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箱画带来一生追悔

  我的两个舅舅反目成仇好多年了。尽管母亲反复做他们的工作,但他们依旧谁也不理谁,在一条街上住着,形同陌路。甚至连孩子们都不往来。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外婆的一箱子画。
  
  外婆是大地主家的小姐,陪嫁过来一箱子画,虽然历经“文革”但还剩下不少,有好多出自名家之手。外婆从小习画,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两个舅舅也上过少年宫美术班,特别是二舅,画得非常有灵气,后来去中央美院进修过。
  
  除了母亲,他们都动过画的心思。特别是二舅,总是借口临摹谁的画而到外婆的房里去,他去借画,借了好几张没还。大舅知道了,跑去吵,再加上媳妇鼓动,大舅和二舅终于打了起来,大舅说二舅想占为己有,二舅就说只不过是为艺术想看看而已。
  
  一家人都知道,有几张画是价值连城,但独独那几张画没有了。
  
  那时外婆已经中了风,根本说不出话,只急得流眼泪。大舅二舅在她的房里吵,一个说另一个藏了起来,而另一个说,肯定你是拿了换钱,因为,我大舅嚷着要买新房子好久了。就这样越吵越凶,外婆死的那天达到了高潮,他们甚至顾不得外婆刚刚咽气,而为这箱子动了手。
  
  母亲气得晕了过去,大舅二舅恨不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所有亲戚全笑话他俩,母亲做了一件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她不知在哪里找来一瓶子汽油,然后倒在了那箱子画上,大舅和二舅惊叫着,但已经来不及了,母亲镇定而迅速地把一根小小的火柴扔到了上面。
  
  所有人全震惊了!母亲说:“既然亲情不如这箱子画值钱,那就烧掉它吧。”
  
  那箱子画里有多少画没有人知道,所有的一切片刻间化为灰烬,转眼灰飞烟灭了!而母亲转身走了,从此再也不回娘家,这两个舅舅太让她伤心了。
  
  大舅二舅从此不再往来!甚至走个对面也不说话,这就是我的大舅和二舅。
  
  转眼10年过去了,大舅和二舅都老了,他们不再年轻,不再意气风发。大舅妈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总是治不好,家里渐渐就空了,开始二舅还总跑到母亲这里说:“活该,谁让他不长好心眼!”后来大舅越来越惨,惨到快吃不上饭了,儿子的学费都没有着落了,而二舅的小日子过得特别好,还开了一个小厂子,母亲常常偷偷塞给大舅钱。有一次二舅看见了生气地说:“姐,你就是偏向他。”母亲生气地说:“我不是偏向谁,而是谁让我心疼我就向着谁。”
  
  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母亲总是和我说,有时候母亲也后悔,要是不烧那一箱子画就好了,卖个三张两张的就吃一辈子!现在,大舅妈都没有钱看病了,看着大舅就可怜,50多岁的人了,还天天跟着山西的车去拉煤。
  
  不幸就在我们念叨之间发生了。
  
  大舅去拉煤,在春节前想多挣几个钱过年,结果再也没有回来。疲劳驾驶,结果出了意外,车翻到沟里,人当时就完了。二舅是第一个听到这消息的,他当时就傻了。嚷了一声“哥呀”就昏了过去,醒来就派手下的人去山西,说是花多少钱也要把大舅拉回来!大舅妈当时就傻了,人疯疯癫癫的,大舅的儿子正要考研究生,二舅果断决定不告诉侄子,等他考完再说。葬礼全是二舅一手操办的,他给大舅打了幡,这个本来应该是儿子做的,但二舅执意要做,他三步一回头,一边叫着哥一边哭。“来不及了,”他哭叫着,“哥呀,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他还有好多话想说,他想说,他错了,自从母亲一把火烧了那箱子画开始他就想认错;自从看到大舅越来越瘦时他就想认错,可已经10年了,他磨不开这个面子。
  
  到底晚了,他跪在大舅灵前,长跪不起,头磕得很响,大舅却再也听不到了。大舅去世后,二舅承担了大舅家的一切,给大舅妈看病,供一双儿女上学,10年的恩怨,在大舅去世后冰释前嫌。但二舅说,即使这样,他仍然觉得后悔万分,本来,他可以和大舅坐在老槐树下喝几杯二锅头下下棋的;本来,他可以拉着大舅去看远在北京的母亲,让母亲骂骂他俩,但现在,没有机会了,他常常一个人来看母亲,来了就傻哭,只说想念大哥。
  
  我终于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无论如何也难以割舍,世上有一种感情斩不断理还乱,用我母亲的话说,那是砸断了骨头还连着筋的,那就是亲情,血浓于水,永远不断。如果你觉得有亲人在身边,那么,尽情去爱吧,有些爱错过就真的来不及了,而亲人给我们的感动,永远是最深的感动。  

泡温泉

  金老大在景区旁建了家温泉酒店,开业一段时间后,人气却不旺,他就印制了一批VIP会员卡,想搞点促销。
  
  这天,金老大的一个朋友高铭来找他喝茶,金老大递上一张卡,说:“老弟难得来一趟,给你张至尊金卡,可以终生免费泡温泉,以后多带点朋友过来哟。”高铭很高兴,收下了卡。
  
  一天傍晚,金老大正发愁没客人,就见一个土里土气的大叔走进了酒店。大叔大大咧咧地来到前台,自豪地掏出一张卡:“我来泡温泉!这是高铭给的卡,我是他二舅。”金老大一愣,还是上前套近乎说:“二舅呀,欢迎欢迎,里面请!”
  
  金老大见二舅人长得干瘪,走路还有点一瘸一拐,心里暗暗叫苦:这二舅要是泡温泉上了瘾,以后天天都过来,那得多影响形象啊!金老大寻思得让他讨厌上温泉,来了一次就不想再来第二次,于是,他眼珠一转,趁服务员给二舅换拖鞋的工夫,赶紧进去安排。过了一会儿,金老大又出来招呼:“我跟高铭是好哥们,二舅今天初次光临,我就亲自陪你体验!”
  
  两人先走进更衣区,金老大二话不说,麻利地脱得溜光,二舅吓了一跳:“这里换衣服,都不避人的啊?”
  
  金老大哈哈大笑,告诉他这是泡温泉的第一个流程“坦诚相见”:“这样泡温泉才会无话不谈嘛,再说都是大老爷们,怕个啥?”二舅只好也脱掉衣服,换上浴衣。
  
  这时,突然进来五六个大汉,一声不吭地开始脱衣服,身上赫然是青龙白虎的文身!二舅大气也不敢出,悄声对金老大说:“这几个人,咋看着不像好人呢?”金老大叹口气说这帮人也是有金卡的,天天都要来这里,自己也不好管,二舅听了拔腿就走:“那我们快出去吧!”
  
  来到温泉区,二舅看着大大小小的池子,忍不住赞叹。金老大说:“这是泡温泉的第二个流程‘十锅连转’。”
  
  二舅一看,这里的十个汤池全都是圆的,看起来果然像十口锅,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把脚伸下水试了试,马上又缩了上来:“妈呀,这锅烧得也太烫了!”
  
  金老大说每个池子温度不同,可以多试试,自己就先找一个泡着了。可二舅好像不太感兴趣,披着浴衣到处乱窜。一会儿,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跟金老大汇报说,二舅到处东摸西看,居然连设备间都溜了进去。金老大翻了个白眼说:“那人没见过世面,随便他吧!”
  
  终于,二舅心满意足地回来了,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以前是干木工活的,看到规整的东西就喜欢,所以想多转转。金老大“哦”了一声,随手指向一个小池子说:“赶紧享受享受吧,好到下一个流程。”
  
  二舅答应一声,刚下池子,就忙不迭地钻了出来,浑身直哆嗦:“咋回事啊,冻死人了!”金老大“呀”了声一拍脑袋:“我给忘了,这个是冰水池。正好,我带你去暖暖身子。”
  
  两人走进旁边的桑拿房,里面空无一人,热气扑面而来。二舅坐下后,好奇地问:“这里男女都可以进来吗?”金老大告诉他男女老少都可以,不管是身材好的小鲜肉,还是他俩这样的老腊肉,人多时会挤得满满的,所以这个就叫“一灶全端”。二舅乐呵呵地竖起大拇指:“你别说,这里面还真像个大火灶!”
  
  刚坐了一会儿,二舅又闲不住了,站起来敲敲四周的桑拿板:“你看这木料用得多结实,拼接多紧密。”
  
  二舅赞叹着就想出去,一推门却发现门打不开了。金老大也过来推门,果然怎么也推不开。
  
  时间一长,温度飙升,金老大满身肥油还能熬,干瘪的二舅看样子快撑不住了。
  
  金老大操起旁边的木勺,舀了瓢冷水给他淋下去,谁知二舅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眼看就要往下倒。
  
  金老大吓坏了,冲到门口使劲一推,门却鬼使神差地开了!二舅被搀出去,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他心惊胆战地说:“我得走了,再待下去老命就得搁这儿了。”金老大只好带他回去换衣服,二舅半开玩笑地说:“我怎么觉着,你这‘坦诚相见’‘十锅连转’到‘一灶全端’,像是要吃唐僧肉的流程啊?”金老大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还真是贴切,因为最后一个流程就叫“往生西天”。
  
  金老大往休息区一指,那里有一排按摩床,之前的那帮文身大汉正趴在上面,几个搓澡工一使劲,就听见他们接连发出杀猪般的号叫。
  
  二舅瞄了瞄,正好还有个空床,只见膀大腰圆的搓澡工将毛巾一搭,冲他“嘿嘿”一笑:“这边请!”二舅“啊呀”一声,夺路就逃……
  
  金老大对几个文身大汉点点头:“表演得不错。赶紧去把文身贴取了,让别的客人看见像什么话。”他又表扬另一个工作人员,刚才在桑拿房门外耍的小花招很到位。金老大得意扬扬地想:可怜的二舅,看你下次还想再来不?
  
  这边二舅刚走出酒店,身旁就_过来一辆轿车,司机居然是高铭,他眨眨眼睛问:“二舅,这么快就出来了?”二舅坐上车,开玩笑地抱怨道:“这高档温泉,咱可享受不起!”高铭哈哈笑道:“就是啊,我可是跟您泡咱村子里的野温泉长大的……”
  
  二舅一下子乐了:“咱们村里那些野温泉才叫纯天然的免费VIP,不过外面很多人听说了,现在每天都爆满……这个金老板肯定没做过调查,搞不懂生意差的原因,我本来想提醒他一下,谁知道他故意要把我气走,哎!”
  
  高铭说道:“二舅,金老板的酒店您也考察过了,咱们那个项目可以议起来了吧?”
  
  二舅神秘一笑,说:“你说呢?我对温泉酒店也算心中有数了,金老板这里估计撑不了太久。我回去就跟村里商量,咱自己搞个真正的天然温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