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到将军的碗

  一个将军久经沙场,威名远扬,立下赫赫战功。皇帝为了犒赏将军的功绩,赏了他不少新奇的玩意儿。
  
  这天,将军闲来无事,把这些珍贵的古玩拿出来赏玩。
  
  他在擦拭一只特别精致的古碗时,手一滑,碗不小心从手上溜了下去。
  
  将军反应迅速,把碗接住了,可自己却吓出了一身汗。
  
  冷o下来之后,将军心想:我带领千军万马驰骋沙场,跟所有将士出生入死,都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害怕,今天怎么被一只碗吓成这副模样?
  
  将军手里捧着碗,站在原地,思虑了很久,之后他随手就把碗摔在地上,展眉一笑。
  
  所谓“拿得起,放得下”,拿得起来的事物没有大小,能放下来的事物也没有大小,唯执念才有大小。

满则亏

  从前有一个笨人到朋友家里去做客。主人留他吃饭,可菜上来之后,他嫌菜没有味道,太淡。主人听了之后,就去取了些盐来,放进了菜里。这次,他觉得味道够了。
  
  笨人心里想:“菜的味道是从盐中得来,一点点盐就让菜好吃,那么多吃一些一定味道更好。”
  
  这样想了以后,笨人就向主人索取了一杯盐,主人问他要这么多盐做什么,他笑笑,没说话。然后将盐一口吞进了嘴里,不料却咸得要命,就急忙把盐从嘴里吐了出来。
  
  这是《百喻经》中的一则故事。用它来规劝那些人,要懂得节量饮食,要做到少欲知足。不过后世的人,又从中解读出了其他的含义:凡事不要做得太满,满就是亏。
  
  要明白,一件事或一样东西,能够让我们满足,给我们带来快乐,不仅在于它们本身就是我们想要的,更在于,我们拥有很多功能跟它们相反的事物。正是那些事物存在,它才能有益于我们。如果将这些看成是必然、必须是给我们益处的东西,那便错了。
  
  钱能给人带来幸福,是因为我们体验到了没钱的苦。如果钱已经足够了,再去追求金钱,那么钱就变成苦本身了。快乐也一樱颐蔷醯每炖郑且蛭型纯嗟亩髟冢窃冢懦耐谐隽丝炖值目晒蟆
  
  这世上是没有绝对的快乐的,有的只是相对的快乐。我们觉得休息的快乐,是因为工作的劳累衬托出来的。如果天天都在家休息,那么一样会感觉枯燥和不耐烦。凡事满则亏。

枯燥一下又何妨

  小学四五年级那会儿,暑假我被发配到老爸的军营里待着。处境很惨,只有一个破书柜,除了专业书,没有几本闲书看。逼得没办法,我把一套竖排版繁体字的《封神演义》磕磕绊绊地看完了。实在是没书看了,这才翻开很早之前老爸买给我的一套《森林报》。我宁可去读繁体字版的《封神演义》也不读它,可见我对这套书的反感。
  
  《森林报》是苏联作家写的一本科普书,按照一年四季的时序,记录森林里动植物的动态。我当时觉得真枯燥、真无聊,远不如纣王砍人腿给小狐狸好玩。但真没别的书可看,也真的走不了,我只能硬着头皮看。然后看着看着,觉得有点意思,原来不讲故事的书也可以很好看,原来纯描写也挺有意思的。于是不仅全部看完了,而且每个假期去都会再翻一遍。
  
  后来一次语文老师布置作文,写一种动物。我就用书里的写作手法,写了一篇《蛇》交上去,得了90多分,是当时我的作文最好成绩。
  
  有这套书打基础,后来读《昆虫记》什么的,就变得非常顺畅自如。现在回想起来,小学老师教我们写作文,强调用形容词,强调叙述状态,强调文章结构。但写作最基础的是描述,大量使用名词和动词,把一样东西的特点准确挖掘出来,将其与同一个背景下的其他东西区分开来。不过对小朋友而言,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枯燥的事情,别说是写,单单去读都觉得枯燥。有这时间,还不如学几个形容词、几个高端成语,背几句名人名言,写进作文里也可以得高分。
  
  现在我认识到,精准描述事物意味着你对事物理解的深度达到了某N程度。你对本体理解得越深入、越精准,你才越有可能写准比喻。你的比喻和类比越是精准,读者的共鸣也就越是强烈和广泛。同样的,你阅读别人的描述,看到的是别人如何在事物之间建立起次序、处理不同层面的关系,以及如何捕捉事物的特点。你看到的其实是整个思考过程。哪怕你还是个孩子,不明白这样的描写次序是为什么、这些相对关系为什么要如此处理,但在懵懂之中,也依稀感觉到了点什么。等到自己去做的时候,思路就会渐渐明晰起来。
  
  总之,有些时候,强制枯燥一下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雪的面目

  在赤道,一位小学老师努力地给儿童说明“雪”的形态,但不管他怎么说,儿童也不能明白。
  
  老师说:雪是纯白的东西。
  
  儿童就猜测:雪是像盐一样。
  
  老师说:雪是冷的东西。
  
  儿童就猜测:雪是像冰淇淋一样。
  
  老师说:雪是粗粗的东西。
  
  儿童就猜测:雪是像砂子一样。
  
  老师始终不能告诉孩子雪是什么,最后,他考试的时候,出了“雪”的题目,结果有几个儿童这样回答:“雪是淡黄色、味道又冷又咸的砂。”
  
  这个故事使我们知道,有一些事物的真相,用言语是无法表白的,对于没有看过雪的人,我们很难让他知道雪,像雪这种可看的、有形象的事物都无法明明白白地讲,那么,对于无声无色、没有形象、不可捕捉的心念,如何能够清楚地表达呢?
  
  我们要知道雪,只有自己到有雪的国度。
  
  我们要听黄莺的歌声,就要坐到有黄莺的树下。
  
  我们要闻夜来香的清气,只有夜晚走到有花的庭院去。
  
  那些写着最热烈优美情书的,不一定是最爱我们的人;那些陪我们喝酒吃肉搭肩拍胸的,不一定是真朋友;那些嘴里f着仁义道德的,不一定有人格的馨香;那些签了约的字据呀,也有抛弃与撕毁的时候!
  
  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事物,都是语言文字难以形容与表现的。
  
  就像我们站在雪中,什么也不必说,就知道雪了。
  
  雪,冷面清明,纯净优美,在某一个层次上,像极了我们的心。

庄子:看不惯的事物变少,证明你在进步

  一
  
  一个人难免会对周围的一些事物看不惯。当看不惯别人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其实无非就是把自己的思想或者标准强加给别人,认为自己是怎样看待事物,别人也应该用这个标准来看待事物。
  
  殊不知每个人的家庭背景、教育背景、成长环境都大相径庭,这使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看待世界的不同眼光。
  
  古人有这样一个传说故事:孔子带着弟子周游列国的时候,有一天,孔子暂住一处院落休息,子贡在院门口闲坐,这时远处走来一个身着绿衣的人。
  
  那人问子贡:“你是谁啊?”子贡回答:“我是孔丘先生的学生。”
  
  “那你一定懂很多东西喽?我请教你一个问题吧,你知道一年中有几个季节吗?”绿衣人问道。
  
  子贡一听,绿衣人居然问了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便有些不屑地答道:“自然是四个季节,这是常识啊!”
  
  “不对,是三个季节。”绿衣人摇摇头,认真地说。
  
  于是两个人争执不下,从早晨一直到中午,声音越来越高。
  
  孔子听到门口有争吵声,就走了出来。二人就让孔子来评判。
  
  孔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绿衣人,对子贡说:“你错了,一年确实只有三个季节。”
  
  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意料,子贡一脸不解地看看老师,欲言又止。
  
  绿衣人非常高兴,满意地走了。
  
  心有不甘的子贡终于忍不住问孔子:“老师啊,一年分明有四个季节,您怎么说是三个呢?”
  
  孔子笑着说:“你没看到那人通身的绿衣吗?他分明是蚱蜢所变。蚱蜢春生秋死,一生只经三季,从没见过冬天。在他的知识系统里,一年就是三季,你和他讲道理,怎么可能说得通呢?你又何苦枉费口舌呢?”
  
  子贡听后,点头不止。
  
  二
  
  庄子说:“物固有所然,物固有所可。无物不然,无物不可。”
  
  意思是说万物都有其存在价值和存在根据,没有什么不可以存在,没有什么没有价值。所以世间善恶美丑,从道的观点来看是可以相通为一而存在的。
  
  庄子讲过一个“朝三暮四”的寓言故事:有个人养了些猴子。他跟猴子们说:“给你们早上吃三个栗子,晚上吃四个栗子,好不好啊?”猴子们很生气,都不同意。养猴的人就改口说:“那给你们早上吃四,晚上吃三个,好不好啊?”猴子们就很高兴了。
  
  庄子的这个寓言表面上说的是猴子,其实用来说明人性,对事物的不同看法就像“朝三暮四”与“朝四暮三”一样,本质上没有不同,只是反映了同一事物的不同侧面。
  
  因此有一句话说,智者没有看不惯的事。当你看不惯的事物变少,你的智慧就在增加。
  
  三
  
  庄子说:“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钧,是之谓两行。”
  
  庄子又说:“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庄子告诫人们,不要站在任何角度,任何空间看待问题,混同万物,与道同游。虚空能包容一切,所以广大无边、圆融自在;大地能承载一切,所以生机勃勃、气象万千。
  
  如果一个人的心胸能够像虚空一样包容万物,这个人怎么会有烦恼呢?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友。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不必随意就对别人的行为、言语看不惯,即便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要强求。
  
  陷在看不惯别人的泥潭里,只能让我们蒙蔽双眼。挣脱开杂念的束缚,试着用包容的心态去面对周围的事物。当你看不惯的事物越来越少,也就证明你在逐渐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