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厅长

  刘庄是远近闻名的大村,全村有5000多口人。45岁的老沈就住在这个村子里。
  
  老沈为人精明圆滑,非常势利,爱占小便宜,名声很不好。
  
  平时,他总是独来独往,几乎连到他家串门儿的都没有。他更没有什么朋友,仅有的几个,也是他为占点小便宜硬贴人家的。
  
  他也经常参加朋友聚会。不管是人家请他,还是他请别人,每次开始喝酒,他都大声喊着由自己买单,然后就在酒桌上吹嘘,说自己岳父的表弟,还有岳母的娘家侄儿是县长、市长等等。
  
  尽管朋友们早就知道,从老沈嘴里很难掏出一句实话来,但这样的“自我介绍”确实也起作用。
  
  老沈的舅舅、姑姑之类的亲戚,大家大都认识,但他端出的和他老丈人、丈母娘有连线的亲戚,连村干部都不知道,摸不准是真是假,也不好意思刨根问底。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最保险,免得给自己招来无妄之灾。慢慢的,老沈的身价无形中就自动升高了。
  
  至于买单,别管老沈喊自己买单喊得多欢,然而,每当酒喝到八成,他总是酩酊大醉,说话都捋不过弯儿,必须马上到洗手间解决问题,而一到洗手间门口就瘫坐在地,然后就打起呼噜,这还怎么去买单呢?最后都是朋友们去收银台结账。
  
  事后,老沈还在老婆面前吹嘘:“花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怎么样,咱聪明吧?”老婆每次都美滋滋地赏他几个粉拳。
  
  其实,酒友们早就熟知了老沈的这套把戏,人人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不过,碍于乡里乡亲的情面,也碍于他背后的“市长”,不好意思撵他罢了。
  
  这天,朋友小董聚会喝酒,老沈得知后又及时赶到,而且还带着老婆。
  
  小董和老沈同村,但因为村子很大,而彼此的家相隔很远,以前并不熟悉,还是近些日子在酒局上相识并成为朋友的。
  
  老沈刚落座,就听小董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同学杨厅长。今天被我请来,和大家认识认识。”
  
  老沈这才注意到,酒桌上除了他几个熟悉的朋友和村干部,又多了一个陌生人。此人三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皮肤白皙,西装革履,一表人才,往那一坐,不怒自威,很有领导气派。大家坐定后,杨厅长还特别递给老沈一支烟,把老沈美得都找不着北了。
  
  他悄悄问小董:“这位杨厅长是啥厅长?都管啥呀?”
  
  “厅长就是厅长呗。”小董一边斟酒一边说,“不管是谁,都得听他的。大家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杨厅长保证有求必应!”
  
  大家纷纷站起来,对杨厅长表示欢迎。
  
  正在气氛最活跃的时候,老沈老婆忽然悄悄站起来,扯了老沈一下,老沈会意,就跟着老婆到了一个僻静处。
  
  老婆压低声音说:“你不是天天惦记着批宅基地的事吗?”
  
  “你咋突然想起这个来?”老沈心不在焉地朝酒桌那边张望。
  
  “我看你就惦记着喝酒呢。”老婆朝酒桌上一努嘴,“菩萨就在眼前,你都不知道咋敬。”
  
  “你是说那位厅长啊?”老沈如梦方醒,“你说咋办?”
  
  “平日里想烧香也找不到庙门儿,今天还不抓住机会——这顿酒局,你赶快张罗买单,不要让别人抢先。”老婆显得老谋深算。
  
  老沈一拍脑门:“还是老婆想得周全!不过,头一次见面,怕是有点冒失吧?”
  
  “一回生,二回熟。没有第一回哪来的第二回?”老婆把一沓钱塞给老沈,说:“我在这不方便,去外面等你,你就好好招待这位厅长吧。”
  
  老婆走了,老沈回到酒桌,大手一扬招呼服务员:“你们这有啥好酒好菜尽管上,今儿我买单!”
  
  很快,山珍海味摆了一大桌子。老沈生怕别人加塞,抢在他前头,酒还没开始喝,他就站起来要去服务台结账。
  
  杨厅长赶忙站起来,用手拦住老沈:“不!老兄,哪能让您买单呢?”
  
  “厅长啊!”老沈笑容可掬地说,“今天我们应该尽地主之谊嘛!”
  
  小董见此情形站起来说:“几个兄弟在这,咋能让哥哥花钱?还是我去买单。”
  
  老沈拦住小董:“就让哥哥花一次吧,不然哥哥喝酒也喝不踏实……”老沈一激动,简直都要哭了。小董没办法,只得答应让老沈结账。
  
  结完账,老沈显得硬气了,他把一个酒友挤开,坐到杨厅长身边,一个劲地给杨厅长劝酒。杨厅长很豪爽,吃肉喝酒非常放得开,不过,他似乎跟老沈特别有缘,总愿意和老沈推杯换盏。老沈喝过两杯酒,脑袋有点晕了,胆子也有点大了,他就把宅基地的事悄悄跟杨厅长说了。
  
  原来,村里有一块闲置的鱼塘,有好几亩,老沈白占了许多年了。现在天旱,鱼塘早就干了,老沈每年都在鱼塘里种玉米、高粱,收成还不错呢。每次村干部想收回,老沈都f,村里人又不是只有他白占地,凭什么先收回自己的呢?这不,眼看儿子一天天长大了,需要赶紧盖新房,老沈就想把那片鱼塘填土垫平当宅基地。
  
  村干部告诉他,他批宅基地根本不够条件,假如他一意孤行在那块地上建房,以后上边严查给他拆了、扒了,村里可一概不负责!
  
  老沈一听也有点怕了,于是他暗地里又托人又送礼,想把那块地申请到一纸批文,但至今也毫无进展。今天遇到一位厅长,这可是一个他平生见过的最大的官儿,厅长要是为自己说一句话,这事还有办不成的呀!
  
  老沈“掏心掏肺”地把一肚子的话全对杨厅长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