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吻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成功并非都能复制……
  
  云申一提到自家儿子就非常自豪,儿子不但学习成绩好,做事认真,还特别听他的话。
  
  云申逢人便聊起儿子,将儿子说得天上有地下无,这下可有人不乐意了。
  
  刘集福是云申的同行,他的儿子从小就不学好,整天不务正业,天天溜到外面惹是生非,刘集福怎么都管不了。云申整天炫耀自家儿子,刘集福当然不高兴。而且,他根本不信云申能把儿子管教好。
  
  “你那个德性谁不知道,怎么还能教好孩子。”终于有一次,刘集福不屑地说。
  
  “我的儿子就是比你的儿子好,你不信我就带给你看看!”云申得意地说,“到时候也把你家小顺带来,看谁家的孩子更能干!”
  
  “带就带。”刘集福赌气答应了。他给儿子取名叫刘顺,以前跟人解释是希望孩子孝顺,但现在却对人说是六六大顺的意思,他已经不指望儿子以后还能想到父母了。
  
  两人约在一家饭店,刘集福一眼就看到了在云申面前忙前忙后的孩子。反观小顺,一脸不情愿地跟在他后面,看到吃的张嘴就来点。
  
  “你这小子生得挺文静的,叫什么名字?”看到那样听话的孩子,刘集福有点眼红。
  
  一说到儿子,云申立马高兴起来:“我给他取名叫折桂,我这孩子注定是要冲上云霄,金榜题名的。你叫他桂子就好了。”刘集福端详着桂子老老实实的模样,忍不住想问这问那。一会儿问到学习成绩,一会儿又问兴趣爱好。桂子每次都怯怯地看一眼自己老爸,才恭恭敬敬地答话。别人家的孩子,刘集福是越看越喜欢,等一回头,却发现儿子小顺早就没影了。
  
  “这浑小子!”刘集福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他眼神热切地看着云申问,“云老弟,你看你能不能把教育孩子的绝招教给我啊?”
  
  云申最喜欢别人这种仰望的眼神,说:“这好办,只不过听说老兄你养殖兔子的技术高超,不如我们把经验交换一下,你我都不吃亏。”
  
  两人都是在做养殖兔子生意的,刘集福养的兔子又大又壮,卖相也好看,云申早就眼馋刘集福的秘诀了。刘集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的提议:“我们成交!”
  
  刘集福说的都是一些不一般的技巧。比如,让兔子听点音乐。听刘集福这样说,云申觉得这简直是个笑话。让兔子听音乐,那简直跟对牛弹琴差不多。
  
  “你还别不信,你上网搜一下,有些音乐对动物的生长是有好处的。”经过刘集福推心置腹的传授,云申回去之后立马实验了一下,暂时没看出效果,不过刘集福也说了,音乐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可能短时间看到效果。
  
  作为交换,云申传授的教育孩子的方法就是要狠,不听话的时候就打,要打到孩子不敢违抗命令。刘集福听了却叹了一口气:“你觉得我会没打过孩子吗?小顺从小到大我打过也骂过,可是根本就不管用啊,刚开始他还能老老实实呆一阵子,但没过多久就故态复萌。”
  
  “还有这事!”云申瞬间怒了,“那是因为你打得不够狠!”
  
  恰好这时,学校的班主任打电话过来,说桂子这孩子在学校里打群架违反了校规,要家长去一趟学校。云申的第一反应是不信:“不可能,我的孩子我最清楚,他那么老实是不可能和别人打架的。”
  
  而刘集福的电话竟然也响了,学校班主任也让他来一趟。刘集福的脸色立马苦了下来:“会不会是因为我那不听话的小子……”
  
  原来,刘集福提议让两个孩子经常在一起交流,让小顺跟桂子学习,云申很痛快地答应了。
  
  两人匆匆赶到学校,当着班主任的面,云申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将桂子打翻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