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长卖鸭

  为实行全面剿灭劣五类水,推进五水共治,湖口镇副镇长林其冲担任起三甲到九塘段的河长。这天,二级河长九塘村书记张林森给他打来电话,说九塘村养鸭户上门闹事来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上段时间,为整治河道,林其冲对三甲到九塘两岸的污染源进行彻底整治。等他与张林森来到九塘村时,突然看到前面河道上,有人正在赶着上千只鸭子。赶鸭子的是九塘村村民,外号叫赖三,以前曾是养鸭专业户,因为效益差,转行已经五六年了,不知怎么回事,最近又养起了鸭子。林其冲叫张林森一了解,才知道赖三养鸭内幕。这个赖三,头脑活络得如上了润滑油,风闻到九塘河段要整治时,就动开了歪心思,借机养上一群鸭子,想等河道整治时稳敲一笔高额赔偿费。
  
  得知事情原由,林其冲带着张林森上门做赖三的思想工作,让赖三把这群鸭子处理掉,如果不想处理,村里将给他迁移到专门搞养殖的地段。费尽心机的赖三一分便宜没占到,怎肯罢休?这不,一大早将那群鸭子赶到张林森家门口,说什么既然河道不给养鸭,也不搞赔偿,他就把鸭子养在张林森门口。张林森知道赖三本性,一时束手无策,只好向林镇长求援来了。
  
  挂了电话,林其冲立马赶到张林森家。只见张林森家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上千只鸭子在他家门口“嘎嘎”叫着,附近村民围在那儿指指点点看热闹,赖三就蹲在张林森家门口,一副不给赔偿誓不罢休的样子。
  
  林其冲拨开人群,走到赖三跟前,拍着他的肩膀说:“我们不是给过你指定地点吗?”
  
  赖三两手往腰上一叉,撒开了泼:“你们说得轻巧,我养到那边去,还不得让人给偷光?领导一句话,苦了老百姓,你们拿走了我的饭碗,我今天就养在你们家讨饭,这总行了吧?”
  
  张林森朝林其冲投来无奈的目光,那意思很明白,赖三在他村本就是个出名的主,要是不给他点好处费,今天就别想把他打发走。
  
  林其冲略一沉吟,说:“好,那你养到我家去,这总行了吧?”
  
  镇长说把鸭子养到他家里去,本来叉着腰的赖三不由瞪圆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养到你家里去?”
  
  “没错,你跟我来!”说着,林其冲就在前面带路,让赖三把鸭子赶上来。
  
  赖三想,你这林镇长,怪不得名字叫林其冲,看来你做事也挺冲动的,竟然叫我把鸭子养到你家里去,这话你可是当着众多老百姓的面说的,你以为我不敢?好,我今天就往你家里赶,看你有什么招?
  
  要说天下的事有多稀奇,这场面就有多稀奇。林镇长在前面走,赖三在后面赶着鸭子跟。千来只鸭子大摇大摆跟到林其冲住的小区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林其冲来到一幢单元楼门口停下脚步,跟赖三说:“我家就住在这幢楼里,我想你天天来这儿养也费劲,这样吧,你干脆把鸭子全卖给我好了!”
  
  “那好,既然你林镇长开口了,那我也不要价,这鸭子市场价60元一只,这里有一千只,你一共给6万好了!”赖三得意地说。
  
  “好吧,你等着!”林其冲说着,上了楼。
  
  林其冲的夫人叫乔红,刚才听到楼下有吵闹声,她透过窗子一看,原来有人在赶鸭子,还没回过神来,却见丈夫林其冲进来向她要6万元钱买鸭子。
  
  当她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顿时如吃了苍蝇般难受,指着林其冲的鼻子责备道:“我说你赶紧把河长的职务辞了吧,钱一分捞不到,还要自己花6万去买人家的鸭子,这值吗?”“你快去银行取钱,现在不是值不值的问题,我不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还当什么河长!”
  
  林其冲一发火,乔红就不敢闹了,只好拿着银行卡到银行取钱。没多久,她就取来了6万元。林其冲将那6万交到赖三的手里,说:“这下行了吧?”
  
  赖三没想到林其冲真会买他的鸭子,只好拿过钱灰溜溜地走了。
  
  赖三一走,乔红可火了,指着那一千只鸭子说:“你把它们养在哪个地方?只有你这个傻瓜才会吃这种亏啊!五水共治、剿灭劣五类水是靠大家的,你义务巡河不说,还贴进去6万,天底下还有你这么傻的傻瓜吗?”
  
  林其冲眼一瞪:“别跟我簦愀液煤每醋牛胰フ腋鋈死矗”说着,回头就往菜场冲去。
  
  他很快就找到卖活禽的胡老板,胡老板见林其冲来,说:“林镇长,来买鸭子呀!来,我给你挑一只最好的!”
  
  “不,我今天是来卖鸭子,不是来买鸭子的!”说着,他就将自己家楼下有一千只鸭子急于处理的事跟他说了。胡老板跟着林其冲到了他家楼下一看,说:“卖给我行,30元钱一只,我已经很给你林镇长面子啦!”
  
  林其冲二话不说就定下来:“好吧,这儿一千只,你给我3万,马上把鸭子赶走!”
  
  “行,我先把鸭子赶走,回头我给你送3万来!”说着,胡老板赶着鸭子走了。
  
  回到楼上,乔红气得七窍生烟:“你可真会做生意啊,进价60,卖30,一转眼就亏了3万,你钱可真是多呀!”
  
  林其冲叹了一口气说:“这不是工作需要吗?我要不这样处理,这工作可怎么开展?”
  
  “好,我看你可真是个好河长,你以后没钱赔了,最好卖房去赔,到时让人家看看,你林镇长是如何流落街头的!……”
  
  乔红正数落着,门外传来敲门声,可能是胡老板送钱来了。林其冲打开门一看,站在门口的竟然是赖三!乔红火冒三丈,冲上去说:“怎么,你嫌60元一只鸭子还不够是吗?”
  
  赖三没理乔红,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林镇长,是我错了,你是个好镇长,我一直以为,你们当河长工资很高,还有外快捞,所以我就想狠狠地敲你一笔!可我没想到河长只是个义务工作,不拿国家一分钱工资,我真不该把鸭子卖给你,其实我这鸭子买过来才30元一只,现在我就按原价卖给你,这3万算是我退给你的!”说着,放下3万,飞也似的下了楼。
  
  看到赖三放在门口的3万,乔红一下子傻眼了。还没回过神来,胡老板又来了,站在门口亮着粗嗓门:“林镇长,我还真该死,不知道你为了搞五水共治帮人家处理这一千只鸭子,像你这么好的镇长,就不应该吃那么大的亏,来,我给你60元一只,这一千只鸭子,我不赚一分钱帮你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