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把兄弟

  1
  
  华洋公司总经理赵华洋自觉来日不多了。
  
  赵华洋自幼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再加上搞企业几十年疲于奔波,等到病倒时才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刚住院时,主治医生告诉他,只有在半年内做心脏移植手术才能解决问题。而今,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仍没有找到合适的供体心脏。
  
  这天,赵华洋找来自己的好朋友,也是华洋公司的法律顾问王律师。准备交待遗嘱。突然,主治医生孙大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赵经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找到合适你的心脏供体啦!”赵华洋努力克制自己的激动,问道:“怎么找到的?”孙大夫说:“我们收治了一个车祸患者,伤在头部,经抢救无效死亡。此人的心脏完好无损,各项指标都符合您的要求,我就动员家属把死者的心脏捐出来。当然,即使这样我们也要适当给一些补偿,所以我来征求你的意见。”赵华洋说:“钱不是问题!”
  
  两个月后,已经换心成功、准备出院的赵华洋来到孙大夫的办公室:“孙医生,我要出院了,我想知道是谁捐给我的心脏。”
  
  孙大夫告诉赵华洋说:“给你提供心脏的死者叫陈东,是水明县团结乡向阳村人,他是在当地遭遇的车祸,由于当地医院技术条件有限,才转院来省城救治,因为耽搁了时间,到这里后,已经来不及了。”
  
  孙大夫说完这些话,忽然发现赵华洋脸色苍白。他赶紧问:“老赵,你怎么啦?”
  
  过了好久,已经泪流满面的赵华洋才终于说出了一句话:“陈东,是我的拜把兄弟啊!”
  
  2
  
  上世纪七十年代,17岁的赵华洋在“知青下乡”的运动中来到了向阳村。赵华洋的房东姓乔,有个16岁的漂亮女儿叫乔芳。乔家本来住了三个知青,由于赵华洋的心脏不好,特别需要安静,所以另外两个人就陆续搬了出去。
  
  乔芳和赵华洋正值青春年华,两人不禁日久生情。不过,赵华洋始终不敢直面这份情感,因为他知道如果在农村结婚,那今后回城可就难了。
  
  两年后一些有门路的知青开始离开农村。他赶紧给父母写信,让他们想办法。父亲给他寄来了200元钱,让他拿着这笔钱去走后门。200元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半年的工资,在当时来说,可算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就在赵华洋收到这笔钱的第二天,向阳村发生了一件大事:向阳村有一个小伙子叫陈东,平时和赵华洋处得不错,陈东的父亲在赶车时马“毛”了,结果被摔成了双腿骨折。陈东和娘哭嚎着挨家挨户地借钱。赵华洋二话没说,把那200元钱一下子全拿出来了……
  
  陈东的父亲得救了,但是他家却一时半会儿拿不出这笔钱还给赵华洋。而赵华洋能说什么呢?面对满脸愧疚的陈东,赵华洋只能表现男子汉的仗义了:咱俩是好哥们,你爸爸就是我爸爸……”
  
  听了这话,满脸是泪的陈东拉起赵华洋就往村西的关帝庙跑。到了那里,他对赵华洋说:“赵大哥,我要和你拜把成兄弟!”拜把子,在当时的农村来说,只有可以换肝换心的好朋友才这样做。赵华洋理解陈东的心情,如果他拒绝,那就是瞧不起他们之间的友情,更可能被理解成陈东应该马上还他那200元钱。于是,赵华洋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和陈东一起跪在了关老爷的面前。陈东说:“从今天起,我和赵华洋拜把成兄弟!他爹就是我爹,他妈就是我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要有二心,做对不起兄弟的事儿,天打五雷轰!”赵华洋也认真地说:“自今日起,我和陈东结为兄弟。我为兄,东为弟。自此后,以心换心,心心相印!”说完,二人郑重地给关老爷磕了三个响头。
  
  和陈东结拜了兄弟,赵华洋也就不再惦记那200元钱了。所以,当别的知青都想办法和领导沟通时,赵华洋依旧是每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终于有一天,向阳村最后6个知青中又有5个人接到了返城通知。那天,乔家只有乔芳一人在家,在欢送完那几个知青后,乔芳问赵华洋:“华洋哥,你为什么不走呢?”满腹苦涩的赵华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是支吾了一句在当时来说最时髦的话:“我……我想……永远扎根在农村……”
  
  而乔芳则完全误解了赵华洋的话,她满脸羞涩地问:“是因为我吗?”赵华洋有些茫然地点了点头。或许是乔芳对这句话期待得太久,她情不自禁地扑到了赵华洋的怀里,他俩紧紧地拥抱着倒在了床上。两个年轻人,谁都没有拒绝青春的冲动……
  
  一个月后,知青可以无条件返城的文件来了。同时,赵华洋父亲的信也到了。父亲告诉他,已经给他搞到了一个安置指标,是一家相当不错的机关单位。离开这片劳作了快三年的土地回城参加工作,做一个安逸体面并且有前途的城里人一直是赵华洋的梦想。可是,如果自己现在回城,那乔芳该怎么办呢?把乔芳带到城里,父母会接受吗?赵华洋陷入了深深的苦恼、懊悔和自责中。
  
  这时候,陈东来了。他对赵华洋说:“大哥,你的心思我明白。你如果实在不想留在农村,就赶紧走吧,我会和乔芳说明白这件事情,保证不会让她去城里纠缠你的。”
  
  经受了几天的心灵折磨之后,赵华洋终于像逃兵一样,和乔芳不辞而别了。
  
  回城一个月后,赵华洋的工作落实了。他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给乔芳写了封信,表示一旦时机成熟,他将说服父母回村迎娶乔芳,可是不久信被退回来了。他又给陈东写信,想了解一下他走后乔芳的情况,可是给陈东的信也很快被退回来了。无奈,他只好给老村长写信,老村长倒是很快回信了。他告诉赵华洋:在你离开向阳村的第八天,陈东和乔芳结婚了。结婚之后,他俩去了在外地的陈东舅舅家,一直没有回来。
  
  我走后第八天陈东和乔芳就结婚了?这件事儿叫赵华洋百思不得其解并且异常愤怒!在赵华洋的心中,也许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陈东也喜欢乔芳,赵华洋走后,他迫不及待地娶了乔芳。乔芳可能考虑到自己已经失身,并且赵华洋不辞而别不可能再回来,也就勉强接受了陈东。
  
  赵华洋一声叹息,从此再没有给向阳村的任何人写过信。第二年,他听别的知青说,陈东和乔芳已经从外地回到了向阳村,他们还有了一个女儿。
  
  3
  
  赵华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他始终难以置信自己现在跳动的心脏竟是陈东的。他再次想起关帝庙里两人磕头的情景——“以心换心,心心相印”,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呢?
  
  办完出院手续回到家,赵华洋休息了几天之后,去了400公里外的向阳村。路变了,村子变了,人更变了。
  
  一番辗转,赵华洋终于见到了乔芳。岁月把一切恩怨都已经荡涤为尘埃。赵华洋说:“我听说陈东去世了,所以来看看你。”赵华洋此时还不想说他和陈东换心的事。
  
  乔芳说:“陈东不是遭遇的一般车祸,他是被开煤矿的辛老板故意撞死的!你要是想帮我,就想办法为陈东报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