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气变儿戏

  很多时候,朋友会对我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以往我一听,会立即答应:“成。你说吧!”这等于签了支票,却没有填上金额,到收银行月结单时,吓一大跳,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胜负荷。
  
  现在,人老了,处事保守谨慎,因为知道只有豪情不但不管用,且可能累事,于是必须在听清楚对方的要求且确知自己能帮得上忙时,才会点头。
  
  从来最怕遇上那种满口承诺,最终没有帮上忙的,还补充一个解脱的借口说:“我们只不过是帮忙性质罢了。”老天,没有人会枪口对准胸膛要挟着,要对方非帮此忙不可。
  
  义工的本心是好的,但以为当义工就可以减轻责任,绝对说不过去。免费捱义气替人家带孩子,却忘了准时喂食,饿死了人,一样有罪。
  
  故此,有时对于一些免费服务,很有抗拒感。对于向相熟医生取药,请求相熟律师草拟文件等等,不再热衷,宁可明码实价光顾专业人士。
  
  一旦遇上了那些误以为朋友帮忙性质便可以马马虎虎凑数的人,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