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钱

  这天,我要回老家。走出车站时,天已经黑了,小县城人少,灯也不亮,感觉到处都是黑乎乎的。
  
  黑暗中,有个老人走了过来,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忽然伸过来一只碗,我知道是乞讨的人,忙在身上找了一块钱扔进碗里。“砰”的一声响过后,老人说:“谢谢!”我听出声音很熟,便仔细看了看他,这一看,才发现老人竟是老家的坤二伯,我问:“坤二伯,是您吗?”
  
  坤二伯也认出我了,他欣喜地说:“是小保呀,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明天是清明啊,我回来给爷爷挂纸。”
  
  我一边说着一边又看向坤二伯,只见他一身破烂,一只裤脚只有半截儿,衣服烂得跟拖把一样,左一块右一块,脚上的一双解放鞋也烂了,两个大脚趾都露了出来。看见老人这个样子,我心里非常不舒服,问道:“您怎么这样了?”坤二伯说:“儿子不孝,只有出来讨。”
  
  我说:“可您有四个儿子啊。”坤二伯摇摇头,说:“崽多不供爷,我几个儿子没有一个好。”
  
  其实我也听老家人说过,坤二伯几个儿子对父亲不好,不要说平时,就是逢年过节也不会给坤二伯一分钱,老人没钱用,时常出来乞讨。以前听了这话,我不大相信,今天亲眼见了,我信了。看来坤二伯几个儿子真的很不孝顺。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坤二伯见了,赶紧过去把碗伸到那人跟前,但那人不仅没给老人钱,还大声喝斥道:“滚开!”坤二伯像是受到了惊吓,赶紧走开了。
  
  我看着难受,急忙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来,并追上了坤二伯,把钱递给他。他摆了摆手,说:“我怎么好意思拿你这么多钱?”
  
  我说:“拿着吧,乡里乡亲的。”坤二伯伸手接了过去。之后,我便走了,但没走多远,坤二伯忽然追上了我,他把钱递还给我,说:“你看我这一身烂衣服,一个口袋都没有,这黑灯瞎火的,坏人又多,说不定会被人家抢了,你这钱还是明天给我吧。”
  
  我问:“我明天怎么见得到您?”坤二伯说:“你明天去给你爷爷挂纸,就能见到我。”他这样说了,我只好把那一百块钱拿回来,再塞回钱包。
  
  到家之后,我本想跟父H说说坤二伯,但后来说了些别的话,就把这事忘了。
  
  第二天,我和父亲去给爷爷挂纸,到了后,看见坤二伯四个儿子已经来了,他们在一座新坟前烧纸钱,烧了很多很多,大儿子一边烧,一边还说着:“多烧些钱给你,让你在那边变成有钱人。”二儿子接话说:“变成大富豪。”三儿子插话说:“变成亿万富翁。”小儿子接着说:“烧了这么多钱给你,你也要保佑我们发财。”
  
  光烧纸钱还不算,大儿子还烧了一幢纸扎的别墅,一边烧一边说:“到那边让你住别墅。”二儿子则烧了一辆纸扎的汽车,还说:“给你烧一辆奔驰,让你在那边住别墅、开奔驰。”三儿子和小儿子每人烧了一个纸印的美女,然后一起说:“给你烧两个小蜜,让你在那边过得风流快活。”
  
  来扫墓的人听了,跟他们说:“你们很孝顺嘛。”几个儿子说:“那是。”我却不停地左看右看,咦,坤二伯呢?他不是说,我今天来给爷爷挂纸的时候可以遇到他,怎么只看到了他的儿子们,没看到他?
  
  后来,我忍不住上前问他的儿子们:“你们父亲怎么还没来呢?”他们惊讶地问:“谁?你说谁没来?”
  
  我说:“坤二伯呀,他怎么还没来?”他们说:“小保呀,我们父亲半年前就过世了,这就是他的坟,我们是在给他烧纸钱呢。”
  
  我反驳道:“胡说,我昨天晚上还见到他了,那时他正在车站外面乞讨。”他们嘲讽我说:“你见鬼还差不多。”
  
  我急了,说:“真的,我还给了他一百块钱,但他后来又还给了我,说他身上衣服太烂了,没口袋放,又说外面坏人多,怕被人抢了,叫我今天给他。”坤二伯的儿子们听了,就说:“那你把那一百块钱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我赶紧拿出钱包,打开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因为我猛地发现钱包里有一张一百元的纸钱,也就是一百元的冥钞。坤二伯的儿子们也看见了,他们的脸倏地变白了。
  
  我赶紧蹲下身,把这张冥钞放在火上烧了。纸钱烧好,我转过身,却看见坤二伯的儿子们齐齐地跪在坟前,不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