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

  贾刚是一家企业里的工会干部。虽然有满腹才华,可他不会逢迎巴结,很不讨领导的喜欢,至今也没被提拔,这让他很郁闷。但他没想到,更郁闷的还在后头。
  
  这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儿子小然忽然说道:“爸,妈,我不想上学了。”贾刚惊呆了,他妻子卢慧反应更强烈,瞪圆了眼睛大声问道:“你说什么?”小然重复着说:“我不想上学了。”
  
  小然今年上高二,明年就该考大学了,却突然提出不想上学了,也难怪卢慧反应这么强烈。听他又说了一遍,卢慧才确信自己没听错,激动地问道:“为什么?”小然说:“我想学刺青去。”卢慧大声说:“不许去!”小然说:“我现在学了刺青,很快就能工作了。等我上了大学,还是要学刺青,白耽误四五年,结果不是一样吗?”
  
  卢慧怒喝道:“我就不许你学那乌七八糟的东西!”小然不服气地说:“那是一个制造美的工作,怎么就乌七八糟了?”卢慧说:“那也叫美呀?正经人才不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小然就要反驳。眼看着母子俩就要吵起来,贾刚忙着对小然说道:“别说了,你先回屋去吧。”小然气哼哼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贾刚也把卢慧拉到他们的卧室,劝她先平静下来,搞清了事情的原委,才好对症下药。不然,吵翻了,小然来个离家出走,那就更不好管了。卢慧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就让贾刚去调查清楚。贾刚又去跟小然说,这毕竟是大事,等他跟卢慧商量好了再Q定,眼下还是先去上学。小然也答应了。
  
  几天以后,贾刚就把事情搞清楚了。小然一个同学的哥哥,开了一家刺青店,小然跟同学去玩儿了一次,然后就迷上了刺青,每天放学都要去学一会儿呢。听他讲完了,卢慧问他:“你说该怎么办啊?”贾刚说:“他既然喜欢,那就让他学去呗。他说的也对,就是上了大学,他还是要去学,那时候他也大了,咱也管不了他了,不白耽误好几年的工夫吗?”
  
  卢慧觉得贾刚说的也不无道理。小然不喜欢上学了,你逼着他去学,他未必会考上大学,弄不好再出点儿别的事,更麻烦。但儿子半途辍学,连大学都没去考,也让她太没面子了。她一时难以决断。贾刚又劝了她好几天,她这才认了命,点头同意了。贾刚给小然办了休学手续,小然就到刺青店去当了学徒。
  
  刺青店晚上活儿多,小然上午休息,下午和晚上才去上班。这天晚上,贾刚来到了刺青店。当时店里也没客人,小老板程悦正教小然手艺呢,见贾刚进门,他就问有什么事。小然忙着跟他说是他爸。程悦就说:“叔,你是来看小然的吧?他心灵手巧,学得可快呢。我把手艺教给他,过不了两年,他就能自己开店赚钱了。”
  
  贾刚摆摆手说:“我的儿子,我了解。他认准的事儿,一准儿会尽心竭力地学好。我不是来看他的,我是来找你的。程悦师傅,你也收下我吧,我也想学这门手艺。”
  
  程悦和小然都愕然。
  
  小然笑道:“爸,你就别捣乱了。这行吃的是青春饭,人家客人一进门,看到你这岁数的师傅,转身就走,哪还有生意可做?”程悦跟着说道:“对呀。叔,我们这里都用流行元素,你也不懂啊,根本设计不出来,没客人会找你的。”
  
  好说歹说,程悦就是不肯收贾刚为徒。贾刚也赌上了气,在胳膊上粘了两块很丑的刺青图案,就在刺青店门口晃,搞得很多客人一看就给吓跑了。程悦出来劝他,他把脖子一梗,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在街上呢,爱干啥干啥,你管得着不?”程悦被噎得直翻白眼儿,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得答应收他为徒。贾刚就喜气洋洋地给程悦当上了徒弟。
  
  从此以后,每天一下班,贾刚就跑到刺青店里,跟着程悦学手艺,直到关门才回家。周六周日休息了,他更是整天都黏在刺青店里,认真地学习。
  
  小然一直以为贾刚学刺青是假,监督他才是真的。可他不怕。他就是来学刺青,也不干啥坏事,才不怕他监督呢。过了一个多月,他发现贾刚还真是学刺青的,似乎比他还有兴趣,简直就是热情高涨。贾刚进步也很快。有天下午,贾刚没来,刺青店里只有程悦和小然两个人。程悦说道:“小然,你爸比你学得快呢。”小然说:“怎么可能?”程悦说:“真的,我不蒙你。我看得出来,他功夫很扎实,也用心学,好像还挺有感觉。再过个把月,他就能把你落下一大截啦。”
  
  小然不服气,偷偷观察着。
  
  晚上,又来了一位客人,是个美女,要在肩膀上刺青。程悦问她想刺个什么图案?美女说,好看就行。程悦转脸对贾刚和小然说,你们各去设计一个吧,完了让美女选。
  
  现在刺青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想出了什么图案,就用针在身上刺,而是在电脑上设计出图案后,由机器来刺。所以说,设计图案就很关键了。特别是客人没有明确意向,只说要好看的,就更难办了。
  
  很快,小然和贾刚就设计出了图案。小然设计的是一只灵动的蝴蝶,而贾刚设计的却是一只胖乎乎的肉虫子。程悦看了,未置可否,叫过美女来看。美女看了蝴蝶,没说话,一看那条肉虫子,就高兴地说:“我要这个!”
  
  小然败给了老爸,很不服气。他问美女:“你怎么会喜欢那条肉虫子啊?蝴蝶翩翩飞舞,多美呀。”美女瞄了他一眼,反问道:“我这么胖,飞得起来吗?这只虫子蠢萌蠢萌的,这么可爱,倒跟我有几分像呢!我就刺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