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算了一个

  楔子
  
  市里鱼水路的一家银行遭遇了一起持枪抢劫事件,两百万巨款被抢。当时,两名歹徒穿着同样的潜水服,戴着头套突然闯入,并且迅速制服了在场所有的人。
  
  随后,其中一名歹徒进了监控室烧毁了全部的录像资料,另一名歹徒则用枪胁迫所有人把身上值钱的物件和手机全部交出来。
  
  但是在抢劫过程中,他们碰到两个意外。一是一名储户不愿意交出自己的手机,争执之下,歹徒甲将那名储户枪杀。
  
  二是,储户的死给在场每一个人都起了震慑作用,银行的行长因此乖乖地带他们去了金库。一直趴在地上的保安却趁此机会一跃而起,直扑歹徒甲而来,结果被歹徒甲一枪崩掉。
  
  保安的死让两个歹徒起了内讧,根据后来的调查来看,他们争吵的内容似乎是歹徒乙责备歹徒甲不该大肆杀戮,毕竟抢劫虽然是重罪,后果也只是坐牢而已,杀人却是要被枪毙的。
  
  总之两人争吵了很长时间,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因为害怕两人的怒火祸及自己而惴惴不安,维持几分钟的争吵让他们犹如度过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就在争吵的过程中,歹徒乙失去控制,竟然一枪打死了歹徒甲。
  
  随后,歹徒乙在试图逃离的时候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拦截并且成功抓获。
  
  1。偶遇
  
  夜凉如水。
  
  杜琪辉的面前是护城河,距离此处大概不到几千米就是一个即将废弃的火车站,时而有火车驶过时发出的咔嚓声传来,如同对即将远行之人的殷切呼唤。
  
  在座椅的另一边是女生陈瑶儿,她和杜琪辉一样是来这里等人。两人就这么坐了很久,然后陈瑶儿突然挪动身体,来到杜琪辉旁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聊聊天吧。”没等杜琪辉回答,陈瑶儿就接上自己的话,“你听说了前些天发生的鱼水路的银行抢劫案吗?最近街头巷尾都在聊这件事。”
  
  杜琪辉点点头,从身上掏出一根烟放到嘴上,点燃。
  
  “那个保安的行为虽然英勇,但很不值。”陈瑶儿说着,叹了口气,“你知道吗,那个保安有一个患病的母亲,住在医院里急需大笔的手术费,大家说他之所以那么英勇是因为想在事后得到表彰和现金奖励,从而给他母亲治病。很多人在事后去医院看过保安的母H,我也去了,是乳腺癌晚期……”
  
  陈瑶儿叹气的声音如同水面的波纹一样朝四周荡漾而去。很快她又开了口:“那个因为手机被杀的储户,听说那天他刚好去银行取了50万现金,后来他心甘情愿把50万现金交给歹徒,却为了一部手机丢了性命,你猜这是为什么?”
  
  杜琪辉看着她,问:“为什么?”
  
  杜琪辉的回答让陈瑶儿很兴奋,她说:“你看过推理小说没?我们一起来推出其中的原因吧!”
  
  2。回忆
  
  乞丐躺在商业街的入口,他手上拿着一个破旧的铁碗,不停地敲击着地面,同时不断地朝着过往的行人磕头乞求,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话。今天是周一,街上几乎没什么人,乞丐躺了很久才收入十来块钱。他正准备换个地点,眼前突然出现一张百元的红票子。
  
  乞丐愣了一下,赶紧磕着头:“行行好,行行好。”
  
  那人把钱丢进乞丐的碗里,乞丐一把抓起塞进自己的口袋里。那人又递给乞丐一张纸条,说:“照着上面的时间去上面的地点坐着,之后还有更多的钱给你。”
  
  乞丐接过纸条看了一遍,狠狠地点点头。那人微笑着离开了,临走前对乞丐说:“记得穿整齐点,不然人家不会让你进去。”
  
  3。推理
  
  陈瑶儿把两个歹徒按甲乙标注之后说:“我们姑且从两个歹徒的自相残杀开始,为什么歹徒乙要杀掉歹徒甲?”
  
  “不是说起了内讧吗?”杜琪辉的心思都在他等的人身上,对陈瑶儿的回答纯粹出于礼貌,所以也很敷衍。
  
  陈瑶儿说:“根据在场的人后来的口供,残忍枪杀保安和那名普通市民的人都是歹徒甲,而发起争执的人自然就是歹徒乙。也就是说歹徒甲是一个亡命之徒,而歹徒乙却良心未泯。就算他们之间有争执,并且其中一个杀掉另外一个,不应该是歹徒甲杀掉歹徒乙吗?”
  
  陈瑶儿的推理让杜琪辉产生了兴趣,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咳嗽了两声,回答道:“现场那么混乱,每个人都被吓得不轻,加上两个歹徒都穿一样的潜水服、戴一样的头套,很可能是目击者将两人搞混了。”
  
  陈瑶儿不停摆手:“首先,歹徒甲身材矮小,歹徒乙身材魁梧,两人不可能搞混。其次,歹徒甲杀保安和储户的时候血溅到他身上,歹徒乙直到最后被抓身上都是干干净净的。总之,杀人者的身份是不会错的。”陈瑶儿接着自己的话,道,“后来调查歹徒甲的身份时也出了问题,歹徒甲竟然是个乞丐!”
  
  杜琪辉“哦”了一声,说:“难怪他的身材瘦小。”
  
  陈瑶儿摇摇头,双眼发亮,说:“我想的是,这很可能是那两个歹徒的阴谋……”
  
  就在这个时候,杜琪辉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是他要等的人打来的,对方告诉他堵车了,要比约定的时间晚点到。
  
  电话刚挂,陈瑶儿的声音又传来“:所以,我认为被杀的那个乞丐根本就不是歹徒甲!”顿了顿,陈瑶儿又问,“可是一个乞丐为什么要去银行呢?”
  
  杜琪辉接过她的话回答道:“存钱吧,乞丐的收入其实很不错的。”
  
  “警察后来查出乞丐并没有在这家银行有开户记录,也因此,警察最终确定了乞丐就是歹徒甲。可是,如果我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么乞丐就只是个替死鬼,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抢劫犯还逍遥法外!”
  
  “那你也要用一个事实来支持你的假设,就算那个事实也只是一个假设而已。”说完杜琪辉又加了一句,“也就是说,歹徒到底能有什么阴谋?”
  

爱情里的那杆秤

  我的朋友陈,相亲无数,追求她的人也不少,翩翩众公子中,竟没有一个入她法眼。她三言两语便总结出一个男人的分量:太矮了;薪水太低;工作没有发展前途;嘴太笨;无趣!她挑来挑去,始终挑不到一个满意的人来发展恋情。
  
  另一位朋友李,已有男友,却不肯下厨做一顿饭,相处时若有一点不合心意,便大喊分手。两人争吵,不管谁对谁错,她一定不是那个最终道歉的人。她充满优越感,原因很简单:她是美女,男友却相貌平平。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男友某一天会主动提出分手,如一记重拳,将她的自信击得支离破碎。
  
  我还有一位朋友王,准备和老公离婚。她说,结婚后,他的缺点暴露无遗。争吵和冷战慢慢把她变成一个怨妇。她埋怨他连地都拖不好,挣的钱除去生活费所剩无几,情人节也不知道浪漫一把。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她们的心里都有一杆秤,轻轻松松就能称出对方的分量,精准无误,让人无法辩驳。可是她们却忘了,称对方的同时,应该同时称一称自己。陈虽是白领精英,但总是盛气凌人,毫不温柔;李虽是美女,却无一技之长,吃不得半点苦;王只是个平常女子,工作不出色,家务也做不好,脾气却不小。
  
  称称自己的分量,或许结果很残酷,让你很难接受,但唯有如此,才能公平地看待别人,才懂得珍惜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