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珠峰对视

  打小就熟悉一个数字:8844。
  
  那是地球的制高点,终年积雪,来自远古的寒意,无声地泛着白光,冲向天宇。高寒和冷白,是珠峰预留给这个星球的神奇密码,无数人穷尽一生,甚至不惜付出生命代价,以解密的名义,攀登高峰,征服自然。
  
  为什么要登珠穆朗玛峰?
  
  一位登山爱好者说:“因为珠峰在那里。”
  
  就因为珠峰静立成世界之巅,多少人心向往之,欲与之亲近。
  
  曾几何时,一曲《珠穆朗玛》,让我一听难忘,那圣洁的白附着在旋律之上,一点点推高,于高亢回环中,如入高寒之境,如临高山之巅。只因珠穆朗玛峰,深恋《珠穆朗玛》,却不敢奢望与之亲近。
  
  无数次哼唱过与之有关的旋律,多少回在梦里亲吻那洁白的雪,各色旅行图片、各类影视作品中窥视过它的倩影,却越发觉得遥不可及。
  
  不承想,今夏一个偶然的机会,飞越喜马拉雅,临近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机舱内,个个喜形于色,惊叫连连。
  
  天地间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掀开了喜马拉雅山脉神秘的面纱,让我一睹珠峰的芳容。
  
  飞机上观山,从来都是画上一点,模糊难辨。此次,与众不同,就像站在另一个更高的山头,静观珠峰,山岩和积雪,似乎触手可及。亲近如斯,简直不可思议,见所未见,仿佛梦游一般。
  
  山脉之大,从北到南,得飞越千里,珠峰之上,时间都因其冷艳而凝固了。山脉之高,从舷窗望去,喜马拉雅山脊,清晰可见。
  
  云朵团团,渐变渐无穷,像纱帐,朦胧而绵软,赫然屹立的珠峰像榻席,沉稳而大气。近观珠峰,第一感觉,竟是纱床之温馨。
  
  机上观山不像山,而是云的一部分,珠峰仿佛不是拔地而起的一座大山,而是诸多云朵团团拥抱起来的一个圣洁的婴儿。
  
  舷窗外,高天上流云,或疏或密,但见珠峰破云而出,硬寒之白像尖笋一般刺破柔软的云,白絮般的团云,映衬得珠峰更冷、更硬,有股锐利的寒意。雪山白云,相依相偎,山有了云之味,云也有山之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亲如热恋中的情侣,难分彼此。
  
  与珠峰对视的那一刻,我化身寒石一枚,致敬这个星球上最伟岸的山,最高冷的峰,最多情的云。
  
  大美珠峰让我的灵魂咯噔一下,激醒了生命原动力。
  
  近来人事半消磨,寂寞无法排遣。看到珠峰后,不禁羞怯难当,与这白云缠绕的雪山相比,我那点寂寞算得了什么呢?老是埋怨自己孤独比海深,与屹立亿万年的珠峰相比,你好意思张口闭口提这个?
  
  珠峰不语,人无言,就那样,我看着它,它盯着我,相隔一块小小的舷窗玻璃。我是多么幸运啊,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珠峰,竟是俯视的角度,让雪山开化了冥顽之心;我是多么幸福呀,沉默的珠峰用浩渺圣雪涤荡我心,瞬间,人通透起来,空灵如珠峰之上一粒千年不化的雪。
  
  因了这一次对视,对不可期的未来,也平添欢喜心,让我可以面带微笑,走向明天。
  
  目睹了珠峰至白的映天雪,至サ谋г粕剑俸嗟娜松谖遥钟泻尉澹
  
  与珠峰对视后,我已然不是从前那个患得患失、茫然无依的中年人。

白云就像莲花白

  有一首歌叫《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歌的第一句歌词是这样的:“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学会唱这首歌的时候,是在小学二年级。有一天语文老师布置作业,让我们用“像……一样……”造句,因为我很喜欢这首歌,所以就造了这样一个句子:“天上的云朵就像莲花白一样。”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听不明白什么叫“白莲花般”,就把歌词记成了“白莲花白”。莲花白就是卷心菜,那时候我们常整月整月地吃莲花白。所以,在别的小朋友那里,月亮是在白莲花一样的云朵里穿行,而在我的天空里,月亮则是在一堆卷心菜里穿行。
  
  第二天上课,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叫起恚饰沂裁唇凶“像莲花白一样的白云”,问我白云怎么能用莲花白来比喻。全班小朋友都拍着桌子哄堂大笑,嘲笑我用蔬菜来比喻白云。
  
  故事说到这里并没有完,10多年以后我去上大学,学的专业是气象学,教科书的第一课就是教我们辨认各种各样的云。其中讲到一种叫作浓积云的云团,教科书里是这么写的:“个体高大,轮廓清晰,底部平而暗,顶部圆弧状重叠,似花椰菜,其厚度超过水平宽度。”
  
  当时我就想拿着教科书跑回小学,找我的语文老师给她看:“老师,请您看看,为什么他们用花椰菜就可以,还被写进教材,而我用莲花白就不行?”
  
  白云为什么不能像莲花白?当然可以。白云可以是任何形状,不是因为白云真的像马、像狗、像花椰菜,而是因为你的想象力把云朵想象成那个样子。
  
  在寻找方向的时候,中国人会找北斗七星,用来定位北极星。而北斗七星在西方世界里,是大熊星座的一部分。同一片星空,为什么中国人看出了一把勺子,别人却看出了一头熊?是因为中国古人没见过熊吗?还是因为古希腊人没见过勺子?还是因为大家对星座的想象不一样?
  
  星空中只有无数闪闪发光的亮点,是想象力把某些星星连起来,有些人连成一把勺子,有些人则连成一头巨熊。重要的不是哪一个对、哪一个错,重要的是要有这种想象力。哪怕到了今天,天文书里已经非常明确地说了,这是大熊星座,这是北斗七星,但是,你依然可以运用你的想象力,把那些星星想成别的什么形状,只要你喜欢就好,而不是去背一个个答案:像勺子、像大熊。
  
  白云可以像奔马,可以像山峰,可以像花椰菜,也可以像棉花糖。你能看出来的东西越多,说明你的想象力越好。这是一种值得珍视的能力。反正对我来说,这么多年以来,我的月亮一直在莲花白、胡萝卜、大白菜、韭菜黄、柿子椒、圆茄子、豌豆苗一样的云朵里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