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味一冬

  入冬后,开春前,是相见挖藕的好时节。
  
  江南之地,三步一池,五步一塘。乡里人家,屋前屋后有水池的,都习惯在里头种点荷花,无须费心照料,还能贴补家用。入了冬,更是挖莲藕的高峰期。
  
  其实,莲藕早就长成了。但在夏日里,主人家都舍不得挖,继续让莲藕长着;到了秋天,忙着秋收,也没那闲工夫。入冬,进入冬闲,于是总算能腾出手来了。
  
  挖莲藕,看着美,实则极苦。
  
  那年头,可没啥水下保暖的装备。要下水,还不能穿多。捋起袖子,卷起裤腿,寒风中瑟瑟发抖着,就下到了水里。大半身浸泡在冬日里的冰水中,牙齿直打战,一把挖莲藕用的铲子,便是全部的工具。
  
  可光是有下水的勇气,也还是不够的。挖莲藕,除了勇气,还需要耐心。水很冷,让人巴不得下一秒就能上岸,可偏偏还不能急,得细细挖,慢慢挖。否则,莲藕破了皮,或者断了,卖相不好,大半个冬天的辛苦可就打了折扣。
  
  挖的人不轻松,洗的人同样不容易。
  
  洗莲藕,看似是轻松活儿,可没经历过的人,断不知其中的琐碎。把莲藕挖出来,只能算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则在于清洗的功夫。洗得不干净,自然卖得不好;要干干净净,把泥巴洗净,但又不能用力,否则洗破外皮,第二天莲藕就发黑了。
  
  所以每年的冬天,挖藕这事儿,真是令人又爱又恨。
  
  而之所以挑在入冬后到开春这段时间集中挖莲藕,还有一个原因。乡里人家,但凡有喜事,总习惯在冬日里操办。过年前后,人闲,好日子也多,利于喜事。办喜事的人家,桌上少不了的,就是一大盘莲藕。
  
  困苦的日子里,藕是希望,也是折磨。但因为有了藕,在冬日的寒风里,酝酿着来年的希望,也未尝不是激励人心的美事。  

关键环节

  宋三没读过几年书,大字识不了几个,靠着早些年投机倒把积累下来不少财富,在村里也算有一号,后来还当上了村主任。
  
  这天,村里的老支书突发疾病离世了。一听说这个消息,宋三偷偷乐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没了支书,以后村里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他心里这么想,脸上可没敢带出来,而是装出了一副悲哀的样子。为了树立起形象,宋三当即请示乡里,打算为老支书举办追悼会。老支书生前深受百姓爱戴,乡里领导对他评价很高,也正有此意,就同意了。
  
  追悼会的日子很快就确定下来,该由谁来主持呢?宋三当仁不让地说:“追悼会由我主持最合适,一来我是村主任,对老支书最了解;二来我对老支书感情最深。”
  
  乡领导听了,说:“你小子这是逞能哩!追悼会可不比其他会,胡乱喷几句也没啥,这要是念白字出了丑,可得留一辈子的笑柄。”
  
  宋三说:“放心吧领导,我这些年没少学习呢!这难不住我。”
  
  乡领导禁不住宋三再三央求,就同意了。榱艘苑劳蛞唬斓及才湃诵戳俗返炕岬闹鞒执剩盟稳孪榷嗄罴副椋煜な煜ぁ
  
  一切准备妥当后,追悼会的日子到了。乡里和其他村来了不少干部,村里各家各户更是几乎都到齐了。宋三清了清嗓子,拿起了主持的话筒。
  
  还别说,宋三还真有几分小聪明,把主持词背了个八九不离十。最后,到了“集体默哀”环节,宋三突然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环节该叫什么了。可关键时候也不能掉链子,他仅仅停了一秒钟,就朗声喊道:“下面,集体‘难受’三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