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得官等

  大词人柳永的哥哥柳三复,考中进士后,几年都选不上官。当时参知政事丁谓正如日中天,柳三复便想走他的门路,可又苦于无人引荐。他听说丁谓喜欢踢球,就天天守在丁谓家球场的墙外。终于有一天,丁谓踢的球飞出了墙外,柳三复赶紧拾了球,抱着进去还丁谓。见到丁谓后,他把手中的球抛在空中,一面跪拜,一面用肩、背、头顶球,球一直没有落地。最后,他靠这个绝技打动了丁谓,迅速登上政坛。
  
  不“俗”的倪瓒
  
  元末大画家倪瓒为人正直,军阀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听闻倪瓒的才名,便带着金银绢帛去请他作画。
  
  谁知倪瓒非常生气,说:“倪瓒不能为侯门画画。”并撕绢退钱,张士信被倪瓒搞得很没有面子。
  
  岂料冤家路窄,有一天,倪瓒泛舟太湖,不巧正好撞见了张士信,张士信便派人把倪瓒痛打了一顿,倪瓒挨打之时,一声未发。后来旁人问他缘故,倪瓒说:“一出声便俗!”
  
  脸皮厚
  
  唐朝有个书生买了卷诗集,看里面诗歌不错,便冒名自称作者。这天,他来到蕲州拜见刺史李播,呈上诗集。李播翻了翻,问道:“这是尊作?”书生点头称是。
  
  李播一拍桌子,说:“大胆,你怎敢把我的诗窃为己有?”
  
  书生一听呆住了,赶紧道歉:“小人不敢冒犯,望大人恕罪!”见李播没再发火,他就厚着脸皮说:“大人著作等身,能不能把这诗集让给我,也好让我成名?”
  
  李播不置可否,又问了书生以后的打算。书生松了口气,又开始吹起牛来:“实不相瞒,小人要去江陵见表叔卢尚书。”
  
  李播听罢,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卢尚书也是我表叔,我怎么从不认识你?”
  
  书生大窘,只好继续厚着脸皮说:“那大人索性把表叔也送给我吧!”
  
  行侠与行骗
  
  唐朝任侠的风气很盛,人们也喜欢急公好义。可后来世风日下,侠义竟然成了一种骗术,诗人张祜就上过当。
  
  一天半夜,有个人提着个血皮囊来拜访张祜,说自己复仇十年,终于把仇人杀了,皮囊里就是仇人的人^。
  
  张祜听罢,敬佩不已,那人还说:“我还有恩没报,能先借我十万钱吗?”张祜毫不犹豫就借给他了,那人把皮囊放下出了门,再也没有回来。张祜打开皮囊一看,原来是一个猪头,这才知道受骗了。
  
  晋明帝惊闻家史
  
  东晋初年,王导和温峤一起谒见晋明帝司马绍,司马绍问温峤前代统一天下的原因是什么。王导插话说:“温峤年轻,还不熟悉这一段事,请允许臣为陛下说明。”然后王导就把司马懿如何骗取曹爽信任,转手杀掉曹爽全家和拥护曹魏政权大臣的往事一一道来,又说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典故。司马绍听后,羞得掩面伏在床上,说:“如果像您说的那样,晋朝天下又怎能长久呢!”
  
  “纪大烟袋”找烟锅
  
  纪晓岚烟瘾极大,一顿要抽掉半两烟丝,人称“纪大烟袋”。由于换烟丝太麻烦,他便定制了一个超大的旱烟锅。每日上朝的时候,他烟锅里装的烟,可以从家里吸到午门。有一次,这个大烟锅被窃,家丁惊恐,怕主人怪罪下来担当不起。可等他把这件事告诉纪晓岚后,纪晓岚却笑了笑,说:“我的烟锅太大了,没人抽得了。你们拿两吊钱到琉璃厂旧货摊,保准能找来。”果不其然,家丁去琉璃厂找到了这只大烟锅。  

源泉客栈

  明朝嘉靖年间,庐州城里有家“源泉客栈”,老板名叫梁家柱。这年是大比之年,一时间,源泉客栈里住满了从全省各地赶来的书生。
  
  这天傍晚,在外面办完事情的梁家柱,急匆匆地往客栈赶去。经过一条小巷子时,他忽然听见了一阵呼救声,便急忙循声奔了过去。
  
  来到近前,梁家柱@才发现,原来几个混混正在抢劫一个书生,而那个书生他认识──名叫夏山来,因为赶考,已在源泉客栈里住了半个多月。
  
  梁家柱连忙大喝了一声,挥起拳头冲上前去,赶跑了那几个混混。事后得知,夏山来傍晚外出散步,不想遇上了那几个混混。
  
  日子很快过去了一个多月,放榜的日子到了,夏山来名落孙山。书生们陆续离开了源泉客栈,这天,夏山来跟梁家柱话别后,骑上马踏上了归程。梁家柱让一个伙计去收拾夏山来住过的房间,不一会儿,那伙计捧着一只小木匣,来到了梁家柱的面前,说那是他在收拾房间时发现的。显然,它是被夏山来遗落的。
  
  梁家柱接过那只小木匣,把它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在他看来,夏山来发现自己遗落了小木匣之后,肯定很快就会回到客栈里找寻,到那时,把它交还给夏山来,便算是物归原主了。不料,等了整整一天,也没能等来夏山来,梁家柱不禁暗自感叹:夏山来这小伙子,真是太粗心了!
  
  又一连等了三天,还是没能等来夏山来,梁家柱知道,夏山来暂时是等不来了。无奈之下,他只得暂时把那只小木匣放入自己的一个柜子里。不料,就在柜子的门刚刚打开时,他一时失手,那只小木匣竟然掉落在地面上,匣盖被摔裂了,里面躺着一张面额为五百两的银票。
  
  日子慢慢过去了三年,又到了大比之年,源泉客栈里又陆续住进了许多赶考的书生。梁家柱每天都站在客栈的大门口等,可一直等到大比的那天,也没能见着夏山来的身影。梁家柱急了,于是没日没夜地在其他客栈里寻找起来。可谁知,找遍了庐州城里所有的客栈,也没能找到夏山来。
  
  梁家柱更焦急了──五百两银票,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他有心去夏山来的家中送还银票,可他只听夏山来说过,夏家住在皖南,可夏山来却并没告诉过他夏家具体的位置,山高路远,该去哪里寻找夏家?他只得作罢。
  
  半年后的一天,梁家柱外出归来,在自己的房间里转起了圈,显得很是焦躁不安。转了一炷香的工夫后,他跺了跺脚,下了决心似的从柜子里拿出了那个小木匣,取出了那张银票,口中喃喃道:“山来老弟,我要用这五百两银子去做生意了,如果生意亏了,就算我借了你五百两银子,我一定会如数归还;如果赚了,那么便算是咱俩合伙做了生意,五五分成,等下回我见到你时,本、利一并付清!”
  
  原来最近,梁家柱无意中遇上了一桩好买卖,赚头不小,于是便动起了做生意的念头。那桩买卖需要一千两银子的本钱,可梁家柱的手头只有五百两银子,于是,万般无奈之下,他打算动用夏山来的那五百两银票……
  
  不久后,那桩买卖做成了,梁家柱赚到了不少银子。从此之后,他一发而不可收,生意越做越大,银子也越赚越多,五年之后,他成了庐州城里赫赫有名的富商。而那家“源泉客栈”则一直开着,但遗憾的是,他一直没能再次见着夏山来。
  
  这年二月,梁家柱觉得实在不能再傻等下去了,于是,他携带着大量的银票,与众多的伙计一道,来到了皖南。皖南有十多个县,梁家柱在每座县城的繁华地段,都购买了一块地皮,然后各建了一座客栈。每座客栈的大门之上,都悬挂着一块招牌,招牌上无一例外,全都镌刻着“源泉客栈”四个大字。而在那四个大字的下面,都还镌刻着这样一行字:庐州源泉客栈之分栈。
  
  梁家柱为何如此而为呢?原来,他是这样打算的:既然我不知道夏家住皖南的哪个县,更不知道夏家的详细住址,那么,我只得在皖南一带的每座县城里,都开一家“源泉客栈”,以期望将来的某一天,夏山来能够发现其中的一家客栈,从而想起往事,走进客栈,向客栈里的掌柜、伙计们打听我的近况,这样一来,我便算是找到他了……
  
  从此,梁家柱每隔一些日子,便会放下生意上的事情,赶到皖南,在每家“源泉客栈”里各住上几日,等待夏山来的出现。当然,他早就向掌柜、伙计们详细描述过夏山来的长相。
  
  这年四月的一天,梁家柱来到了泾县县城,住进了“源泉客栈”。吃过午饭,他刚想歇息一下,忽然听见一位伙计在客栈大门外大声嚷嚷着:“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去、去、去,赶快离开这里!”梁家柱觉得那位伙计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于是便把那位伙计叫进了客栈里,询问情况。
  
  那伙计大大咧咧地禀告说,刚才,一个乞丐站在客栈的大门前,一边抬头望着那块招牌,一边不停地抹眼泪,久久不肯离去。他担心那乞丐会影响客栈的生意,于是大声嚷嚷了起来,驱赶那个乞丐。
  
  梁家柱板起脸,狠狠地训斥了那伙计几句,然后让他拿一盘食物,送给那个乞丐。那伙计端着盘子刚要出门,梁家柱忽然叫住了他,问那个乞丐的长相。伙计说:“东家,那乞丐一脸的污垢,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面。不过,从他不停地抹眼泪一事来看,那块招牌,似乎很是让他伤感。”
  
  梁家柱听了这话,急忙一把接过伙计手中的盘子,大步流星地出了客栈,可大门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乞丐的身影。梁家柱正在着急,那伙计忽然一指:“就是他,他就是刚才那个乞丐!”
  
  梁家柱顺着伙计手指的方向一望,只见前面不远处,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手里捧着一只饭碗,正步履蹒跚地走着。他连忙飞奔过去,拦在了那个乞丐的面前。
  
  仔细一辨认那个乞丐的面目,梁家柱手中的盘子忽然“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只见他颤抖着手,双泪直流:“山来老弟,原来是你呀!你咋成了这副模样?算一算,咱俩可整整十年没见着面了哇!”那乞丐手中的碗顿时也落到了地上:“梁老兄,你咋来到了泾县?”原来,那乞丐正是夏山来。
  
  抱头痛哭了一场之后,梁家柱拉着夏山来的手,进了客栈。夏山来说,他家原本是富庶之家,因此十年前去庐州城赶考时,他携带了不少的银票。落榜之后,他赶回泾县,回到了家中,不想他的父亲重病过世,作为家中独子的他,不得不接手了家中所有的生意。由于年轻气盛、毫无经验,生意年年亏本,三年前,他家的家产被败得一干二净……
  
  听完夏山来的一番话,梁家柱不禁又是一阵难过。他将一只算盘往桌子上一放,大声道:“山来老弟,今天幸亏咱俩得以相见,否则不知何日,我才能将属于你的银子交还给你呢。今天,咱俩就把银子给分了吧!”夏山来一头雾水:“分银子?分啥银子?”梁家柱连忙把自己当初拿夏山来的五百两银票当本钱做起了生意一事,详详细细地叙说了一遍。夏山来大吃了一惊:“梁老兄,那五百两银票是我故意‘遗落’在客栈里,以答谢你那天傍晚的相救之恩的,我哪能分你的银子呢?”梁家柱却道:“山来老弟,所谓相救之恩其实只是举手之劳,哪里用得着感谢?属于你的银子我必须分给你!”
  
  说着,梁家柱“噼里啪啦”地拨打起了算盘……最后,梁家柱算了出来,夏山来应该分得银子五万八千六百两。夏家因此东山再起……

恩仇必报

  1。生死城门
  
  东汉末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是各地势力中实力最雄厚的。他所驻扎的许城因为汉帝居住,也就成了当时的都城,戒备十分森严。曹操下令,凡是出入城池的人,都要严格检查,谨防奸细。
  
  这一日,一辆马车急匆匆地来到城门前,想要出城。守城的兵士要求出示路条,赶车的男子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哀求守城兵士:“我母亲忽然病重,哥哥出远门不在家,城内医生皆不能治。我听说有神医正在城外给村民治病,我要出城去找神医诊治。开路条的衙门今日不知何故没有开门,事出紧急,请官爷们通融一下吧。”
  
  守门的队长满身酒气,看起来十分强悍。他大声说:“我受主公之命把守城门,没有路条者一律不准进出!”
  
  那书生急得不行,大声道:“人命关天,你怎可如此铁石心肠!”队长大怒:“军令大如天,再敢唆,老子先把你关上几天再说!”
  
  书生不管不顾,驾着马车就想往外冲,那队长眉毛倒竖,拔出刀来一刀就砍在了马车车棚上。这时,车棚里传出一个老妇人虚弱的惊叫声,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咳嗽声。
  
  书生急得翻身下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周围的百姓纷纷发出惊呼声,那时的读书人是很清高的,除非见大夫、公卿,并不轻易行跪拜之礼。可见这书生的确万分焦急。有胆子大的百姓就在一旁帮腔:“军爷,您就行行好,行善积德吧。”
  
  队长却不为所动,高举大刀大喝道,只要那书生敢闯,他就手起刀落,绝不留情。突然,一个百姓高声喊道:“这位先生,我有路l,我去帮你请神医来!”说完,他递上自己的路条,队长核验无误后,放他出去了。
  
  而那书生依旧呆呆地跪在地上,不言不语。车里的咳嗽声断断续续,越来越微弱。这时,有两辆华丽的马车在城门前停了下来,从马车上分别下来两个公子,一个二十来岁,一个十六七岁,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两人都十分惊讶。那队长看见两人,忙收刀上前施礼。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分别是二公子曹丕和四公子曹植。
  
  曹丕兄弟问清原委后,对视了一眼。这个队长他们是认识的,原是曹操的贴身护卫,曹操上回出去打仗,中了敌人的埋伏,危急时刻,这个护卫拼命保护曹操,受了重伤。曹操感念他的功劳,又知道他的伤会致残,无法再上战场,就让他做了城门的守门队长。此时他满身酒气,正是因为昨晚庆功宴上曹操亲自敬酒,他连喝了十大碗。当时曹操拉着他的衣袖,每指一道伤疤,就命众人陪饮一碗。这固然是曹操的用人之道,但也说明曹操对他的欣赏。
  
  见此情景,曹植忍不住想说话,旁边一个年轻的随从拉了拉他的衣袖,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这个随从正是大才子杨修,他告诉曹植,不可为无谓之人破坏曹操的军令。曹植愣了一下,低头默然不语,递上自己的路条,准备出城。
  
  曹丕看了看那个跪在地上的书生,心中不忍,客气地对那队长说:“队长,事当从权,可否仔细检查一下车辆,让他先出去呢?毕竟是条人命。我听说,今日关防衙门因为主事忽然生病,新主事明日才能到位,因此凡是今天急着开路条的都拿不到,我们这也是拿着昨天开出来的路条才过来的。”
  
  那队长却丝毫不肯通融:“二公子不必多说,主公将令,在下不敢徇私。请二公子、四公子自便吧。”
  
  曹丕被顶得哑口无言,看了看那书生,还要再说话,曹植拉拉他的袖子说:“二哥,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除了父亲,谁的话也不听。”
  
  曹丕想了想说:“今日出城也没什么急事,要不我回去一趟,向父亲要张手令吧。”说完,他转身驾车而去。
  
  过了一会儿,那个出城的百姓火急火燎地跑回来了,满头大汗地对书生说:“先生,真是抱歉了,那神医正在给村民看病,走不开,我跟他说这边出不了城,他说,城里医生众多,何病不可治?城外村中瘟疫横行,却没有医生,他不能抛下那边的众人来救这边的一人。我恳求再三,他才答应料理完那几个病人,就赶过来。”
  
  那书生呆呆地听着,脸色铁青,依然不说话。众人见此情景,都无可奈何地叹着气,却不忍离去,继续站在旁边围观。
  
  又过了好一会儿,远远地见一个老者骑着驴匆匆赶过来,到了城门口,跳下了驴背。
  
  那队长一伸手:“路条呢?”老者摇摇头说:“我没有路条,我是来给人看病的。”
  
  书生猛地抬起头来,失声叫道:“先生可是神医华佗?快救救我母亲!”
  
  华佗点点头,看着队长说:“可否容我进城诊治?”
  
  队长摇摇头说:“你没有路条,不能进城;他没有路条,不能出城。军令如山,绝不可违。二公子帮他要来路条,自然允许他出城。”
  
  围观群众议论纷纷,觉得这队长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这时,曹植忍不住上前一步,杨修一把拉住他:“公子……”曹植看了他一眼,还是上前说道:“队长,这城门洞长十四步,两边有人把守。中间之处,既非城内,也非城外,何不就让他们在那七步相交之处会合诊治?马车未出城,医者也未进城,并不违反主公的军令。”

梦想的道路荆棘满布

  传说,遥远的东方有一座山,山里藏着金子。太阳升起的时候,它会和太阳一起射出熠熠光芒。它的光亮吸引了众多有梦想和追求的人,尤其是做着发财梦的有志者。
  
  有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一心想到东方的那座山里去取回金子。虽然书生平凡而贫困,但他不甘心这么过一辈子,他要用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他要让所有人都成为自己的崇拜者。
  
  背着干粮,书生上路了。饿了,啃口馒头;渴了,喝口泉水;困了,靠在树旁打会儿盹儿。即便走得很辛苦,可他心里充满了阳光——那块与日月同辉的金子强烈地占据在他的心灵深处。
  
  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一座山的脚下。他知道这还不是自己的目的地,因为山里没有耀眼的光亮。他必须翻过它,才能继续向前。这座山很险,也没有山路。书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翻过去。
  
  三天过去了,书生仍徘徊在山脚下。干粮也快吃光了,只能靠山泉充饥。无奈之中,他决定暂时放弃这次寻宝之旅。他沿原路返回时,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书生说明自己的经历后,老人说:“看来你还是缺乏毅力,为什么不下决心翻过那座险山?或者绕道重新选择一条路?”
  
  老人的话,启发了书生。他又上路了,这次他选择了绕道前行。四天后,他又来到一座山跟前。凭直觉书生知道这山还不是自己的目标,因为同样没有光亮射出。正待翻山时,他突然发现一个口袋。打开一看,吃惊不已:原来是一袋金条。他背起金条,立即踏上返回之路。
  
  途中,书生又遇见那位老人。听书生道明经历后,老人直摇头:“你还没有抵达目的地,为什么就回来呢?”书生不解地回答:“我去东方是为了寻宝,现在我已找到一大袋金条,已实现了目标,为什么就不能回来?”老人叹道:“看来你只能拥有这么几根金条!”
  
  能被失败阻止的追求是一种软弱的追求,它暴露了力量的有限;能被成功阻止的追求是一种浅薄的追求,它证明了目标的有限。
  
  完善自我,重启那些被阻止的追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