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里的钢琴声

  皮埃尔是音乐学院的高才生,学的是钢琴专业。他在一家高档咖啡馆勤工俭学,每天下午都会去演奏钢琴,很受客人的喜欢。
  
  最近皮埃尔留意到一个白胡子的老头,他每次来都径直走向后面的走廊,然后就不再出来。皮埃尔觉得奇怪,走廊的尽头只有洗手间,那人去干什么呢?
  
  这天,皮埃尔正好去洗手间,发现狭长的走廊上摆了张小桌子,老头正在喝咖啡,还靠着墙像在倾听什么。皮埃尔走过去,好奇地问:“您为什么不坐大厅,却偏要坐这里呢?”
  
  老头神秘地一笑:“我不也在听音乐吗?”他指了指身旁的墙壁。皮埃尔仔细听,果然有钢琴声从隔壁传过来,声音清晰可辨。不过曲子很简单,对方的手法也稚嫩,一听就还在学习中。
  
  皮埃尔对老头的选择有点失望:“难道我弹得还不如这个好吗?”老头哈哈大笑:“听这个每天都在进步的声音,不是更有意思吗?”皮埃尔只好耸耸肩离开了。
  
  打那以后,皮埃尔就不去管老头了,然而怪事又出现了,他发现老头变得情绪不佳,离开时总是一副疑惑的样子。
  
  这天,咖啡馆来了一对富有的中年夫妻,两人听完皮埃尔的演奏,邀请他一起谈谈。男的叫乔纳森,就住在咖啡馆隔壁,想为小儿子亚当找一位钢琴家教,如果皮埃尔愿意过去,收入将比在咖啡^高得多。
  
  皮埃尔恍然大悟,原来那老头听见的,就是乔纳森家里的钢琴声。他马上说听过亚当弹奏,虽然不熟练,但有一定的基础。谁知乔纳森吃惊地看着他说:“亚当和我们都不会弹钢琴!”接着他眼圈一红:“你说的是安娜吧?她已经去世了。”
  
  安娜是乔纳森的大女儿,夫妻俩本想把她培养成钢琴家,她也每天都在家练习。不幸的是,不久前他们带亚当出去玩,保姆也在外买菜,家里竟然闯进了小偷,小偷偷走了贵重的首饰,还因为被安娜看见,残忍地将她杀害了!
  
  乔纳森夫妻俩好不容易从悲痛中走出来,将希望又寄托在亚当身上,听人说隔壁咖啡馆里的钢琴师不错,所以才慕名来找皮埃尔。见两人态度诚恳,皮埃尔答应了,约好第二天就去拜访。
  
  夫妻俩走后,皮埃尔去走廊上找那老头,说了自己的打算,并特意告诉他,以前在隔壁弹钢琴的是乔纳森的女儿安娜,但已经遭遇了不幸。老头很吃惊,在问过安娜遇害的具体时间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皮埃尔来到乔纳森家,见客厅靠墙的位置果然有一架钢琴,看来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到咖啡馆的。乔纳森欲言又止,还是礼貌地请皮埃尔先露一手,就弹安娜练习过的曲子。
  
  皮埃尔自信地在钢琴旁坐下,手指一按,优美的旋律就传了出来。不料当他站起身,乔纳森却说:“很抱歉,今天还有位竞争者,就是著名的钢琴家赫斯先生。”皮埃尔大吃一惊,他只听说过赫斯的大名,而且知道对方早就退休了。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人,皮埃尔更是目瞪口呆,赫斯原来就是那个白胡子老头!
  
  赫斯装着不认识皮埃尔,也坐下来弹奏,姿态娴熟,始终闭着眼,仿佛在给皮埃尔上课。皮埃尔虽然服气,但对赫斯欺骗了自己感到恼怒,他对乔纳森冷冷地说:“其实我教你儿子就足够了,再说这位老先生年纪太大,恐怕坚持不下来!”说完,他生气地推门而去。
  
  赫斯的心情并未受影响,他问乔纳森:“我想确认一下,你们真的都不会弹钢琴?”见对方点头,赫斯又问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乔纳森说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就只有一个从乡下来的保姆,不过她平时连钢琴都没摸过。赫斯“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失意的皮埃尔回到咖啡馆工作,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天,让皮埃尔意外的是,赫斯居然又来到咖啡馆。见皮埃尔还有些尴尬,赫斯笑了:“年轻人,大度一点,我这次是来邀请你参加派对的!”
  
  赫斯解释说亚当的进步很快,于是他跟乔纳森提议,在家里举办一场音乐派对,请亲友们都去见证。皮埃尔更生气了:“你是想再羞辱我吗?”
  
  赫斯语重心长地说:“你要想成为优秀的钢琴导师,还得虚心学习,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皮埃尔见他态度真诚,终于答应了。
  
  派对当天,乔纳森家里热闹非凡,赫斯还带来了一个朋友。小亚当弹完一曲,赫斯坐到了钢琴旁:“我也来弹一首,献给美丽的安娜!”但他居然弹了一首欢快的乐曲,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皮埃尔更是暗暗吃惊,因为曲子里竟然有好几处错误,当然只有他才能听出来。
  
  赫斯演奏完,故意走到皮埃尔身旁,问:“年轻人,我弹得怎么样?”皮埃尔忍不住回击:“您弹错了好些地方,难道自己都不清楚吗?”
  
  赫斯却拒不承认:“这首曲子我很熟悉,怎么可能有错?”两人僵持着,不说话。
  
  赫斯面子挂不住了,一怒之下掏出一叠钞票,放在桌子上:“我跟你打个赌。如果有人能证明是谁错了,输家就付那人一千英镑,怎么样?”皮埃尔坚信自己没错,一咬牙将银行卡也掏了出来:“这是我在咖啡馆挣的三千英镑,咱们再赌大点!”赫斯终于被激怒了,大声宣布要是自己输了,愿意单独再加两千英镑。五千英镑!全场一片惊呼,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这时远处有人小心地问:“我可以做证吗?”大家往后看去,说话的人居然是家里的保姆!她从人群里挤进来,扬起手中一本陈旧的乐谱说:“是赫斯先生您弹错了。”赫斯大怒:“你一个没摸过琴的乡下女人,懂什么?”
  
  保姆却镇定地坐到钢琴旁,照着乐谱将刚才的曲子重新弹了一遍,皮埃尔脸上绽开胜利的微笑,因为她娴熟又准确的演奏替他作了解答。
  
  保姆站起身来看着赫斯,像是在等他兑现诺言,想不到,赫斯突然冷冷地说:“真是深藏不露啊,这首曲子你当然很熟悉!”保姆顿时脸色大变。这时赫斯的那位朋友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是位探长,他给保姆看了一张照片,是个被警察逮住的男人。保姆“啊呀”一声,瘫在了地上。
  
  “各位,我要揭露杀害安娜的真正凶手!”赫斯面对众人,终于道出了事情的真相。赫斯最初在咖啡馆,每天都爱听安娜练习钢琴。但有一天,他发现隔壁却换成了个老手,偶尔会弹这首欢快的乐曲。
  
  从皮埃尔那里得知安娜遇害的事后,赫斯就产生了怀疑,他决定亲自去应聘做亚当的老师,并感觉家中的保姆嫌疑很大。
  
  于是,赫斯委托他的警探朋友暗中去调查保姆,这一查果然有问题:她来自小城镇,以前是名钢琴老师,因为品行不端被学校除名,才隐瞒身份来城里做了保姆。探长还发现,保姆私下花钱大手大脚,应该很缺钱。
  
  探长顺藤摸瓜,发现保姆在城里还有个情夫,终于从情夫那里打开了案件的突破口。
  
  保姆见大势已去,只好交代了犯罪的原因:她早就觊觎乔纳森家里的贵重首饰,加上一直看不惯安娜的大小姐脾气,便趁夫妻俩带亚当出去玩,让情夫溜进家里作案,并杀死安娜灭口。
  
  安娜死后,每当家里没人时,保姆就会偷偷去弹钢琴,释放内心的喜悦之情,没想到,这一切都没能逃过隔壁的耳朵……  

炫富税

  国会近日通过一项法案,开始征收“个人奢侈品展示税”。
  
  为啥要收?因为攀比之风日渐严重,尤其在网络上,炫富摆阔比比皆是,还有一些“聪明”人买冒牌货炫富,又导致了假货泛滥。
  
  此项法案针对的人群,就是网络上那些过度炫富者。“过度”的定义是:每月在网上展示奢侈品超过五次,就将开始征税,税率为奢侈品市场价的百分之三。法案还规定,纳税人必须亲自按月到属地申报,不得上网缴纳,其实,就是要提高炫富的经济、时间成本。
  
  法案一出,舆论大哗,人们在震惊之后,理性了起来。大数据统计,法案实施第一个月,社交网络上展示奢侈品的人数大幅下降。
  
  然而好景不长,从第二个月起,网上炫富又开始逐渐抬头。到第三个月,基本回到原来的水平,甚至有反超趋势。缴税的人每天排着长龙,税务署甚至要加班收税。
  
  老议员乔纳森是提出这项法案的人,他φ飧銎婀值南窒蟾械讲唤猓“炫富情况先降后升,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天,他去了税务署,准备混在人群中间看个究竟。
  
  税务署门前人头攒动,乔纳森仔细观察这些纳税人,男女老少都有。乔纳森暗自想:看他们的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啊!
  
  人们仔细填着申报单,乔纳森也领了一张,假装填写,他偷眼看身边的人,申报单上,填写的奢侈品单价令人咂舌:上万的包,十几万的首饰,几十万的豪车……
  
  即便是百分之三的税率,也要付很多钱。乔纳森却发现,过来缴税的人,个个都是兴高采烈。花了这么多税钱,怎么还这么高兴?大家出门前还要和税务署的招牌来个合影,究竟是什么情况?
  
  此时,一个缴完税的年轻小伙子,手举着完税凭证,哼着小曲,从乔纳森身边走过。
  
  乔纳森眼尖,看到凭证上写了:四十万美元名表展示费用。那税费就是一万二千美元!再看那小伙子,交了这么多钱,没有丝毫不高兴,反而兴高采烈的,乔纳森赶紧跟着小伙子走了出去。
  
  到了停车场,小伙子找到自己的车,乔纳森实在忍不住,走了过去,只见小伙子正用手机拍下刚才的缴费凭证,准备发到网上。
  
  “我冒昧问个问题可以吗?”乔纳森把小伙子吓了一跳,小伙子抬起头,问:“您有什么事?”
  
  “缴税的人为啥这么多?缴完税还要自拍?我比较好奇。”
  
  小伙子笑了:“这里现在收的是奢侈品展示税。”
  
  乔纳森装作第一次听到:“奢侈品?看来你们都很有钱!”
  
  小伙子摇摇头,说:“您想错了,哪会有这么多有钱人?绝大部分人买的都是冒牌货,买了不过是为了装样子。比如我,这表就是假的。我平时做生意,怕客户看不起我,就买个假的戴。”
  
  乔纳森追问道:“买了假货,为什么要按真货的价格上税?”
  
  “老先生,这您就不懂了,市场上假货泛滥,别人怎么才能相信你买的是真货?只要来这里上税,就算货是假的,不知情的人也会认为是真品。人们会想,‘买假货谁会来缴这么高的税?’所以,展示这张完税凭证,比展示奢侈品更露脸!现如今,这类大额完税凭证,成了最值得炫耀的奢侈品!”
  
  小伙子一番话,听得乔纳森目瞪口呆,他做梦也没想到,吹牛者竟然用缴税买来了虚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