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漾动的涟漪

  1
  
  多少次,我站在渐起的朔风里回望故乡的山川,心海深处依稀涌现的,总是那些熟稔的物象。
  
  水浮莲,于稀薄的秋凉里绽放在清冷的水面,却如一星灯火温暖着人们的希冀。那时的村庄,晨光熹微里,妇女们的捣衣声此起彼伏,惊得野鸭簌簌地从水草间扑棱而过。池塘后的湿地上,分布着五六个小水潭,大多是小叔的杰作。彼时,小叔身强力壮,几天的时间就挖出了水潭,然后又在祖母的指导下,引水入潭,撒上水浮莲的种苗,再在周围精心插上荆棘条,以防止家禽误入其间。种苗是江南的亲戚捎过来的,祖母将一部分送给了左邻右舍,各家遂如法炮制,这是皆大欢喜的事,因为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水浮莲是一种难得的猪菜,且侍弄起来十分方便。
  
  只是不知道,那一刻,在乡邻们感激的言语里,祖母的心湖是否会泛起过关于晦暗往日的涟漪。时光上溯到那特殊的岁月,饥饿的杀伤力往往令人不寒而栗。大队干部眼睛长在头顶上,集体分餐时屡次从中作梗。祖母干的是繁重的体力活,喝的是清汤寡水,这严重影响了她腹中胎儿的正常发育。而如此艰难地挺过水深火热的年代后,祖母却一笑泯恩仇。当自家的条件慢慢改善了,总不忘尽力去接济需要帮助的人。
  
  许多时候,有些善念就像一颗饱满的种子,无论以何种方式落地,总会在温润的土壤里悄然孕育和生长。小叔的世界是单纯而快乐的,他虽天生智障,但从不惹是生非。那年头,我家采猪菜的任务由他一手包办,寒来暑往里他任劳任怨,闲暇时还跟在祖母后面学会了照料母鸡孵蛋,那认真的劲头可谓像模像样。
  
  自从种上了水浮莲后,小叔就更忙碌了。施肥、补苗或灌水,除了料理自家的水潭,他还代管着邻居的水潭,每当发现潭中的种苗太稀疏时,他会毫不犹豫地从自家潭里捞出一些为其补上;隔壁的王奶奶手脚不灵活,他总是一并采回水浮莲后再帮她将其剁碎,在老人家啧啧的赞叹声里,小叔也越发地憨态可掬。
  
  其时,小叔的内心也有被刺痛的时候,某日一群家禽在多次闯入一个菜园觅食时,被怒气冲冲的主人扔出的石块砸得慌不择路,最后有数只未逃此劫,其中就有小叔亲手饲养的雏鸡。那段日子,阴郁的神色爬满小叔的脸庞,但心痛难抚的他终究没有为之失去理智。相反,小叔继续为乡邻做着他惯做的一切,仿佛任何事都没有发生。事实上,在一个智障者的心里,他并不知晓,这种行动应该称作以德报怨。
  
  岁月如水流淌,唯以清新之涟漪荡涤生活的污澜。恰如,那些绽放于秋凉里的水浮莲,实乃一些平凡之人卑微而伟大的人生写照。
  
  2
  
  “当一滴晶莹的露珠从叶片上悄然滑落的时候,我倏地就嗅到了阳光的味道。”这是我多年前写下的句子。此刻,记忆里那片温暖人心的阳光愈发明媚,却多半挟裹着沧桑尘世里莫可言状的喧嚣,以及时光里的点点斑驳。
  
  繁华落幕,烟火皆已零落成泥。万物无言,能否用我微弱的余温为一丝希冀取暖?现在想来,我最初奔波于这个三县交界处的弹丸之地,除了迫于生计的无奈,亦何尝不是为了秉持内心那份最纯粹的坚守,安放一颗宁静透亮的心,扎根教育的沃土,而让文学之绿意摇曳于现实的枝丫,俨如一支青竹。并且,至今未曾为此随意改变或动摇过,纵使我一度在迷惘中找不到梦想的入口。
  
  直到某一天,我无意间走近那个老者,走近他那折射着岁月阴霾与华光的过往。秋日的午后,我踽踽独行于山间溪边小径。斜阳落山之际,我推开了老者的柴扉。这里院落不大,仅两间青砖瓦房,那一道由木桩围成的篱笆墙煞有几分岁月累积的质感。
  
  苍茫暮色里,我看到老者正戴着老花镜,手持镌刻的刀具,半蹲着身子全神贯注地雕刻着一尊初具形态的石佛。其身周围,簇拥着众多栩栩如生的石刻作品,大多是已打磨成形的佛像、神兽之类,另有一些体积庞大的石碑。我逐个欣赏着这些或形象活灵活现,或文字沉雄苍劲的工艺品,没有鲁莽地去打扰老者的精心创作。那一刻,耳畔响着潺潺的水流声,空气中有青草和石粉混合的馨香在缓缓升腾。
  
  老者稍事憩歇,寒暄之后,好客的他给我沏了一杯热茶,然后打开了记忆的闸门。老人年轻的时候,颇有美术天赋,17岁那年被大队举荐上省里的美术学院。但就在全家杀鸡宰羊,送他即赴行程的当口,却被告知,这个宝贵的机会已另有更合适的人选。得此消息,他欲哭无泪,却患下了至今难以治愈的眼疾。“或许,您一直对那段痛苦的往昔怀有怨恨之心吧?”冒昧追问之下,老者晃了晃手里的刀具,示意我且听他慢慢道来。“世态炎凉,但天无绝人之路。虽上不成大学,但我后来也不曾荒废自己的兴趣爱好,就凭这把刻刀,不仅发家致富,还收获了一辈子的快活。而且这些年,我陆续收了一些慕名而来的徒弟。可喜的是,他们因由我的启蒙教育,有的正迈入更高等的学府深造,有的业已功成名就。其实,人生亦如石艺,关键得靠自己去潜心雕琢。”我悉心聆听,并不时颔首认同。
  
  歇息片刻后,老人继续掌灯工作。我独自品茗,却陷入了无尽的沉思。此时,月光如水倾泻,醇味独特无穷,树影婆娑间,我不禁抬头望了望远处的葱翠青山,甚X眼前流淌的时光已然趋于深邃与厚重。那一刻,我蓦然了悟:唯有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安宁与强大,才能从容咀嚼生活里的苦辣辛酸,笑傲那些成王与败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