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把上班当回事

  刘大强是个科长。这天,他忙活了大半个下午,才匆匆忙忙回到办公室,却发现手下五六个人都不在。他正吃惊,老王回来了,见到刘大强便f出去理了个发。
  
  刘大强看看他的头,奇怪地问:“我看你这头发,一根也没动啊!”老王咳了一声,说:“别提了,人太多,实在等不及,就先回来了。”
  
  不一会儿,大姚也回来了,说是去取了一个快递。刘大强看他两手空空,皱着眉头问:“取的快递呢?”
  
  大姚无奈地摇摇头,说:“别提了,快递小哥太马虎,把‘新东区’看成了‘新东小区’,那大老远的,我只好折回来,等明天再领。”
  
  人一个接一个回来,刘大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工作纪律如此涣散,这还了得?他立马吩咐开个临时会。
  
  会上,刘大强不停地用手指敲着桌子,语重心长地说:“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呀!没错,我是说过,不忙的时候,有私事儿可以出去办,但是也拜托各位想一想,你这事儿那事儿的,上班就不是个事儿吗?”
  
  众人都木然地低着头,不敢说话。这时,门忽地被推开了,大家一看,是后勤科的李科长。李科长绰号“活李逵”,一进来就如入无人之境,大大咧咧地对刘大强说:“老伙计,干啥呢这是?等你半天了,电话都打不通!”
  
  刘大强有点不高兴,说:“没看到我这儿正开会吗?”
  
  李科长“嘿嘿”笑了起来:“拉倒吧,真会装,我还不知道你那德性?一打麻将,赢了钱就想跑,还说什么想起来有文件没拿,你文件呢?哼,快走,让三个等一个,你缺不缺德啊?”

不把上班当回事

  刘大强是个科长。这天,他忙活了大半个下午,才匆匆忙忙回到办公室,却发现手下五六个人都不在。他正吃惊,老王回来了,见到刘大强便f出去理了个发。
  
  刘大强看看他的头,奇怪地问:“我看你这头发,一根也没动啊!”老王咳了一声,说:“别提了,人太多,实在等不及,就先回来了。”
  
  不一会儿,大姚也回来了,说是去取了一个快递。刘大强看他两手空空,皱着眉头问:“取的快递呢?”
  
  大姚无奈地摇摇头,说:“别提了,快递小哥太马虎,把‘新东区’看成了‘新东小区’,那大老远的,我只好折回来,等明天再领。”
  
  人一个接一个回来,刘大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工作纪律如此涣散,这还了得?他立马吩咐开个临时会。
  
  会上,刘大强不停地用手指敲着桌子,语重心长地说:“我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呀!没错,我是说过,不忙的时候,有私事儿可以出去办,但是也拜托各位想一想,你这事儿那事儿的,上班就不是个事儿吗?”
  
  众人都木然地低着头,不敢说话。这时,门忽地被推开了,大家一看,是后勤科的李科长。李科长绰号“活李逵”,一进来就如入无人之境,大大咧咧地对刘大强说:“老伙计,干啥呢这是?等你半天了,电话都打不通!”
  
  刘大强有点不高兴,说:“没看到我这儿正开会吗?”
  
  李科长“嘿嘿”笑了起来:“拉倒吧,真会装,我还不知道你那德性?一打麻将,赢了钱就想跑,还说什么想起来有文件没拿,你文件呢?哼,快走,让三个等一个,你缺不缺德啊?”

最佳把柄

  张峰是某单位的一个副局长。最近,他得到消息,新来的局长要招一名司机。张峰登时乐了,要知道,他外甥小郑除了会开车,别无所长,正在家待业呢,何不趁机向局长举荐一下?
  
  果然,局长见了小郑后,比较满意。本来这事儿已是板上钉钉,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王副局长也举荐了一个人,是他的侄儿小王。
  
  为公平起见,局长分别让两人试了一下车技,结果小王更胜一筹。局长虽然没有当场表态,但明显倾向于小王。
  
  尽管如此,张峰仍想为小郑争取这个机会。思来想去,他让小郑好好查一下小王的底细,看他有没有过赌博等不良行为,是否出过重大交通事故,或醉酒驾车等等。
  
  小郑立马明白了,只有抓住对方的把柄,自己才能反败为胜。然而,小郑调查之后,却大失所望,小王既无不良记录,也无不良驾驶行为。
  
  张峰听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看来,非我亲自出马不可了,我就不信找不出他的毛病!”
  
  不出一天,张峰就胸有成竹地说:“小郑,你就放心吧,这事儿成了!”
  
  小郑半信半疑:“舅舅,你为啥这么肯定,是不是发现了小王的什么秘密?”张峰故意卖了个关子:“还是等你正式上班再说吧。”果然,局长最终录用了小郑。
  
  当天晚上,小郑迫不及待地问道:“舅舅,您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为什么了吧?”
  
  峰狡黠一笑,说:“因为我们局长有点迷信。”
  
  小郑疑惑不解:“这跟迷信有什么关系?”
  
  张峰“哈哈”一笑,说:“知道小王为什么车技比你好吗?原来他在医院开过救护车,我就把这事儿委婉地告诉了局长……”  

给你说个事儿

  每次酒过三巡,老猫都会搂着别人的脖子小声地咬着耳朵说:“我给你说个事儿……”
  
  当然,老猫说的都是好事儿。
  
  两年前一块儿吃饭,老猫喝得差不多了,搂着老黄的脖子说,老黄啊,我给你说个事儿。
  
  老黄说,好。
  
  老猫说,咱俩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是吧?
  
  老黄说,是!
  
  老猫说,这些年啊,你对我不薄,照顾我很多,我也一直没有报答过你,我真不是个东西!我给你说啊,我这人你也了解,是个实在人,是个心中有数的人,是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我说这么多话的意思你知道是什么吗?
  
  老黄说,不知道。
  
  老猫说,是这么个意思,想报答一下你,我拿什么来报答你呢?我家有件祖传的手把件,多好说不上,但据说传了得有几百年了,我爷爷也让专家看过,说值个几十万块钱,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我把它送给你!
  
  老黄说,别别别,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接受!
  
  老猫说,不行,必须的,你接受不接受我都要给你,我现在就回家拿去,你在这儿等着,绝对不能走!
  
  说完,老猫就走了,到了第二天天黑都没见他回来,此后再和老黄一起吃饭,就不提这事儿了。
  
  一年前,五六个朋友在一起都喝多了,乱哄哄的,老猫说,大家静一静,我说个事儿,这不快要过节了吗,我明天一早让孩子给大家送上两桶家乡产的花生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一定不要推辞哟。
  
  这哪行,这哪行!大家都客气地推辞。
  
  老猫说,这个必须行,我家里种的花生到油坊去榨的油,绝对绿色好吃,大家一定要尝尝。
  
  好好好!大家都说好。
  
  第二天,老猫酒醒了,送花生油的事儿却忘了,至今过去都一年多了,大家也没吃上他的一滴花生油。
  
  半年前,刘海给老猫办了件大事儿,老猫请客感谢他。
  
  又是酒过三巡,老猫搂着刘海的脖子咬着耳朵悄悄地说,我给你说个事儿,你给我帮了大忙,这样光吃饭不能算答谢你,我啊,给你准备了两块石头,很好的石头哟,孬的我肯定不能送你。
  
  刘海说,这可不行,现在石头比玉贵,我可不敢要。
  
  老猫说,千万别客气,我已经准备好了,说着,他从身后搬起一块大石头跟身边的小王说,你帮个忙,把那块也搬到刘老师的车上。
  
  这这这……刘海习惯了老猫说话不算话的作风,这次玩真的了还真不适应。
  
  酒局散了,大家相互握手再见,刘海的司机将车启动起来,刚前行两步,老猫一伸手挡住了他。
  
  刘海以为他还有什么事儿,示意司机下车。
  
  老猫说,把后备厢打开。
  
  司机赶紧打开了后备厢。
  
  老猫过去,弯腰从后备厢里把那两块大石头搬下来,笑眯眯地一挥手说,可以走了!
  
  一看这样,刘海愣了,大家也都傻了,老猫这家伙还是唱戏敲铜盆—不着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