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决定视野

  在苹果公司,每次有人晋升为副总裁的时候,乔布斯都会给他们补上这样一课。
  
  乔布斯看到办公室的垃圾桶没有清理,就问清洁工:“垃圾桶怎么没有清理?昨天不是你值班吗?为什么没有清洁我的办公室?”清洁工有些委屈地说:“昨天这间办公室刚刚换了门锁,我还没有拿到新钥匙。所以,你下班后,我就没有办法进去清理垃圾了。”听完清洁工的回答,乔布斯觉得言之有理,就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这不是你的错。”
  
  乔布斯给副总裁讲完这个故事,接着问:“你们觉得,清洁工期所说的话,对没有清理办公室这件事情的解释合理吗?”大家纷纷表示清洁工的解释非常合理。
  
  乔布斯接着说:“那么,我问你们,如果一个副总裁负责的产品出了问题,而这位副总裁也像那位清洁工一样,给出了合理的解释,比如,人手不够,机器出现了故障,或者合作伙伴不配合之类的理由,我会感到满意吗?”大家按照清洁工案例的逻辑推理,立即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乔布斯却严肃地说:“你们思考问题的角度错了!当你还是一个清洁工时,为某件事没有做好,找一个理由,没有问题,因为造成的负面影响甚至不值一提,所以,大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原谅你。但是,当你从一个清洁工上升到CEO的位置时,再来为某件事情没有做好而找理由,就]有任何意义了。因为你就是这件事情的全权责任人,因为你的态度和决策决定了这件事情的走向,无论多么合理的客观理由,都不能掩盖你的失职,都不能挽回给公司造成的恶劣影响!”
  
  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格局决定视野!如果一个人习惯于用低端的视角看待和处理问题,永远也不会走向成功!

享受无目的学习

  要想真正地享受学习,必须有动力,有感兴趣的项目。越是忙碌,越是压力大,越需要暂时的抽离,不能把全部的心思放在工作上,要试着学一样自己感兴趣的才艺,全然的、不带任何目的的兴趣,反而能够释放压力,消除焦虑。
  
  如果事事都想要有好的Y果才去做,往往事与愿违。不如放下目的,上一个自己喜欢的课程,在这样一段单纯为自己而设计的学习中,才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在工作最忙碌、压力最大的时候开始学油画,专注地投入画画,享受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奔驰,那是我最放松、最没有压力的时刻。
  
  《乔布斯传》中有这样一段叙述:乔布斯学过书法。一开始,他没想过学习书法会怎样,后来,他在设计Mac计算机时,脑海中就浮现出当初学书法时学过的优美文字字形,这种美感体验,就被放进Mac计算机的排版功能。乔布斯说过:“我从未期待这些东西能在我的人生中发挥任何实际作用,10年后,当我们设计第一台Mac计算机时,这一切突然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年轻的时候,我喜爱写新诗,也没想过要做什么,只是纯粹地抒发情感。后来慢慢发现,这个习惯对我后来写歌、写文章、写广告文案,帮助很大。当初若没这个练习,或许现在我不会那么享受写作。现在,我还是持续一年学一样新事物,学习不仅丰富了我的人生,还开阔了我的视野,让我更喜爱自己,也为迈向更好的自己而努力。
  
  不要以为忙碌就没有时间重拾自己的兴趣,除了工作,我们还可以享受学习的乐趣,感受快乐和平衡。有时睡觉或玩手机,还不如没有目的性的学习,让我们更放松、更快乐。人生不需要任何事都先去预想回报,学习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在那个当下,我们在做自己,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们会暂时忘掉工作的烦恼。等我们获得学习的快乐之后,我们便更有能量去面对工作上的困难。
  
  我释放压力的方法,就是学习一样自己喜欢的事物,享受当下,通过增加快乐因子以对抗烦恼因子。

聪明人为什么会做傻事

  苏格拉底认为,“知识即美德”:一个人如果真的聪明、真的有知识,他应该知道哪些行为对自己有利、哪些行为对自己有害,从而作出正确的选择,趋利避害。但现实是,聪明的人却会作出对自己不利的选择。
  
  英国科学记者大卫·罗布森写了本书,叫《智力陷阱:为什么聪明人会做傻事》,在他看来,做傻事的聪明人包括乔布斯、爱因斯坦、柯南·道尔和一些诺贝尔奖得主。乔布斯患病后拒绝手术,而是相信一些健康骗局和流行的食谱。爱因斯坦晚年把时间都花在了他的同事驳斥过的大一统理论上。柯南·道尔相信仙女和通灵术,两个少女用仙子跳舞的假照片骗了他。聪明人做傻事这种现象其实很普遍。
  
  有心理学家把愚蠢的行为分为三种,其中最傻的是高估自己的能力,比如喝醉了还以为自己能够开车。第二种蠢行是因为上瘾或者沉迷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比如因为沉迷于玩游戏而取消跟朋友的约会。第三种是因为大意、马虎,比如给车胎充气充得太多,上路后反而爆胎了。
  
  聪明人做傻事的原因之一是懒,不愿意吃苦,不愿意努力,用功被为愚笨的标志。用心理学术语来说,叫低估了坚毅的作用。聪明人老早就能感觉到困难,而越往后坚毅和修炼越重要。聪明人做事情时,一有点成绩就会受到夸奖,他们很享受这种感觉,就会避免去做自己不会马上做得好的事。
  
  罗布森说,聪明人更有可能相信假新闻和阴谋论,因为他们思维能力更强大,反而会让他们把自己不正确的信念说得更合理,为自己的直觉辩护时花样更多。一个人越聪明、越有知识,他们为自己辩护时的论证越让人信服。
  
  智力和教育能让人躲过错误的说法吗?这要看一个人的思考风格。有些人很吝惜自己的认知能力,他们也许在考试时愿意动脑子,但平时就靠直觉和本能处理问题。
  
  智力就像汽车的发动机,马力越大,你的速度越快。但方向和路线正确,你才能更快地到达终点。类似地,聪明的大脑也许能帮助你更快地处理信息、找到解决方法,但是如果推理方向受到你的偏见的影响,思考速度只会让你错得更厉害。
  
  专业知识会让一个人变得更顽固,以为自己有权利变得头脑封闭,排斥跟自己相悖的观点。比如它会造成“诺贝尔病”,诺贝尔奖得主在后期往往会提出一些奇怪的理论,而诺贝尔奖得主的身份会导致他们否认那些跟他们的意见相反的最基本的证据。
  
  有时候,聪明人做傻事可能是因为他们周围的文化,比如在职场上。当一个小组里有一两个过于热心的人主导着对话,这个小组的表现还不如所有人获得平等机会的小组。

我的父亲乔布斯:他把我当做人生中的一个污点

  编者按:在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和他的初恋女友克里斯安·布伦南23岁那年,他的长女丽萨·布伦南-乔布斯出生了。拥有一位天才的亿万富翁父亲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丽萨写进了自己今年9月4日出版的回忆录《SmallFry》里。时至今日,她仍记得自己喜忧参半的童年时光,一面是为了生计苦苦挣扎的单身母亲,另一面则是作为苹果公司创始人的那位善变的父亲。本文略加摘录。
  
  在父亲去世前三个月,我踮着脚尖溜进父亲的房间,他靠在床上,穿着短裤,瘦弱的双腿像胳膊一样露在外面,看上去像蚱蜢一样弯曲了起来。
  
  “嘿,Lisa。”他对我说道。
  
  等到他睡着了,我开始在屋子里四处闲逛,寻找着一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整个屋子都很安静。赤土色的地板上偶尔有阳光照射进来,除此之外其他的地方,我的脚踩上去都感觉有些凉。
  
  靠近厨房的一个柜子里,我发现了一瓶昂贵的玫瑰面部喷雾。我将浴室的门关上,又关了灯,坐在了马桶座上,将喷雾喷向空中,然后闭上了眼睛。细细一层喷雾均匀散落到我的身上,给人凉爽而又神圣的感觉,就像身处一片森林之中或者是在一座古老的石头教堂一样。
  
  在洒落的雾气中,一种感觉开始慢慢而又清晰地浮现出来:来到这个房子看我生病的父亲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是一件麻烦事。
  
  “因为他是你的父亲”
  
  1978年春季,在我父母都是23岁那年,我的母亲在俄勒冈州朋友家的一个农场生下了我。几天之后,我的父亲才到。但他并没有飞奔过去看我,而是对在农场遇到的每一个人说道:“这不是我的孩子。”
  
  我的父母将我带到田间,将毯子铺在地上,又将我放在毯子上,然后开始翻阅一本为婴儿起名的书。一开始,他想给我起名叫Claire,这样说了两三个名字,但两人都没有达成共识。
  
  “叫Lisa(丽萨)怎么样?”母亲最后说道。
  
  “好的,就Lisa了。”他高兴地回答——在我母亲怀孕期间,父亲开始开发一款电脑,也就是后来被命名为“Lisa”的那款。
  
  然后第二天,他就离开了农场。
  
  “为什么他都不承认是我的父亲,你还让他一起给我起名字?”“因为他是你的父亲”,母亲这样回答道。
  
  直到我两岁那年,母亲才通过做房屋清洁和服务员的工作补上了她的福利金。在这过程中,我父亲没有提供任何帮助。1980年,我们通过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县地方法院向我的父亲提起诉讼,要求他支付我的抚养费。我父亲否认同我存在亲子关系,并在证词中发誓说自己患有不育症,另外还说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说他才是我的父亲。
  
  地方检察院依靠当时还是新鲜事物的DNA检测做出最后裁决:我的父亲每月支付抚养费385美元——他主动将抚养费金额增加至500美元。另外,他还需要承担我在18岁前的医疗保险费用。在我父亲律师的坚决要求下,这次诉讼案件最终在1980年12月8日结案。四天后,苹果上市,一夜之间,我父亲的身家超过了2亿美元。
  
  “任何东西,我都不会给你”
  
  到我七岁那年,母亲和我已经搬了13次家。每次我们都不是正式签订租赁合同,要么住在朋友家的卧室里,要么是临时找一个别人转租的住处。父亲会时不时来看我们,大约每个月一次。每次来,都是先听到他汽车的发动机在我们的车道上轰隆作响,声音回荡在整个房子甚至到另一侧的木栅栏旁,整个空气似乎都弥漫着兴奋的气息。
  
  我很期盼他的到来,每次都想他什么时间才会再来,在他走后,我也会想到他。但真正当他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真正在一起的这段r间里,却像一片奇怪的空白,就像他的跑车发动机关闭之后静默的空气一般。
  
  在他离开后,我会和母亲谈论关于他的事情。“为什么他的牛仔裤到处都是洞?”我问母亲。我知道他应该有数百万美元的家产,知晓细节会让我们感觉自己也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样。
  
  母亲说父亲其实有点口齿不清,“这主要是因为他的牙齿问题,这些牙齿多年来一直相互撞击,击中的位置发生磨损、出现破裂,看上去就像是锯齿形或者是像拉链一样。”
  
  她说道:“他的手掌很奇怪,非常平。”
  
  我将拉链形牙齿、破烂的牛仔裤以及平坦的手掌看作是他所独特具备的神秘品质,好像正是这些品质让他在我心目中与其他的父亲显得不同,并且显得更好一样,而我,也会比那些父亲一直在身边的孩子更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希望如果我扮演好我的角色,他心爱的女儿,那我的父亲也就会扮演好他对应的角色,溺爱的父亲。但是,如果我真正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