第二天,胡兵就让人给自己准备了一把藤椅和一把紫砂壶,正对着“钉子户”的窗户,躺在藤椅上,呷着茶水,边摇晃边唱小曲。晚上,又让队员们提来录音机放广场舞的音乐。队员们有些不解:“这是对付他的法子?管用吗?”
  
  “当然管用了,其目的是消磨他的意志,蚕食他的信心。试想,人的精神崩溃了,他还能坚持吗?”说着,胡兵就招呼大家一起跳广场舞。音乐一响,吸引了许多老头老太太,场面甚是压邸
  
  果真,仅过了两天,“钉子户”就从窗子里打出了白旗,主动要求对话。为了表示对王德发的歉意,胡兵亲自到门口迎接了他。
  
  王德发怒骂道:“你小子,真行呀!断电断水挖沟打洞不说,居然还想到用精神摧残法。当初与你共患难时,就不该在楼下天天跳广场舞,让你摸准了我的软肋!”
  
  胡兵被王德发一番痛骂,有点不好意思了:“各为其主吧!”
  
  “因为以前有过被拆迁的经验,本想能替儿子多争取点拆迁款,没想到遇上你,算我倒霉!”
  
  拆迁办李主任没有食言,当天就跟胡兵签了一份转编合同,并奖励了一万元:“你小子真有两把刷子,行,好好干,有前途啊。”
  
  回到拆迁队,队员们嚷着非要他请客。胡兵一想,军功章里真有他们的一半,这客不请不义气。于是,一帮人下班了就去了海天大酒楼吃海鲜了。酒足饭饱后,胡兵喝得眼前直晃人影。一个队员问他:“胡队,你没事吧?要不,你的车就不要开了,不安全不说,让交警查到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胡兵看了看四周,大大咧咧地说:“没事,都这么晚了,交警们也早撤了。”说着,钻进了车里。
  
  这时,黑影处走出来一个人影,只听他说:“交警队吗?有一辆酒驾的车朝芙蓉路驶去,在酒泉路口进小区。”挂了电话,又听他自言自话道,“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你能摸准我的软肋,我就找不出你的弱点了?这就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