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塌记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作恶多端,终将毁于一旦……
  
  李成刚是一个地产商,最近楼市低迷,他整天着急上火。银行不愿发放贷款,新开发的“君临花园”楼盘预售情况糟糕,眼看资金链就要断裂,可表面上还得装作财大气粗的样子,要不然集资的债主肯定会来要债。
  
  李成刚正苦闷之际,无意中得到一个消息,盲人歌王方鸿正准备回市体育馆义演,正在寻找独家冠名赞助的企业。李成刚心中一动,立即动身去了体育馆,找到了主办方的负责人陈东信。李成刚开门见山,称如果价钱合理,他愿意出。陈东信却说,现在申请冠名的企业不少,所以按方鸿的授意,公平竞争,按出价高低选出三家,再由方鸿的审核决定。审核什么呢?这次义演的赞助企业必须是良心企业,没有污点。
  
  李成刚走出体育馆,狠狠地呸了一口:选秀还选上瘾了?送钱给你还装模作样,你要不是出了名,不就是个瞎子吗?
  
  说起盲人歌王方鸿,如今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都说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方鸿自小双目失明,又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在他7岁那年,父亲因为意外伤亡,卧病在床的母亲也因此服毒自杀。小方鸿只能跟随一个唱花鼓的老头卖唱要饭,跑遍了各地。9岁那年,他终于受到上天的眷顾,一个老校长听到了他的声音,认为是个可造之材,把他带回了盲人学校学声乐。近几年,方鸿在一个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从此火得一发不可收拾,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歌星。离开故土多年,方鸿想回家乡走走,所以让人安排了这次义演,衣锦还乡的同时也还能为家乡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方鸿的“小事”成了李成刚的大事。生气归生气,但他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以方鸿如今的名气,这是一次绝佳的宣传机会,只要能在市里把楼盘的知名度打响,开始启动预售,也许一切还有救。
  
  李成刚让下属准备好申请材料,咬了咬牙,在申请表里填上了一百万元。他心想,反正现在不用现钱,入选后先暂时拖着,等到义演结束,楼盘预售启动良好,有资金周转了,再将钱给他们。如果还是不行,就装死。
  
  李成刚将材料交给了陈东信。陈东信给了李成刚一个账户,让他先将一百万元打到这个经过官方公证的账户,如果入选,这一百万就算他的冠名费用。如果落选,一百万会按手续退还。
  
  真是见了鬼了,布置得还挺周密。可现在李成刚能去哪儿弄钱呢?想来想去,李成刚心一横,拨通了洪星武的电话。洪星武是放高利贷的,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一般人除非走投无路,要不然见着他都绕道走。洪星武倒是爽快,一百万,限期两个月连本带利归还。到时候,没有钱,就给命。李成刚吓出一身冷汗,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赌一把了。
  
  有了钱,就简单多了。李成刚很快接到了消息,他已经入选了,位居第二。位居第一的是一家民营企业,出资一百二十万,位居第三的是一家火锅连锁集团,出资六十万。
  
  形势不是很乐观,李成刚现在连高利贷都借了,那就要势在必得。陈东信不是说过,最后还要选出没有污点的良心企业吗?看来,只有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商场如战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李成刚不得不又花钱,请人帮助探听另外两家企业有过什么不良行径。没过几天,他就打听到了那个火锅连锁集团曾因回锅油的事件,受到过处罚,这次也是想通过义演挽回声誉。李成刚笑了,这家出钱少,又有污点,不足为虑,一封举报信就可以搞定。那另外一家呢?这家民营企业确实是个诚实守信的单位,在官方、在民间,都有极好的口碑,实在没什么破绽。
  
  遇上的对手实力太强。李成刚思前想后,觉得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所谓的决定权还不就是方鸿的一句话?方鸿离家这么多年,又是个瞎子,还不是得听主办方的建议?
  
  李成刚来到了陈东信的办公室,说他想要拿下这次的冠名权,也可以出一百二十万。陈东信费解地看着他:“可你这也并不比别人出得多啊?”李成刚笑着附在陈东信的耳边说:“如果事情成了,明面上只有账户里的一百万。另外二十万,我会打到您的个人账户,怎么样?”
  
  陈东信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确实不少,但你要知道,你最有力的竞争对手是我的亲舅舅,我会为了你去出卖他吗?”
  
  这下可真完了,天时地利人和,都被占了,还怎么争?回到家中,李成刚郁郁寡欢。突然,他想起陈东信说的话里有一个漏洞,这个漏洞,也许可以利用……
  
  方鸿终于到了,三家企业代表早早到了会议室,等待最后的决定。会议其实挺简单,首先陈东信就向火锅连锁集团代表表示了歉意,并不是因为他们出资少,而是主办方收到了检举信。集团代表没等陈东信把话说完,就气哼哼地离场了。
  
  接下来,陈东信又介绍了剩下两家企业的情况,但天平已经明显地倾斜到了另一方。李成刚站了起来说道:“我有意见!”
  
  戴着墨镜的方鸿仿佛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但随即平静下来,悠悠地问道:“您有什么意见?”
  
  李成刚指着陈东信,突然想起方鸿是个瞎子,于是又放下手说道:“主办方陈东信是这个民营企业代表的亲外甥,他们知道我的出价,所以故意比我多出20万。这样的竞争有失公平,所以他们也有污点,他们是在作弊!”
  
  陈东信起身辩解了一番。方鸿却沉默了,脸上一直阴晴不定。最后,方鸿起身说道:“我决定,这次义演的冠名权就交给‘君临花园’!”说罢,根本不听任何解释,就在助手的搀扶下离开了。
  
  李成刚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他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多亏自己留了个心眼!
  
  由“君临花园”独家冠名的盲人歌王义演就要开场了,体育场前万人空巷。市里的新闻媒体都已到场,宣传效应可谓空前。而且在义演最后,李成刚还会被邀请上台讲话,这也是留给他为楼盘大力宣传的最佳时机。
  
  方鸿浑厚而苍凉的声音在体育场回荡着,果然不愧是盲人歌王,声音简直能穿透人心。义演进行到了高潮,方鸿深情地说道:“这次义演,首先要感谢家乡父老乡亲们的支持,其次还要感谢一个人,他叫李成刚。”
  
  李成刚坐在贵宾席上,精神抖擞,准备上台。方鸿接着说道:“我要感谢他,不仅仅是因为他赞助了这次义演。我更想说的是,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李成刚一愣,这一句是不是有点过了?但他随即想到,这肯定是为了舞台效果,于是仍然微笑着听下文。
  
  谁知,此时方鸿话锋一转:“如果不是他,我就不会背井离乡去要饭;不要饭,就不会被人发现去学声乐;不学声乐,我就无法站在这个台上给你们演唱……”
  
  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李成刚真的蒙了。方鸿苦涩地一笑:“最后,大家想不想听我说个故事?”观众们一齐应和:“想!”
  
  方鸿的故事并不复杂:20年前,有一个小瞎子,他的父亲在上夜班回家的路上,骑自行车不小心撞上一堵院墙,却不料院墙倒了,墙砖砸死了父亲。小瞎子的母亲拖着病体给父亲办了后事,一家人陷入了绝望之中。而这时,却有一个包工头带着人找上了门,叫嚣着要母亲赔围墙的钱,因为父亲用自行车撞倒了那面围墙。20年前,小瞎子的母亲根本没有维权意识,反而被包工头逼得无路可走。绝望之中,母亲买来农药,想带着小瞎子一起去找他父亲。最终,母亲还是不忍心,只是自己喝下了农药,将小瞎子一个人丢在了这个人世。
  
  后来,命运眷顾了小瞎子,让他成了一个歌星,可是小瞎子却情愿只做一个普通的瞎子,而拥有一个完整的家。这些年来,小瞎子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包工头的声音。如今这个昔日的包工头就坐在贵宾席上,赞助了这次义演。
  
  方鸿的墨镜下,流出了泪水:“下面,我们有请李总为我们上台讲话。”
  
  观众席上,嘘声一片,有愤怒的观众甚至开始向贵宾席扔矿泉水瓶。李成刚没有再上台,他不敢上去,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他离开的时候,分明听见方鸿唱起了一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义演后的第二天,“君临花园”真的火了,围满了人。这些人,都是李成刚的债主,要求将集资款退还,他们不能再相信一个做豆腐渣围墙的人了。李成刚想从后门逃走,却又遇上洪星武带的另一批人,看样子洪星武也等不及了。李成刚无奈之下,只好拨通了110:“警察同志,快来把我抓起来吧。我是个非法集资的房地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