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这把尚方宝剑

  我们这个社会,特别推崇男人“以事业为重”。几乎所有男人都把事业当成天,当成人生至高追求,其他一切都在第二梯队,老婆孩子父母,如与事业冲突,必须让路,否则就会被认为是儿女情长没出息。
  
  我怀孕七个月时,有次去产检,老公赶着开会,把我送到医院门口就开车走了。我觉得很正常啊。他工作在身,没办法嘛。我虽然肚子大,但自己挂个号拿个药都不是事儿。
  
  那天排在我前面的孕妇,肚子比我还大,也是一个人。她已经接近预产期,还没宫缩,但羊水有点儿破了。羊水破了就不能动了,并且得马上住院。医生让她老公来办住院手续。她有点儿为难:我老公要出差,在机场呢。
  
  医生是个厉害老太太,瞪她一眼,说:我先让护士把你推到病房,你赶紧让老公回来。
  
  女人遂给老公打电话,说了情况。那边的男人显然很犹豫,一再地问:是要生了吗?必须马上住院吗?我都要上飞机了……
  
  女人搞不清状况,请求医生老太太接电话。老太太拿过电话就开始凶:“你老婆现在有风险,说不定哪会儿就生,她需要你在身边!你有天大的事也得回来,这是你的义务!怀孕你不怀,喂奶你不喂,要生了你不陪,就等着白落一孩子吗?这么关键的时候你还工作工作,你这么爱工作就不该要老婆孩子!”
  
  我在旁边听得好过瘾,几乎想给老太太鼓掌了。
  
  但接下来就轮到了我。那天娃的胎动特别频繁,医生怀疑是缺氧,让我去病房吸氧。因为没有老公陪,我也遭到了批评:你不能这么顺着男人,得让他知道怀孕是两个人的事,知道有时候家庭比事业更重要。
  
  我悻悻地去吸氧,边吸边反思:此刻我需要老公吗?需要。他应该陪在这里吗?应该。不开那个会,对他影响大吗?不大。那么我们为什么一致认为他应该去开会,而不是陪我产检?
  
  因为我们都夸大了男人工作的重要性,想当然地认为,只要家里的事情对付得过去,就不该把他从工作中“拖回来。”这种观念,在中国几乎享有“霸权”。男人被单位安排去外地工作一年,“懂事”的老婆必须支持。孩子的家长会,基本都是妈妈请假参加,爸爸不能“耽误”工作。说好了周末出去玩,男人忽然被通知加班,规划无条件泡汤。孩子生日,爸爸要出差,那么,哪怕是个不重要的差,也不能为了孩子“耽误”……
  
  我儿子幼儿园老师说,上届她班里有个男孩儿,三年里都是妈妈接送,爸爸没出现过一次。她一度以为孩子是单亲家庭,有次问男孩儿妈妈,才知道不是,只是“他爸爸工作太忙了”。老师说,她想不出什么工作能忙到三年抽不出一天时间接送孩子,可想而知这个爸爸在家庭里的陪伴和教育一定是缺席的。这个男人,将来一定会后悔——连孩子的幼儿园园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估计也不会记得孩子成长中的点点滴滴,这是人生中很大的缺憾。而且,等他老了,孩子跟他肯定不亲,老婆也在感情和生活上对他没有依赖,就算事业做得再好,他在家里也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我认为,男人在家庭里的价值,除了赚钱、修马桶、给孩子找好小学,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对全家人精神上的陪伴。而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可是,一直以来我们过于强调男人的“事业心”,倡导男人要一心扑在事业上。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什么舍小家顾大家。从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开始,社会楷模都在用自己如何为了事业牺牲家庭的事迹,来标榜自己的伟大无私。现在必须反省这个可怕的观念了。
  
  女人一定听惯了这样的说辞:“我工作呢,这点儿事你自己处理。”“我要工作,你去参加孩子运动会吧。”“我工作这么累,你能不能体谅体谅我?”
  
  工作这把尚方宝剑,真是一招鲜吃遍天哪。哪怕是去跟同事喝酒,哪怕是不想回家做饭,哪怕只是想躲个清静,一句“为了工作,我也没办法”,就足以扫清一切障碍。
  
  可是,你也许意识不到,就在你高举工作这个挡箭牌时,也把家人对你的爱和期待挡在了外面,把你的幸福挡在了远方。
  
  只会挣钱养家的男人,实际上错失了生命里更深刻的满足感以及更立体的自我完善。
  
  必须承认,有时候事业与家庭很难兼顾。但有情义有担当的聪明男人,会尽量做到平衡。
  
  忙得早出晚归的,可以在工作间隙给家人打个电话呀,聊聊午饭的炸鸡,问问孩子和同学的友谊。
  
  频繁出差的,可以经常给家人带点儿礼物哇,不用多贵重多稀奇,起码让别人知道你有这份心。
  
  经常加班的,可以在难得的假期筹划和家人的集体出游哇,哪怕只是去郊区野餐,也是美好的陪伴。
  
  怕就怕你没那么忙,或者没必要那么忙,却也不愿在家人身上“浪费”人生。
  
  如果你在家庭里,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符号,一个神出鬼没的影子,你的家人不会太爱你。
  
  没有爱的家,不会幸福。不被家人爱的人,人生不会圆满。
  
  @,可能是很多中国男人不幸福的根源。

自设的价值尺度

  我对同事说,我对一个人的评价,主要是看他在三个方面的态度:一、如何对待工作;二、如何对待事业;三、如何对待他人。
  
  对待工作,是一个人立身的根本。用心工作与不用心工作所产生的效果大不同——用心工作,就能全身心投入,就特别注重细节,小事也当大事来做。那么,就不会有闪失,完美地实现工作意图。不用心工作,总是疲于应付,做表面文章,一遇烦难,就强调客观条件,敷衍塞责,得过且过。所谓敬业,就是把自己不喜欢的事,也干得精细、干得有声有色。这在伏尔泰的《赣第德》中有生动的阐释,可以参阅。
  
  事业,是一个人超越生存活动之上、关乎价值实现的主动选择,故,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要为之奋斗的事业。正因为如此,有事业追求的人,胸有大志,境界高标,会让人心生敬重。如何选择事业,如何成就事业,是一面人生的镜子,它会让人看到追求者目标是不是明确、信念是不是坚定,路径是不是正确、智慧是不是高超、气象是不是非凡,进而给别人一种启示、一种触动、一种激励、一种提升。它会让凡人在榜样力量的推动下,虽干的是小事,虽从事的是普通职业,也催生出事业心,从而创造性地劳动,在平凡中做出不平凡的业绩。
  
  对待他人的态度,能反映出一个人的人格境界。一人,对尊者敬,对长者孝,对幼者呵护,对同龄或同侪讲究平等,那么这个人就有健康的心灵格局与稳健的精神秩序。就不会犯上作乱,就不会欺上瞒下,就不会逢迎阿世,就不会恃强凌弱,就不会心怀叵测,就不会巧取豪夺……就会自足自适自尊自重地立于人世、立于人群,就会有阳光心态,就会乐善好施,就会关怀悲悯,也就会善于承受、勇于担当、敢于负责。这样的人,可以亲近,可以信任,可以结伴而行,可以合作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