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时机最重要

  夫概是春秋时期吴王阖闾的弟弟,英勇善战,足智多谋。
  
  春秋后期,楚国作为一个大国,迫害忠良,欺凌小国,致使伍子胥等人才流失,树敌颇多,吴王阖闾、蔡昭候与唐成公达成协议,共同攻楚。
  
  公元506年,楚国围攻吴国的归附国蔡国,蔡国在危急中向吴国求救,吴国以“兴师救蔡”为名,由吴王阖闾亲自挂帅,任命夫概为先锋,率3万水陆之师,准备攻打楚国。
  
  战前,夫概对阖闾说:“楚国掌权者囊瓦不仁不义,楚军没有几个人愿意为他卖命,我们主动出击,楚军必然溃逃,我军主力随后追击,必获全胜。”可阖闾考虑到楚国毕竟是大国,兵力雄厚,不同意主动出击。夫概失望地回营,召集自己部属,下令主动出击。部属害怕吴王怪罪,劝他三思而后行。夫概说:“战机已经摆在眼前,既然事有可为,为臣子的就应见机行事,不必等待命令,现在我要发动进攻,拼死也要打败楚军,攻入郢都。”于是夫概率领自己的5千前锋部队,直闯楚营,果然楚军一触即溃,阵势大乱。
  
  吴王阖闾见夫概突击得手,遂率领主力部队投入战斗,楚军战士本就无心战争,很快便土崩瓦解,节节败退。夫概率兵乘胜追击,到清发河边,远远就看到楚军士兵正在河边收集船只,准备逃往对岸。
  
  追上了楚,吴军官兵都很兴奋,立马要奔过去抢夺楚军船只,想在这岸消灭楚军。
  
  这时,夫概制止了官兵们的行动,下令撤退二十里,静观楚军行动。
  
  一“令”激起千层浪,军营里立即炸开了锅。对于夫概的做法,大家都不理解,将士们都认为兵贵神速,应该立即发动攻击。甚至有人认为夫概是不是与敌军私通,故意放走楚军。眼看军心不稳,一批将领直接冲入夫概宫帐责问他:“将军为何不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消灭楚军?”
  
  夫概皱眉看着一群将领们,威严地说:“古书上说‘困兽犹斗’,更何况人呢?现在的楚军除了渡河,已无退路,如果我们现在去抢夺船只,他们必定会拼死抵抗,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可如果我们现在不攻击,等他们过了河,我们岂不是还得渡河去追击,还得浪费人力物力财力?”有人继续追问。
  
  夫概说:“打仗要把握时机。记得宋襄公和楚国战于泓水的时候,司马子鱼就曾提议在楚军渡河一半的时候,进行攻击,但宋襄公没有采纳子鱼的建议,让楚军顺利渡河,最终被楚国打败。现在我们所处的形势类似,虽然我们强攻也有取胜的可能,可如果我们能用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岂不更好?”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依我之见,不如等楚军半数渡过河之后,再拦腰击断他们。这样一来,已经过了河的正暗自庆幸逃了活命,没过河的一定没命似的争抢着渡河,谁还有心思出力打仗呢!我们定能稳操胜券。”夫概答道。
  
  众将领听后,心悦臣服,更加佩服夫概了。
  
  于是,吴军故意撤退二十里,在那儿驻足静待,等到楚军渡河还不到一半的时候,吴军一起掩杀过去,楚军大败,吴军攻入楚国都城郢,逐步走向强大。
  
  这场战争的胜利,离不开夫概两次把握时机的重要决定,无论是“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的擅自出兵,还是“渡半而击”的攻敌智慧,都告诉我们,把握时机最重要。在现在的和平年代,虽然没有充满硝烟的敌我战争,但竞争却无处不在。在这瞬息万变的社会里,我们经常需要做决定、拿主意,这时,我们一定要认清形势,把握时机,方能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