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1年成交27亿,我靠的不只是运气

  作文君:2018年,淘宝第一女主播薇娅全年累计引导成交额27亿。2019年,受当地政府邀请,薇娅在韩国、泰国、新西兰等国家做直播,创下销售额过亿的卖货奇迹。作为淘宝十大公益扶贫主播,她更是以电商助力脱贫,将来自全国各地贫困县的农产品由直播间销售出去,每场脱贫直播交易额都能过百万。她还承担拓荒任务,帮助袁隆平院士团队培育的海水稻大米卖出430吨,被袁老授权为“中华拓荒人”海水稻推广大使。
  
  2016年5月,我接到淘小二的电话,让我开直播。当时,做直播就两种主播。第一种是卖美妆,第二种是自己开店,直播卖货,我属于后者。那时没有一个主播又卖这个又卖那个。我也没想过以后的规划,只觉得踏实当一个卖货的主播就好了。
  
  我卖过各种东西,椅子、杯子、插线板、投影机……刚开始的时候,招商特别难,都求大家说来吧,来直播吧。品牌说话很难听,我们运营去砍价,他们说,凭什么?我干吗给你便宜?
  
  真正让大家知道是2017年我冬装上新,一晚上卖了7000万。过程我挺惊讶的,但卖完之后,也没觉得怎么样。因为我已经经历了销售额从一千万到两千万到三千万这样子。
  
  这三年,有人说我是淘宝最勤奋的主播,几乎不休息,天天直播。我一般下午5点多到公司,直播6个小时,凌晨下直播,接着和团队对第二天直播的产品,对到早上8点钟,回家10点多。下午4点多起床,吃饭。
  
  身边所有人都会觉得我是因为赚钱才这么拼。但真的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人是会被周围环境影响的。你看我的团队现在都这么努力,我有什么理由说我退缩?团队每天都有规划,有这么多商品链接,我得把它播完,我的直播产品又那么多,是全品类,我还要学习,把产品了解透。
  
  我最初是做线下开服装店的,2012年我决定从线下转到线上。刚开始做天猫时什么都不懂,头两年还一直在亏钱。2014年“双十一”我们店的售卖图片点击率特别高,直接把我们拉入“双十一”主会场,一下那么大流量来了之后,承接不了。我当时的工厂一天只能卖1万件,但“双十一”卖出去3万件,只好找外部工S,一赶货,品控就出问题,加上卖的都是大件冬装,一退货,最后不得不卖了广州两套房子补亏损。
  
  现在想起来,那几年我不后悔。就是通过那几年,我知道一定要打地基,要扎实,地基越深你的楼才能越高。现在有人说薇娅就是靠运气,赶上了淘宝直播。说实在的,有运气在,但不是全靠运气。
  
  以前我规划,不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要让生活更完整。人生其实是没办法规划的,现在回头看过去的很多决策,我没有什么先知,一直凭执念跟感觉做事。以后能怎么样?不知道,人赶不上时代的变化,我只觉得,我既然做了,就把事情做到底。

2020,欢迎来到人肉AI时代

  每行每业的人都特别拼,每个人都被各种“数据指标”捆绑着。
  
  距离2020只剩几天了,科幻电影里的AI还未真正出现,我们自己却先活成了被数据操纵的AI。
  
  当明星美就够了吗?不,他们也有KPI。
  
  开售1秒售出64000册,9秒内120000册售罄,共创造了3000000销量。
  
  这是某小生在18岁做封面人物,创造出的杂志实绩。
  
  微博点赞、转发数双双破1000000+,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
  
  这是某鲜肉的辉煌数据,后来他又亲自打破了这项纪录。
  
  做明星,就永远要在数字榜单中奋斗。
  
  除了杂志销量、专辑销量、电影票房、电视收视、视频点击量,还有无穷无尽的微博转发数、微博粉丝榜,微博超话榜,明星新媒体指数榜……
  
  没有想不到,只有看不到。
  
  而无论愿不愿意,甘不甘心,每个明星都必须得卷入这场战争。
  
  毕竟,只有商业指数够高,才能拍戏、代言、上节目、有流量。
  
  千千万万粉丝打出来的数据堡垒,坚固而虚幻。
  
  如果不想服从这样的规则,想跳出来,可以吗?
  
  可以,但跳出来之后,还有一个最淡泊名利排行榜等着你。
  
  抖音、快手、小红书、淘宝直播……
  
  短视频风口涌出的主播们,每一次上播,都是一次心惊肉跳的数字战争。
  
  “试色300支口红,总有一款是姐妹必买!”
  
  “烧烤总是吃不饱,主播带你挑战1000把烧烤能不能吃饱。”
  
  “空中无防护挑战60层高楼,做极限第一人。”
  
  ……
  
  每一次直播都是在挑战不可能,达到了一个数字,总会有下一个数字蹦出。
  
  尽管涂口红涂到嘴唇出血,看到口红就头皮发麻;尽管吃东西吃到干呕,要到厕所催吐。
  
  但是每一个主播都不敢停下。
  
  担心直播间的差评,担心粉丝的流失,担心每一场就是最后一场。
  
  一年365天,389场直播。
  
  每个活跃在镜头前的主播,都没有私生活。
  
  新媒体从业者们,在高以翔离开的当天,加班到了深夜12点。
  
  一边自己爆肝追着热点,一边违心地劝说大家:早点休息,别卖命了。
  
  他们从决定做这份工作开始,就被数据支配着。
  
  面试的时候,用一串数据代表自己:
  
  我出过10篇10W+,我出过1篇100W+。
  
  我一周能写20000字的稿子,平均每分钟录入85个字。
  
  写作一次,最少会掉头发20根。
  
  如果这样,那就是一个合格的新媒体人。
  
  每个新媒体人,都拥有一个带数字的群——“今天你10W+了吗?”“今天你万转了吗?”
  
  然后平均每天1小时看1次数据。
  
  高峰期是在推送的10分钟后,基本每2s就会刷新1次阅读量。
  
  北京ONE办公室的一位编辑,因为打字过多、刷新过快,患上了腱鞘炎。
  
  当然,新媒体人对数字的敏感,远不止阅读。
  
  更敏感的,还有年龄。
  
  这碗青春饭,吃到30岁,就会越来越吃力。
  
  而眼看着新进公司的00后实习生,产出了100W+的作品,自己却仍然想不出一个选题时:焦虑的新媒体人,只能靠酒或褪黑素,才能入睡。
  
  整个程序员群体,都在爆肝和数字博弈。
  
  写代码,写算法,修BUG,从来不用人类语言。
  
  上一次上热搜,是因为1024程序员节。
  
  一名程序员在热搜下很真诚地留言:希望自己代码0errors,不会掉发,不用加班。
  
  再一次上热搜,是因为阿里P8程序员。
  
  这位程序员在自我介绍的第一句就用了3串数字——“男,1986年出生,南京211+北京985。”
  
  他们早已习惯把自己和数字画上等号,毕竟数字是衡量一切事物的直观标杆。但也是最冷血、最残酷的标杆。
  
  2019,小W生的世界也依然AI化,它们是,量子波动速读和智能头环。
  
  经过量子波动速读培训的小学生,5分钟内,就能看完100000字的书,记忆力突增10倍以上。
  
  他们说,书翻得越快,和宇宙的距离,也就越近。
  
  当然,是假的。但并没有阻碍父母上缴这笔智商税的热情。
  
  于是出现了全网爆火的那张动图:
  
  蒙着眼罩的小学生,坐在桌前,手捧着书,疯狂翻动书页。像是一场行为艺术。
  
  不只速读,还有头环。
  
  浙江金华一所小学,为学生统一在头上配备了一款智能头环。
  
  戴上设备后,上课专注亮红灯,上课走神亮蓝灯。
  
  “注意力分数”会像考试成绩一样,以每10分钟一次的频率,被发送到老师的电脑和家长微信群。
  
  他们随时在监控,孩子上课的状态“好不好”。
  
  除此之外,监控上课时间的“智能校服”,监控上课状态的“人脸识别系统”,通通已在2019实现。
  
  2020,或许他们还会有更“高级”的紧箍咒。
  
  从明星,到主播,到新媒体,到程序员,到小学生。
  
  我们追赶数据的速度,越来越快,追赶数据的年龄,越来越小。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一条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争议。
  
  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通过基因编辑技术,对一对双胞胎婴儿胚胎细胞的CCR5基因进行了改造。
  
  从而使婴儿获得了可遗传的,对部分艾滋病的免疫力。
  
  到底有没有获得免疫力?这种做法究竟合不合伦理?之前已经受到了争议。
  
  但不能忽略,这样的事情已经从这几年开始萌芽。
  
  我很害怕,可能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技术手段,改造我们的基因,获取一个“完美”的婴儿:提高他的记忆力,提高他的免疫力,提高他的抗压能力……
  
  如果一个堪比AI的完美人类真的存在,那我们这些不完美的人,该去往何处?
  
  最后,我还有一点话想说。
  
  2020会不会真的好一点,我们不知道。
  
  但在2019年的末尾,我们总算知道了,有些生活节奏需要改变。
  
  虽然在这样高速运转的生活下,我们没有办法去问值不值得,可不可以,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只能被洪流裹挟向前奔走,但在洪流里奔走的同时,我很希望大家都能披上铠甲。
  
  这个铠甲在我看来,是这世界上没有哪件事值得用生命作为代价。
  
  我们努力工作,其实是为了获取让自己活得更快乐的底气,而不是恰恰因为它,搞丢了自己的生活。
  
  我不想看到我们这代人,被数据裹挟着搏命往前跑,逼近那条红线的时候,还逞强地往前冲。
  
  所以,朋友们,累了就慢一点吧,难受就停下来吧,毕竟我们不是AI。
  
  人生苦短,爱恨有限。有些风景,有些人,错过了就不会重来。

思想碎片

  世界上那么多民族,那么多种文字,唯一留下来的象形文字就是我们的汉字,没有了,全世界都没有了……世界上其他民族很早就告别象形,转向拼音,唯有我们这个民族一直在坚持着。所以,汉字完全应该得到尊重。
  
  —2019年11月23日,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8岁。在他坎坷的人生中,汉字给他带来了连绵不断的情感与知性的慰藉,他一生的悲喜、荣辱都和它们息息相关
  
  爱得最厉害的时候,有过几次—什么都不向往,世界也不想要,是一种满足的、彻底的、荒芜的状态。两个人互相依靠,时间像白马飞驰而过,又像一枚永远凝固的琥珀。
  
  —网友@阿胖万事屋
  
  如果要求文学对人心百病包治,我觉得这有点何盐颐恰U苎茏龅铰穑渴费А⒎ㄑА⒕醚茏龅铰穑慷疾荒堋K腥宋纳缁嵫Э频淖酆闲вΓ淦淞渴俏颐悄芄灰淮未巫柚谷思浔涞酶担环ㄊ值讲〕∷岛褪皇翘焯玫娜氤∪
  
  —作家韩少功眼中文学的作用
  
  劳作、忧虑、艰辛和麻烦几乎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如果每个欲望一诞生就得偿所愿,人又该如何填满自己的生活,如何消磨时间?
  
  —基兰·塞蒂亚《重来也不会好过现在》
  
  文明互鉴;区块链;硬核;融梗;××千万条,××第一条;柠檬精;996;我太难(南)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
  
  —《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
  
  在被表情包征服的世界,或许最重要的是学会用正确的表情去表达真实的自己。
  
  —表情包并不能替代其他的表达方式
  
  我只是主播,不是明星。明星们能在电视剧、综艺里传达情感,而一个主播对着镜头,只能表现出开心。
  
  —被称为“口红一哥”的网络主播李佳琦在接受采访时说
  
  有时候觉得,我们就像一起航行的伴侣,都在一条大船上,也会有自己的小船。有时候一起前行,有时候需要分开,坐上自己的小船去看看不同方向的风景,回来交流一下,但始终都是要一起往前的。
  
  —脱口秀编剧程璐谈婚姻
  
  很多人设定目标的时候都是用“否定式”,所以很容易失败。其实,用“肯定式”去设定目标会更容易成功,比如:不要熬夜—10点就睡,不要生气—用笑容回应,不要暴饮暴食—每日三餐都要吃蔬菜,不要勉强自己—每两个小时就休息一下。
  
  —试试吧
  
  按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不叫自私,要求别人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才叫自私。
  
  —作家鲁斯·伦德尔
  
  一个人在无穷无尽的社会关系里是否自由,取决于他的能力和欲望之差,所以想要实现自由很简单,要么是能力特别强,要么是需求特别少。
  
  —网友@方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