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大了,大事就小了

  朋友跟我聊起丰子恺,说他诗情画意。我却想起他清新柔软的笔触,丰富细腻的内心,字字珠玑,耐人寻味。我喜欢丰子恺先生的漫画,也喜欢丰子恺先生的小诗,更喜欢丰子恺先生为人处世的魅力。
  
  丰子恺先生被称为“现代中国最像艺术家的艺术家”。他的慈悲之心,他的不凡才情,他的朴素情怀,常人难及,堪称一代大师。丰子恺先生曾说:“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
  
  一个人的心中装有“天上的神明与星辰”,这无疑是持有一颗敬畏之心。心有所惧,行有所止。常怀一颗敬畏之心,行事才不会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偏离轨道。敬畏天地,敬畏神明,敬畏自然,敬畏万物。懂得敬畏的人,行事有自己的底线,最可爱,最值得信任,最值得尊重。
  
  “人间的艺术”是对生活之外一种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和享受。他在《护生画集》中,倡导爱惜一切禽、兽、鱼、虫,他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深远的思想,圈养出一颗慈悲之心,弘一大师的配文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把“儿童”与神明、星辰、艺术等同,古今中外恐怕也只有丰子恺先生一人吧?先生是一个内心世界干净、温暖、纯粹的人,他敬畏神明,热爱美好,爱艺术,爱孩子。他的笔下,有很多儿童的艺术形象,那些小燕子似的儿女,在他心目中,和神明、星辰、艺术有同等的地位。爱,是他的生活符号,是他艺术创作的活水源头,滋养着生命的丰饶。能爱人,灵感不会枯竭。
  
  丰子恺先生的一生,有童心,有诗意,有情趣;爱画画,爱孩子。他追求朴实平凡有人情味的生活,始终与现实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无论什么情形之下,他都坚守自己对人生的理解。用他的话说,“他是一个像人的人”,这也是他对恩师弘一大师的最高赞美。
  
  做“一个像人的人”是非常有难度的一件事情,也是丰子恺先生毕生追求的理想。许多人在人生的路上狂奔,走着走着就忘记了初衷,走着走着就忘记了本意,活着活着,就变成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认妄为真,被欲望驱使左右,被贪婪奴役自苦,以至于离自己越来越远。午夜梦回,邂逅一个模糊不清的人,会惊讶地与之对视:这个人是谁呢?这个人是我吗?这个人怎么会是我呢?细瞅瞅,有点儿熟悉,可是为什么又很陌生呢?
  
  大多数人的初衷与本意都是美好的,可是活着活着就背离了初衷和本意。有时候,并非是我们想要的太多,而是我们太容易被外界所左右。别人都出国了,我们也要出国;别人都买豪宅了,我们也要住大房子;别人家的孩子都考上国外名校了,我们的也要留W去。那个“别人”真是不容易,总是被当成参考系数。那个“别人”又太多,左也别人,右也别人,左顾右盼,最后我们把自己累死在不断扭头看“别人”的路上。
  
  心变得越来越小,事情变得越来越大。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仿佛都是一座山,都是一道坎,于是纠结了,焦虑了,别说大事拿不起,就连小事也放不下,活得越来越不自在。
  
  有人说,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丰子恺先生说:“心小了,所有的小事就大了;心大了,所有的大事都小了。”
  
  一个人的心量大小跟什么有关?自然是跟眼界、气度、学识、修养有关,跟一个人的阅历有关。心量大小,决定了人生苦乐。心量越大,快乐越多;心量越小,烦恼越重。心就像一个容器,盛载着很多东西,有的人能装下慈、悲、喜、舍,装得下宇宙万物;有的人却只能装得小我、自己,小如微尘。
  
  不若把心量变大,好好生活,让心的光芒不仅仅照射到自己,也照射到别人。走好人生每一步路,吃好生活中的每一顿饭,说好每一句话,踏踏实实过好每一天。

求好才能好

  每个人其实都希望风风光光过一辈子,说话有人赞同,做事有人表扬,出外有人簇拥。人生的所谓成功,其实是一种做人上人的成功。
  
  一个人最终变成什么模样,与是否具备求好之心有关。所谓求好之心,就是将自己修炼得尽可能完美的愿望,就是一步步超越自己的努力。历史上的成功者,比如司马迁、李白、曹雪芹、赵匡胤、曾国藩,他们未必个个聪明绝顶,但都具备求好之心。
  
  人不是一颗石头,可以孤立地站在山顶,风来雨来都不理会,我们必须时刻与他人打交道。因此,求好之心,首先应体现在操守上。不管干什么职业,有些品质都是必须具备的:比如遇事先替他人着想;在国家、民族遭受危难时挺身而出;不授受超过自己付出的报酬,不管这报酬来自公家还是个人;遵守社会规则,上街不随地吐痰,不乱丢果皮纸屑,购车船票自觉排队;谈恋爱以结婚为目的,不玩弄感情……与你相处时,别人不觉得你自私、冷漠,你的操守就是合格的。
  
  行走在尘世,我们总得显示出自己的“厉害”,使他人与社会感受到你的独特价值。才华、能力、能耐,讲起来似乎抽象,体会起来却无比具象。比如你是一个老师,教了学生一年两年,他们品质变好了,成绩提升很快,碰到问题肯动脑筋,你是有教学能力的;你是一个官员,做了局长、市长、书记,主管某个领域,那个方面就出现焕然一新的面貌,民众物质、精神生活有了提升,你是有政治才华的;你是一个作家,写出了前人没有写过,后人也很难马上接上来的作品,思想深刻,艺术精湛,你是有文学创作的能耐的。而要抵达这样的境界,同样离不开求好之心。有求好之心,一个人才会在才华上使劲,别人才能看到你的出类拔萃;没有求好之心,你就会湮没在芸芸众生之中。
  
  求好之心能使我们具有优雅的风度。优雅的风度与良好的操守、出类拔萃的才华有关系,但并不是一回事。德才兼备的人可以给人以特别的好感,但德行好、才华佳的未必个个优雅。比如我们经常可以在候车室、咖啡吧看到这样一种人,他们站起来像一棵弯曲的松树,坐下来像一盘张牙舞爪的老藤,你说这些人一定品质坏、没才华吗?不见得,但他们肯定是不优雅的。优雅是对个人行为的约束,是求好之心督促下向美的一种致敬。
  
  求好之心源于一个人的不甘平庸。人对自己要求太低,不在乎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不介意于人世走一遭之后会不会留下有价值的东西,他是不会有求好之心的。我们常说某某有上进心,有开拓精神,有创造意识,其实,上进心也罢,开拓精神、创造意识也罢,归根到底,都要以求好之心为底子。缺少求好之心,一切都会“大江东去浪淘尽”。
  
  人只要做事,就得消耗智力和体力,就得吃苦受累,就得拥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心劲,肯付出,你的品质、才华、风度才会一步步显出好来。求好之心的另一个支撑点,其实就是我们的耐力与坚守。不管是艺术家、科学家还是政要、明星,谁不是在一个个从坑里摸爬滚打出来的?
  
  求好才能好,就像要吃到沙瓤西瓜先得认真选瓜一样。  

优等的心,必须坚固

  蜜蜂会造蜂巢,蚂蚁会造蚁穴,人会造房屋、机器,造美丽的艺术品和动听的歌。但是,对于我们最重要最宝贵的东西——自己的心,谁是它的建造者?
  
  我们的心,是长久地不知不觉地以自己的双手,塑造而成的。
  
  造心先得有材料。有的心是用钢铁造的,沉重黑暗;有的心是用冰雪造的,高洁酷寒;有的心是用丝绸造的,柔滑飘逸;有的心是用玻璃造的,晶莹脆薄;有的心是用竹子造的,锋利多刺;有的心是用木头造的,安稳麻木;有的心是用垃圾造的,面目可憎;有的心是用谎言造的,百孔千疮;有的心是用眼R蛇唾液造的,剧毒凶残。
  
  造心要有手艺。一只灵巧的心,缝制得如同金丝荷包。一罐古朴的心,醇厚得好似百年老酒。一枚机敏的心,感应快捷电光石火。一颗潦草的心,门可罗雀,疏可走马。一摊胡乱堆就的心,乏善可陈,杂乱无章。一片编织荆棘的心,暗设机关,处处陷阱。
  
  造心需要时间。少则一分一秒,多则一世一生。片刻而成的大智大勇之心,未必就不玲珑。久拖不决的谨小慎微之心,未必就很精致。有的人,小小年纪,就竣工一颗完整坚实之心。有的人,发皆白,还在心的地基上挖土打桩。有的人,精雕细刻一辈子,临终还在打磨心的剔透。有的人,粗制滥造一辈子,人未远行,心已冷寂成灰。
  
  心可以很硬,超过人世间已知的任何一款金属。心可以很软,如泣如诉如绢如帛。心可以很有韧性,千百次的折损委屈,依旧平整如初。心可以很脆,一个不小心,顿时香销玉碎。
  
  优等的心,不必华丽,但必须坚固。因为人生有太多的压榨和当头一击,会与独行的心灵在暗夜狭路相逢。如果没有精心的特别设计,简陋的心,很易横遭伤害一蹶不振,也许从此破罐破摔,再无生机。
  
  当以我手塑我心的时候,一定要找好样板,郑重设计,万不可草率行事。造心当然免不了失败,也很可能会推倒重来。不必气馁,但也不可过于大意。因为心灵的本质,是一种缓慢而精细的物体,太多的揉搓,会破坏它的灵性与感动。
  
  造好的心,如同造好的船。当它下水远航时,白云在头上飘荡,海鸥在前面飞翔,那是一个神圣的时刻。会有台风,会有巨浪,但一颗美好的心,即使巨轮沉没,它也会在海浪中,无畏而快乐地燃烧!

怀着一颗空白之心,才可能获得想象的灵魂

  如果我们长期沉迷在平庸的作品的阅读之中,那么当有灵魂的想象扑面而来时,我们可能会害怕会躲闪,甚至会愤怒。一个伟大的作者应该怀着空白之心去写作,一个伟大的读者应该怀着空白之心去阅读。只有怀着一颗空白之心,才可能获得想象的灵魂。被过多的平庸作品弄脏了的阅读和写作,看不见伟大作品的灵魂。
  
  看得太远很容易被远处的困难吓倒。不看这么远,虽然有鼠目寸光之嫌,但能让你专心致志、一心一意地解决眼前的问题。目标定得太高,反倒容易好高骛远;目标定得离现实近些,才更容易脚踏实地,稳稳当当地前进。
  
  我们做事之所以常常半途而废,往往不是因为困y太多、阻力太大,而是因为我们觉得成功距离自己太远。换言之,我们不是因为放弃而失败,而是因为倦怠而失败。
  
  人心老了,才会害怕失控,患得患失,故步自封。而你,正年轻貌美,像个口袋里叮当作响、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的年轻赌徒,无论输赢,都敢与世界来一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对赌。你只有先做,先迈出一步,才能看得到再上一级台阶的风景,听得见更大的江河,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花一分钟迈出第一步,而不是花一年、两年去计算得失风险。年轻的时候,你没有什么输不起的。你一无所有,世界会给你所有。想要从世界手中得到所有,先从脚下一步一步做起。
  
  许多人怕寂寞,视寂寞如魔鬼,一旦遭遇,又常常发出无奈的怨叹。达官贵人,位退权消,怕失势后门可罗雀的寂寞。富有者商海失利,怕树倒猢狲散的寂寞。名姝艳丽,人老珠黄,怕灯火阑珊的寂寞。学者作家,江郎才尽,怕笔涩墨干的寂寞。中年人怕事业无成的寂寞,老年人怕孤独无依的寂寞。各色各样的人有各色各样对寂寞的怕,归根结底,这些人都因为有所希冀,贪求满足,才怕寂寞。如果能够淡泊人生,敝屣荣华,那么不但不会有寂寞的苦恼,反而需要寂寞,进而享受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