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之子

  在大兴安岭的鄂伦春村落,我终于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阿布。他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赤裸着精瘦的上身,面黄肌瘦。
  
  我还没说话,身后的利威尔大叫起来:“不,不!我们要找的向导是能够保护我们的勇士,不是需要我们保护的孩子。”
  
  村长连忙解释,阿布是村民们在一个狼窝中发现的,当时阿布已经两岁,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在狼窝中活到这么大的。村民们将阿布带回村子,各家轮流抚养。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渐渐发现他身上似乎有一种特质,不管多么凶恶的猛兽,只要在阿布面前都会变得温顺,好像他们能够交流一样。
  
  利威尔一脸的不信:“你说他是森林之子?”森林之子是最近很火的魔幻美剧《冰与火之歌》中的虚构种族,他们可以与森林中的动物沟通,任何猛兽都自愿地听从他们驱使。我不禁哑然失笑:“你不信他,也应该信王教授吧。”
  
  王教授是横云大学的一名资深教授,去年暑假他来大兴安岭采风,拍摄了许多前所未见的珍贵照片,还大肆宣扬与他同行的那位向导“阿布”是如何神通广大,又是如何多次让他们化险为夷。
  
  利威尔是一名外籍教授,主修物种学,他在王教授带回的照片上发现了一只蝴蝶,跟已濒临灭绝的金斑凤尾蝶十分相似。利威尔当即表示要进入大兴安岭,取得更多资料。校方出于多种考虑,派我与一名校工强子跟他一起进山。
  
  我们拿着林业部的介绍信,又找了阿布做我们的向导,一行四人第二天天刚亮就动身,走到差不多晌午才算进入了原始森林的外围。
  
  利威尔叫苦连天,一屁股坐到地上,随手点燃一支烟就要吸。阿布就像闻到了鱼腥味的猫,瞬间出现在利威尔面前,一把夺过香烟,打开水壶将烟头浇灭。
  
  利威尔烟瘾上涌,愁得抓耳挠腮。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掏出一包牛肉干,大嚼起来。
  
  阿布却又跑了过来,对着利威尔一通指手画脚。在森林里严禁烟火我可以理解,但是连食物也不能吃吗?一直没说话的强子突然指着利威尔的背后对我说:“李老师,你看,利威尔身上有条大蛇!”
  
  我转过去一看,只见一条大蛇正从利威尔背后的大树上滑下来。利威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僵持着一动也不敢动。
  
  阿布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大蛇的七寸,随即丢在地上。那条蛇晕乎乎的就像一摊烂泥,趴着一动不动。强子提着登山镐就要往蛇身上砸,却被阿布拦住。阿布说这条蛇正在孵蛋期,而鄂伦春的牧民从来不猎杀有孕的动物。
  
  利威尔有些生气,毕竟他是受害者:“那可是毒蛇啊!”
  
  阿布一脸严肃,用生硬的汉语说:“村长说过,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毒蛇猛兽,而是人心。”
  
  那条蛇这时清醒了过来,摇摇头,慢慢地游进了灌木丛。
  
  利威尔一时语塞,这时却听强子又是大呼:“不好了,我们的背包都不见了!”
  
  在我们头顶的参天大树上有一群猴子,它们趁我们将注意力放在那条蛇身上时,竟然悄无声息地偷走了我们所有人的背包。
  
  阿布沉吟片刻,向我伸手,我才明白他是问我要瓜子。为了戒烟,我随身携带了很多五香瓜子。可阿布要瓜子是为什么呢?
  
  阿布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找了一块空地掏起洞来。几分钟后,一个大小仅容一只手腕伸进去的洞口出现在我们面前。
  
  阿布将手伸进洞口,装作掏东西的样子,片刻后将手拿出来,放在我手心,竟然是一小把我刚才交给他的瓜子。他如法炮制,给我们每个人都抓了一把,示意我们嗑瓜子。在津津有味地磕了一地瓜子皮后,阿布招呼我们假装离开,然后藏进一片灌木丛后监视那群猴子。
  
  我们走后,猴子们果然按捺不住了,抓起瓜子壳就往鼻子上凑。它们互相推搡了一阵,终于有一只体形最大的猴子将手伸进了洞口。
  
  阿布猛地跳起来,大叫着朝猴群冲了过去。猴子终究是怕人的,瞬间走得一干二净,只留下那只将手伸进洞口摸瓜子的猴子。那只猴子见同伴们都跑了,自己的手却怎么也拿不出来,急得抓耳挠腮。
  
  阿布从腰间取出一条绳索,将猴子绑了个结实。
  
  看体态,这只大猴子应该是猴群里的猴王,猴子们将好东西留给大王先行享用。我不明所以,阿布比画了几下,我终于恍然大悟。阿布挖的那个洞里面大,洞口却小得仅容猴王空手伸进去,猴子贪心,它抓了一大把瓜子,却发现手抽不出来了,便成了我们的瓮中之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