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红尘中的修炼场

  去年初秋,同学相聚。酒过三巡之后,不管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从政的还是经商的,做学问的还是做技术的,有钱的还是没钱的,都抱怨“活得累”。唯独我感觉过得悠然自得,话语间流露出满满的幸福感,引得同学们羡慕嫉妒声一片。
  
  其实,我与在座的同学相比,位不高、权不重、钱不多,有的只有一颗淡定平常的心。我是个善于独立思考、喜欢特立独行的人,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了一个市级重点中学当语文老师,闲暇之余看书写作,生活过得宁静闲适。三年之后,我被选调到市委党校工作。在党校,既要做好教学,还要与各行各业的行政人员打交道,我的生活曾一度陷入过混乱。同事们都说我年轻有才华,如果能够转入仕途,前途不可限量。但是我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扪心自问:我到底想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是没完没了的应酬找机遇升官发财,还是做好自己的分内事、修炼好自己的心性?答案是,我不想让自己活得太累。于是,我仍然像从前那样,从容不迫地干着分内的事。不时有饭局、牌局,我也去凑凑热闹;没工作也没有应酬时,我就回家给老婆做饭。
  
  我有一个温馨的家。妻子是我曾经在高中教学时的同事,模样俊秀,举止端庄,性格温柔。我们相亲相爱,把日子过得很是美满。
  
  时间久了,所有和我打过交道的人都认为我真诚厚道、值得信赖。加之我在党校也是出了名的“笔杆子”,待人接物稳重得体,办文办事严谨妥当,因此深得领导欣赏。四年之后,我又被选调到了市委办公室工作。从副主任科员干起,从写信息简报到写领导讲话、调研报告、经验材料,我又一步步成了科室里的“头支笔”。斗转星移十余年,我从副主任科员成了科长,也从青年走到了中年。十多年里,我完全有条件和那些手执重权的领导们拉上关系,先转到一个实权部门弄个一官半职,然后再一步步地往上走。曾经在我手下干过的两个副职也都是照着这个路子走的,如今都已有了光明的前程,论资历、论才干我都不比他们差。但是他们先后都被市委组织部作为重点培养对象提拔了,而我除了视力由原来的1。5变成0。6,鼻梁上多了一副金边眼镜之外,还是原地踏步。
  
  十多年来,有两任市委书记和市委秘书长都点名表扬过我,给常委们的重要材料也往往由我来执笔。有许多次被提拔的机会都与我擦身而过,因为我在竞争中总是抱着一种顺其自然的心态,处于被动状态。有一次,一位头脑灵活、深悟为官之道的领导司机趁着酒兴劝我也活动活动,我笑笑没有说话。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多次,经验和教训也都梳理得一清二楚,但是要让我去跑官要官实在太难了。
  
  近二十年职场历练,我已被磨平了棱角,我也学会了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挫折与磨难。都说“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我认为职场就是红尘中的修炼场,我在职场转换中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态,也不断地觉察和反省自己,不被世俗琐事所累,不被物欲诱惑,保持着精神自由和内心宁静,永远怀揣着梦想行走在红尘之中,虽然身为物役,内心却是丰盈富足的。
  
  其实,我的那些同学心里也都有“诗和远方”,但是现实中的他们,却盯着位子,想着票子,倒腾着房子,放不下架子,撕不开面子,眷顾着孩子,很少有时间慢下脚步,欣赏花开花落,感受四季更迭,更少真实面对自我和滋养心灵,自然是“活得累”了。
  
  人需要活出自己的价值和获得内心的平静,才会成为真正的幸福者。我很幸运,能够让自己成为一个幸福者,因为我不是把职场当作竞争场,而是当作修炼的道场。在职场久经磨炼,我完全有足够的心量和心境,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怡然自得。工作也是为了生活,我工作和生活兼顾,谁又能说我不成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