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借据

  这年,陈宇和妻子双双下岗,他的儿子刚考上大学。这不,眼瞅开学在即,儿子的学费却成了问题,夫妇俩都急得团团转。
  
  陈宇决定把乡下的祖屋卖了,先筹点钱再说。这天,他约好买主,一同乘车去了乡下。
  
  他家的祖屋坐落在边桥镇陈家寨,这里南边临河,北边靠山,是一块风水宝地。买主正看中了这一点,想拆掉老屋,建一座乡下别墅。
  
  推开尘封的大门,他的心情特别难过,想父亲临终时,曾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好好守住祖宗的家业,如今他却将唯一的祖屋卖出,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愧疚、自责、失望……一股脑儿涌上心头。
  
  等买主付过款,他将房契和钥匙给了买主,然后带着屋里仅有的家具——一套爷爷留下的老式衣柜,驱车回城去了。
  
  到家后,他把衣柜反复擦拭了几遍,心中充满了失落。突然,他发现柜子的夹缝处藏着什么东西,连忙取出来,发现是一张发黄的宣纸,上面用毛笔写着:
  
  今因内人产后失血过多,急需药物救治,特向陈家寨陈良汉大哥借来银元十块,日后定当双倍奉还。三十九连连长王啸天
  
  旁边王啸天的印章,还画有一顶镶有五角星的八角帽。陈宇看了,眼睛瞪得老圆,他连忙叫老婆过来看,她也惊讶不已。
  
  原来陈良汉正是陈宇的爷爷,难怪两口子会这样惊奇。老婆眼中陡然一亮,轻声说:“宇哥,听说红军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好队伍,要是这个王连长还在世的话……”
  
  老婆是出了名的吝啬鬼,陈宇明白她的意思,连忙摇头说:“这不行吧,红军的恩情比海深,爷爷到死都不提这事,我们怎么好意思叫人家还钱呢?”
  
  “真是个死脑筋!”老婆用手指戳了他一下,“这可是二十块大洋啊。要是加上利息,折合当今物价,怎么都有几千元吧?”
  
  “这……这个……”陈宇怕挨老婆骂,不敢往下说。他知道老婆虽势利,但很顾家。他不再争辩,只好硬着头皮试着找一下老红军,一是孩子的学费问题迫在眉睫,二是他对这事好奇,想弄清楚来龙去脉。
  
  几天后,他陆续在一些网站、报纸上登出寻找王连长的启事。可一个多月过去了,他没得到半点消息,渐渐也就忘了。
  
  这天,他刚从职介所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就被老婆数落了一顿,心里沮丧极了。突然,门外传来几声喇叭声,接着又响起“咚咚”的敲门声,他无精打采地开了门,还以为是谁在和自己开玩笑。
  
  他打开门,却是一位西装革履的老人拄着拐杖站立在门口,后面跟着几个高大的年轻人,很是气派。老人声音略显颤抖地问:“请……请问你可是陈良汉老伯的孙子?”
  
  “是的!”陈宇有点奇怪,“请问您老是……”
  
  老人额上的皱纹舒展了一些,微笑着说:“我就是你要找的王连长的儿子啊!”
  
  “啊……”陈宇失声叫了出来,“您老快请进来坐!”说完,连忙吩咐老婆去倒茶水。
  
  “家父十年前谢世了,所以不能亲自来了。”老人坐下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叹了口气,“想不到你家竟这样寒酸!”
  
  “陈大伯是我们家的恩人,要没有他,我也不能活下来。”老人无限感慨。
  
  “这件事到底是怎样的,我很想知道!”陈宇好奇地问。
  
  “你既然想知道,我应该告诉你。”老人尽量想象着那个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