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位沧桑老父亲都曾是白马少年

  今年我才意识到,我的爸爸,那个半辈子陷在泥土里的老农民,不是一个粗人。
  
  我的旧手机下放给了他,装了微信,他开始使用朋友圈,赶上了时代潮流。盛夏时节,他在朋友圈放了一张图,蓝天白云下的荷花盛放,是他亲手种的。照片上方配文:“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照片拍得很赞,构图鲜明,色彩也很明亮。难得的是那句诗,因为爸爸种藕,不是为了观赏,而是为了把淤泥里沉睡的藕挖出来换钱,维持生计。
  
  从小我就知道,莲藕是我们家的重要经济作物,爸爸正是一把挖藕的好手。在我还是个小女孩时,爸爸还经常采了荷花给我玩。而现在,他用了一句诗来形容: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
  
  我翻看着爸爸的朋友圈,才发现类似的诗句零零散散,点缀在他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涯里,辛劳便带了一丝云淡L轻,有了田园耕读的浪漫和唯美。
  
  你能不能理解我内心的震动?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的爸爸能将诗词信手拈来。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沉默寡言,忙着干活、忙着挣钱、忙着养家糊口、忙着扮演好丈夫和好父亲的角色……
  
  可我忘了,他并非生下来就是一个父亲。他也有过绚烂的少年时代,憧憬过诗和远方,如同今日的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