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房款

  1。买房
  
  一年多前,丁刚川研究生毕业,如愿地成为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电子工程师。
  
  如今自己的事业刚起步,但丁刚川毅然决定:告别租房的历史,为妻子田紫妍和即将诞生的小宝宝买一套房子。
  
  得知丈夫贷款买房的打算,多年来一直渴望拥有自己的房子的田紫妍惊喜异常。很快,两人看中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总价近150万,首付需44万元,按揭20年月供也需7000余元。
  
  但在得知这20年总共要还大约72万的利息时,田紫妍犹豫了。
  
  回家路上,两人闷头不语。也许是看房劳累,再加上怀孕初期害喜严重,田紫妍刚进家门就冲进卫生间吐了一气。
  
  吐完,田紫妍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胸口慌慌的,感觉像片摇摇欲坠的叶子。丁刚川一边抚着妻子的背,一边赶紧递给她一杯水,心疼地说:“这些年让你跟我受苦了——不行,咱就买了那套房吧。”
  
  田紫妍连忙吐掉口中的水,使劲地摆着手“:多交72万哪,不行,太不合算了!”丁刚川无奈地笑着说:“咱不是没钱一次付清嘛。”
  
  田紫妍默默地走进卧室,坐在沙发上好半天,试探着说:“要不然,跟我爸妈借点儿?”正如她所料,丁刚川和从前一样一口否决:“不行!我念研究生你爸妈就很不高兴了,再跟他们借钱买房,不更给他们心里添堵?”
  
  别看丁刚川的话听着是为家里老人着想,可田紫妍明白,他这几年是受够了她父母的气。田紫妍是山西大同人,父亲田泽和母亲许燕是当地小学的退休教师。当年,田紫妍和丁刚川是在北京航空航天上大学时谈上的,两位老人可以说是相当满意。一切变化始于7年前。那年,田紫妍的二哥承包了一座煤矿,让父亲田泽参与管理。伴随着财富的增加,父母的价值观渐渐发生了变化。
  
  其实这几年,田紫妍的父母不止一次地提出过替他们先解决住房问题,无奈好强的丁刚川有着山东人骨子里的那股大男子气性,再加上田家夫妇言语间掩不住的“施舍”之意,最终买房的事只能不了了之。
  
  几天之后,丁刚川走进屋,田紫妍便拉住丈夫说:“刚川,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咱们不跟银行贷款了,换成向我爸妈按揭,每月把月供缴给他们……”
  
  她还没说完,丁刚川否定道:“何必费那些周折!”
  
  田紫妍神秘地笑道:“不明白了吧?我上网查过房贷还款方法,计算了一下,150万元的总贷款,20年还,每月1万多的月供。那我们省下的首付款可以支持40个月。”
  
  丁刚川仍摇头,表示如果这样就更不占岳父母的便宜了。不料,田紫妍说:“我们根本就没占他们丁点便宜,你不知道,我们这样还要拿一百零几万的利息呢!”
  
  “这比银行还多30来万元。”丁刚川态度更明朗了。
  
  田紫妍嗔怪地拍了他一下说:“如果你将来在公司做得出色,升为技术总监,一年年薪就搞定了。而且跟爸妈借贷还有个最大的好处:可以晚还款。晚还两个月,哪个月手头紧张还可以再后移几个月也不怕。要是跟银行贷款就麻烦了。你说,人活着呀,整天为了月供而节衣缩食,连人生乐趣都没有,就太不值得了。”
  
  见丈夫面色有所缓和,田紫妍颇有鼓动性地说:“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咱们辛苦挣的干吗白给了银行!孝敬父母,让他们舒心,不更来得实惠?”
  
  她的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丁刚川的心里。很快,他心里舒坦了,主动向岳父母提出了借贷的想法。事先由女儿打过招呼的田家夫妇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了。
  
  春节过后,丁刚川和田紫妍一次缴清房款,终于在北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2。另想办法
  
  不久,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上调0。27个百分点。看着周围按揭买房的同事又是电话咨询又是在计算器上疯狂计算的样子,田紫妍很是骄傲了一下。
  
  听着妻子在电话里自夸有先见之明,丁刚川附和了几句便说:“咱们给爸妈的月供也得相应提高了。”
  
  “好,知道了!”
  
  之后的半年间,丁刚川隐约听到差不多四次贷款加息的消息。每次这种消息都让他一阵紧张,他们的按揭每月多出了700多元。
  
  田紫妍预产期到了,新房也早在几个月前装修好。担心小两口初为父母,两家的四位老人都表示要来北京照顾。小两口一商量,反正搬进新家也该让双方老人住段时间,索性趁这个机会全都接来吧。
  
  然而,他们都没料到此举为日后的生活埋下了祸根。
  
  与田紫妍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不同,丁刚川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这让田家夫妇心理上不觉生出一分优越感。
  
  特别是,他们觉得:@套房子是自己拿出150万元才买成的。虽然表面上女儿女婿办的是按揭,每月还月供,可这里面的小伎俩岂能瞒得了活了几十年的他们?就拿3月份涨息来说,女儿女婿分明是在跟自己打政策牌,再说,紫妍从小就是个大大咧咧没心计的孩子,如今这套自以为精明的“阴谋”肯定是出自丁刚川的主意,搞不好他父母也都参与了意见。他们只是心疼女儿才不计较,不点透。
  
  田紫妍顺产生下了一个儿子。看着胖乎乎的孙子,丁父和丁母高兴得合不拢嘴,除了喂奶,两人几乎没日没夜地抱着孙子。这让抱不着外孙的田家夫妇很不高兴。
  
  一天,电视里正在播出一档育儿节目,上面说婴儿很信赖怀抱感,同时也很聪明,通过每次哭都会换来长时间的怀抱,他就会“狡猾”地频繁地哭泣。
  
  这个节目太及时了!田泽赶紧让老伴把丁家老两口叫过来一起看,然后,故作严肃地说:“孩子这么小就宠坏可不行,我们可都得注意呀!”丁家老两口不好意思地答应下来。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不抱孙子了,亲家夫妇俩反倒竞相抱着不松手。

闹心的房产证

  1。买房
  
  这天,80后恋人张铭和周黎芳在酒店举行了热闹的婚礼。张铭高兴地把新娘迎进了租来的婚房里。客人散尽后,他愧疚地对新娘说:“黎芳,委屈你了,一年后咱们一定买房!”周黎芳理解地点点头,夫妻俩沉浸在新婚的幸福之中。
  
  婚后,夫妻俩一边关注着房价,一边省吃俭用,准备买一套属于自己的爱巢。
  
  不久,夫妻俩所在城市的房价有的已经涨到近万元每平方,而他们的工资却在原地踏步。张铭的爸爸妈妈都在一家效益不是很好的企业上班,周黎芳的爸爸在市农业局工作,妈妈在移动公司打零工,双方家长经济情况都不是很好,无力帮他们。眼看着房价一天天飞涨,买房梦想离他们似乎越来越遥远。
  
  春节的一天,周黎芳的朋友周兰乔迁新居,夫妻俩一起去庆贺。看到朋友的新房,周黎芳夫妻俩非常羡慕,他们夫妻所在单位效益还不如自己啊!
  
  周兰笑着说:“什么都是逼出来的,我结婚这几年来没买房,也不见有什么存款。于是,我们一咬牙,先借点钱把首付、装修对付过去,等到你真为了还按揭而揭不开锅时,双方老人难道真会见死不救?”
  
  在回家的路上,张铭见妻子对周兰的一番话还回味不已,就笑着打趣:“你还不起按揭,你父母真的愿意出钱帮你还?就算父母心疼你,偶尔周济点,但按揭可不是周济一时能了事的,那是个长期枷锁啊!除非他们每月都周济你。”
  
  周黎芳仔细地想了想后,兴奋地说:“要是把我父母的名字写进房产证,他们是不是就有义务还按揭了?”
  
  “从债权角度来f,是这样的。”
  
  周黎芳说:“我是认真的,到时,我们依旧是还贷主力,他们只要每月能给我们接济一点,减轻点我们的还贷压力,我们心里也会踏实些,即使我们失业下岗,父母也有责任帮着顶一顶。”
  
  张铭有点迟疑地说:“把老人的名字写进房产证,会不会将来对房屋产权起纠纷呀?”周黎芳说:“我父母就我一个女儿,他们难道会和我们争夺产权吗?”
  
  张铭觉得此法可行,不巴望他们能帮多少,关键是心里踏实,就当是他们每月借自己一点钱,以后好好孝顺老人就是了。同时他们还打算只写周黎芳父母的名字,张铭父母的经济情况要紧一些,就不写上去。
  
  经过一番考察,夫妻俩在某小区看中一套120多平米的大房子。当周黎芳向父母表明她的想法时,父母亲竟然满口答应了!就在周黎芳为几句话就搞定父母而高兴时,殊不知,周父周母打的却是另外一套算盘。这年头,年轻人离婚很常见,万一哪天女儿女婿闹离婚,房产证上有自己的名字,还能多分割点份额!
  
  2。意料之外
  
  几天后,周父周母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到女儿的出租屋,准备一起去办理手续。正巧张铭的父母也在,得知亲家要在儿子的房产证上落名,张铭的父母虽然猜不透是什么原因,但他们找了几个朋友打听,都分析说最大可能是对方防最坏打算,好为周黎芳分割财产加重份额。
  
  张铭的父母大吃一惊,很气恼亲家的心计深。虽然他们现在是帮儿子还按揭,但房产证上儿子势单力薄,万一真到那一步,儿子岂不吃亏?为此,他们也不甘示弱,也要凑份子。
  
  于是,双方老人经商量,都同意共同帮扶小夫妻一把,但都要求在房产证上写上双方的名字。在办理产权证时,他们一家六口浩浩荡荡地杀向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了相关手续。就这样,一本奇特的房产证就产生了,上面除了署有张铭和周黎芳夫妻的名字外,共有人一栏上,还写有四位老人的名字。
  
  办好手续后,双方老人按照事先的约定,每月各拿出1000元帮张铭夫妻还按揭。因为有了四位老人分担还贷压力,夫妻俩的日子过得比较潇洒。当别的朋友为按揭焦头烂额时,他们却能保持正常的生活节奏。
  
  因为是现房,装修后,小夫妻俩就搬进了新家。每天下班回家后,周黎芳都把新家擦洗得窗明几净,然后在大大的阳台上欣赏风景,日子过得非常滋润。张铭经常幸福地搂着妻子赞叹说:“娶妻如投资,我算是选对股了,没你的高招,我们哪有这么潇洒?”
  
  有四位老人分担按揭压力,夫妻俩想早点儿结束房奴生活,所以他们选择了5年按揭。本来,他们打算等按揭还得差不多了,再要孩子。谁知,到了年底,周黎芳竟意外怀孕了。双方老人得知她怀孕后,非常高兴,强烈要求周黎芳安心保胎,生下这个孩子。于是,夫妻俩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为了保证孩子健康,周黎芳开始请了长假,每月只能领到300元。小夫妻制订的“五年计划”一下子被打乱了:首先是家里收入锐减,其次因为周黎芳得加强营养,开销又增加了。两人一下子感受到了生活的压力。
  
  雪上加霜的是,周黎芳的爷爷在乡下劳作时,不小心跌倒,右腿粉碎性骨折,右半身偏瘫。高额的医疗费绝大多数是周黎芳的父母负担。
  
  之前,他们每月资助女儿的1000元还是拼命从牙缝里节省出来的,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他们不得不断了对女儿的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