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大光明接新娘

  沈景轩和梁涵谈了两年恋爱,感觉不错,也见过了对方的家长,就准备结婚了。两个人商量着该置办的物品,梁涵忽然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想夜里接我还是白天接我?”
  
  沈景轩让她给问懵了,喃喃道:“怎么还有夜里接新娘的?我们可都是白天,初婚的上午,二婚的下午,从没听说过夜里接的。”
  
  梁涵重重地叹了口气,这才说起她家的风俗。她家在农村,也没别的讲究,初婚的上午办婚礼,二婚的下午办。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人打起了拦婚赚钱的主意,赶着一大群羊拦在路上,你不给点儿好处他就不把羊赶开,这叫“拦喜”,沾沾喜气儿的意思。
  
  女孩子初婚,最怕不能赶在上午举行婚礼,他就跟你耗着,更可气的是还越要越多。早先也就是一包喜糖一包烟,你结婚图个喜庆,他也图个实惠,谁也没当回事儿。可前些日子她一打听,现在“拦喜”的价码已经涨到一袋糖一条烟了。要是碰上十来个“拦喜”的,可不得备下一大袋糖一箱烟嘛。
  
  沈景轩一听,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大袋糖,百十斤,一箱烟,十来条,都不能差,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啊。这倒也不完全是多少钱的事儿,被人勒索了去,怎么想怎么窝囊啊。
  
  梁涵接着说,有的人家不愿白给他们,就想方设法地躲。出嫁前严格保密,接亲的时候也赶在半夜,让他们无法“拦喜”,也就省下了一笔钱。可那样的话,结婚就跟做贼似的,真让人败兴啊。
  
  沈景轩明白,梁涵想光明正大地出嫁,可她又不愿白给那些人钱。他也去过梁涵家,那里是农村,进村去只有一条窄窄的路,要有人拦你,还真跑不掉。他皱眉想了想说:“咱先商定了结婚的日子,再说这拦喜的事儿吧!”
  
  两个人的婚期,定在8月18日。
  
  沈景轩决定满足梁涵的愿望,光明正大地举办婚礼。所以,等到天光大亮,他才带着车队出发。来到梁涵家,接上梁涵,车队就往村外开去。
  
  刚出了村子,前面的路上就散着一群羊,有五六十只,一个小伙子坐在路边抽着烟,怀里抱根鞭子,眼睛往车队这边乜着。梁涵紧张地对沈景轩说:“看看,来了吧。这个人叫三赖子,最是不讲理了!”沈景轩胸有成竹地说:“别怕,有我呢。”
  
  一群羊很有经验地赖在路上,丝毫也不避让车队,车队只好停下了。沈景轩下了车,笑吟吟地问三赖子:“兄弟,这些羊都是你的?”三赖子点点头,却没挪屁股,只是斜眼看着沈景轩。沈景轩说:“那就麻烦你把羊赶开吧,别挡着我们的道儿啊。”三赖子冲他伸出一只手来,那是要糖和烟呢。沈景轩佯装不知,问道:“啥意思?”
  
  三赖子说:“咱这地方的规矩,一袋糖,一条烟。兄弟,可别说你不懂。要是不给呀,这羊可赶不开喽。”三赖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盐,扔到路上,羊贪吃盐啊,就围过去吃,把路堵得更严了。三赖子索性躺在地上,望着天,哼着小曲。
  
  没想到,两个大盖帽突然来到他面前,冷冰冰地说:“哎,起来一下!”三赖子吓得一激灵,忙着站起来,也不再嬉皮笑脸了,哆哆嗦嗦地问:“警察同志,什么事啊?”两个大盖帽正是两名交通警察,他们指了指路上的羊群,说:“根据法律规定,你在路上放羊,严重阻碍交通,而且还是故意,必须严惩。”三赖子惊道:“羊走路上,这也叫阻碍交通?”警察正色说道:“这些羊拦住车不让走,不叫阻碍交通叫什么?一点儿法律知识都没有,难怪要挨罚。把你身份证掏出来,我们给你开罚单!”
  
  三赖子掏出身份证,哆哆嗦嗦地交给警察,颤抖着问道:“要罚多少钱啊?”警察面无表情地说:“1000元。”三赖子惊得跳起来:“这么多啊!”警察说道:“你嫌多啊?跟你说吧,法律规定,阻碍交通,可以罚1000元到5000元。”三赖子忙着说道:“不多,不多,就罚1000元好了。”
  
  他接过罚单,恶狠狠地瞪了沈景轩一眼,又坐回到地上。警察过来问道:“你怎么还不把羊赶开呀?”三赖子说道:“你们已经罚过我了,不能再罚。我就不赶开,你们能怎么样?”确实,一件事只能处理一次,警察有些无奈。三赖子也是打定了主意,堤内损失堤外补,今天吃定了沈景轩。
  
  一看警察拿他没办法,三赖子倒来了劲,大声喊道:“我今天就在这里拦喜了,就不走了,看你们谁能把我怎么样?不是罚了我1000元吗,我让你给我出了!”
  
  他这一喊,附近路上的放羊人听到了,都赶过来看热闹。路上全都是羊,更把窄窄的路给堵得水泄不通了。梁涵一看这情景,不由沮丧地说:“完了,他们轻易不会让开,咱们今天的损失可大了。”沈景轩却轻松地说:“你别急呀。”
  
  这时,只听“哗啦”一声,一辆小轿车的车门拉开了,从车上下来两个城管队员。他们来到三赖子跟前,说:“你的行为,我们已经进行全程录像。咱们也别说那些套话了,我直接跟你说啊,你的行为,已经造成羊粪在路面上抛撒,属于当前严厉惩处的范围。根据规定,罚款的金额要按抛撒面积算,我们这就给你量。你是从你家赶着羊过来的吧?这条路宽5米……”
  
  三赖子惊得跳起来:“警察都罚过了,你们怎么还要罚呀?”
  
  城管队员说道:“他们是交通警察,罚的是你阻碍交通。我们是城管,罚你是因为羊到处拉屎,弄脏了地面。”城管队员又冲那些放羊人一指:“你们都等着啊,咱一个一个算。”那些人一听要罚款,赶着羊就跑,路上就剩了三赖子。三赖子咬了咬牙,狠狠地说道:“罚吧,我看你们能罚多少。我就不让开了,这钱看谁掏!”
  
  他正说着狠话,却见两名大盖帽又从一辆车上下来了。他们来到三赖子跟前,先问那两名城管队员罚完没有,城管队员说正算呢。三赖子惊诧地问道:“你们也是来罚我的?”那两个人摇摇头说:“我们不罚你,只是来收取清洁费。你把马路弄这么脏,不清扫行吗?而且你的羊还在拉屎呢,我们得一遍遍清扫,这费用得翻番呀。”
  
  三赖子惊呆了,跟个木桩子一样呆立在那里。
  
  这时,迎面开来一辆车。沈景轩拉着梁涵下了车,上了那辆车,那辆车倒了一阵,寻了个宽的地方,调头就走了。三赖子哭丧着脸喊道:“我走,我这就走,你们少罚我点儿吧!”他赶紧把羊赶进了路边的荒草滩上。
  
  后面车队跟了上来。梁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小声问沈景轩:“你怎么带了那么多执法人员啊?”沈景轩这才说,他想让自己和更多的新郎们光明正大地迎接自己的新娘子,更不想惯着那些人不劳而获的臭毛病,就开动脑筋想办法。
  
  仔细一想,他就发现这事虽小,却很难办,因为任何一个部门,都只能根据职权处罚一部分,却动不了他的根儿。而这种人最是无赖,往往又会把损失转嫁给新婚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多个部门,共同行动,罚到他心疼。于是,沈景轩精细考虑了每一个步骤,然后就去联系那些部门,就有了刚才的情景。他也怕计划失败,又备下了这部车,让他们随时都能脱身。
  
  梁涵迷惑地问道:“你一个小老百姓,怎么联系上这么多部门呀?”
  
  沈景轩得意地笑了。他写了一篇多部门联合整治“拦喜”的文章,拿给那些部门的领导看,问他们愿不愿意参加这个行动。领导们很支持他,这才有了今日的精彩一幕。梁涵简直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满是崇拜地说:“你真厉害。”沈景轩忙着摇头:“没有那些执法人员支持,我啥都做不成。涵涵,我想啊,等咱们结完婚,我再给领导们送些喜糖去。”梁涵忙着点头:“应该的,咱俩一块儿送!”
  
  沈景轩正大光明地接走了新娘子,在明媚的阳光下举行了婚礼……

精神病院出来的等

  有个小伙子在一家精神病院做义工。那天他从医院出来,坐上回家的公交,车上太挤,不小心踩到一个妹子的脚,小伙子向她道歉。谁知妹子不依不饶地说:“你有病吧?”小伙子也火了,说:“你才有病呢!”妹子愤怒地说:“我看你就是从精神病院里出来的!”
  
  这时,小伙子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梅之傲)
  
  相亲
  
  阿华新认识一个对象,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
  
  刚入座,阿华就主动和姑娘聊起了文学,从席慕蓉的诗到余秋雨的散文,再到丹。布朗的小说,滔滔不绝……
  
  姑娘满脸疑惑地看着阿华,阿华只好停下问她:“有哪个地方不明白?你可以问。”
  
  姑娘说:“你是没带钱,不想点菜吗?”
  
  (卧龙)
  
  将就
  
  妈妈陪小芳挑婚纱,小芳选来选去都不满意,妈妈有点不耐烦了,对小芳说:“将就一点算了,不要那么v究!”
  
  小芳也不示弱,说:“我凭什么要将就?我又不是二婚!”
  
  旁边另一个试衣服的人不干了,回道:“凭什么二婚就要将就?我是二婚,要我说,二婚更不能将就!”
  
  (刘振)
  
  实验
  
  医学院上课,有一次做药理实验,给兔子过量注射氯化钙。
  
  有个女同学抱着兔子,充满爱心地说:“它好可爱,别打针了嘛!”结果兔子一口咬住了她的手指,在几个同学的帮助下才拽出来。
  
  女同学一边哭一边说:“谁也不要和我抢,针让我来打……”
  
  (檬男)
  
  长大
  
  初中的时候,有个男生身高还不到一米六,比班上很多女生都矮一截。后来,男生上了高中,跟一个初中女生同班,但还是比她矮。到了高三,男生猛地长到一米八。
  
  毕业那天聚餐,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那个女生单独敬男生一杯,说:“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
  
  (田剑平)
  
  打折
  
  小王在路边看到一个乞丐,于心不忍,便往他碗里放了10块钱,转身要走的那一刻,乞丐拦住了小王,说:“先生,给你找2块钱。”
  
  小王有些吃惊,乞丐解释道:“今天丐帮周年庆,全场8折。”
  
  (卧龙)
  
  白鹭的味道
  
  一个农民因捕猎白鹭而被送上了法庭。
  
  法官:你干过几次这样的事了?
  
  农民:这是我第一次,而且那只白鹭还活着,我捉白鹭只是想养活我饥肠辘辘的一家人。
  
  法官:念你是初犯,这次就从轻处罚,不过我想问你个题外话,你为什么非要捕猎这种保护动物,难道白鹭的味道很香吗?
  
  农民:是啊,它虽然不像猫头鹰那么嫩,但它比大雁好吃多了!大雁的肉,我根本咬不动!
  
  (刘晓荻)
  
  晚回家
  
  刘局长被人请出去喝酒,说好了酒后去歌厅“乐一乐”,但那天晚上局长喝高了,大家只好放弃原来的计划,把他搀回家。他的妻子把他扶上床,然后自己也躺在旁边睡了。两小时以后,局长妻子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却是丈夫的声音:“亲爱的,我要晚……晚回……回去一会,有……有个应酬……”她这才发现丈夫不在床上,起身一看,只见丈夫正躺在地上,迷迷糊糊拿着手机打电话。
  
  (若子)
  
  你是谁
  
  早高峰的地铁非常挤。终于到站了,阿龙努力朝门口挤去:“麻烦让让……”
  
  阿龙正一点点往外挤时,前面的一个女生忽然拉起他的手,拨开人群,披荆斩棘,杀出重围。
  
  下了地铁,阿龙正准备和那个女生说谢谢时,她突然转头,然后立刻撒手说:“你是谁?我老公呢?”
  
  (离萧天)
  
  少吃点
  
  小美失恋了,痛苦至极,向闺密哭诉:“分手就分手吧,还向我索取交往过程中的牛奶费、饼干费、水果费,一共两万多元!”
  
  闺密劝慰道:“别伤心了,这样的渣男,分了也好!但是你以后再恋爱的时候,千万记得要少吃点!”
  
  (檬男)
  
  烤鸡翅
  
  小李去大排档吃饭,老板推荐一道菜:真心话烤鸡翅。
  
  小李觉得菜名很特别,就点了。吃了两个鸡翅,小李问老板:“老板,鸡翅我都吃完了,真心话是什么?”
  
  老板说:“这鸡翅是昨天剩的。”
  
  (田剑平)
  
  老年大学
  
  一帮老头儿老太太上老年大学,有一天集体忘记做作业了……
  
  校长得知后,召集他们去会议室做检讨,同时还带来了一个道士,好一阵的舞剑、画符、念咒、烧纸……
  
  老人们都看得不明就里,就问这是要干啥。校长很严肃地说道:“干啥?请家长!”
  
  (离萧天)
  
  差三厘米
  
  小王身高一米七,在网上跟一个妹子聊天,妹子问他有多高。小王说:“一米七,你呢?”妹子说:“我们俩差三厘米。”小王当时毫不犹豫地就安慰道:“女生一米六七已经很高了……”
  
  这时,妹子默默地来了句:“我是一米七三……”
  
  (洛文)
  
  喜欢谁
  
  一天,老公在打游戏的时候,老婆怒冲冲地问道:“你整天就知道打游戏,你说,我和游戏你选谁!”老公盯着电脑,敷衍地说:“当然是你啊!”老婆追问道:“我是谁?”老公:“游戏……”
  
  (四明)
  
  体检要求
  
  公司在组织体检前下发了征询表让大家选择体检项目,员工可在备注栏内提出个人的特殊要求。一位女士在备注栏内写道:“各科检查仅限女医生。”在她之后的许多员工也都这么填了,只有一个刚来的男生填的是:“仅限25周岁以下、本科以上学历,未婚女医生。”
  
  (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