轧死一只鸡

  这天,张三和李四自驾游。车拐过弯,突然颠了一下,张三连忙下车,一看:轧死了一只鸡!很快,过来一个男人,嚷着要张三赔钱。李四见出事了,也赶紧下车。
  
  男人叫钱二赖,靠这事弄钱。他说:“一口价,五百元!”
  
  张三说:“毛还没长齐的鸡就开价五百,五百能买多少只鸡?”
  
  钱二赖冷笑道:“账不能这么算,我这是蛋鸡!少说要下百十只蛋,蛋孵鸡、鸡下蛋,一代又一代,你说有多少鸡多少蛋?我要五百你还嫌多,太抠门了吧!”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这时,李四说:“这样不是事,我做中间人,给你们协调协调。”两人都说“好”。李四接着说:“要说养鸡也不容易,给个五千不算多,给个五十不算少!”
  
  张三借机说:“我给五十元。”
  
  钱二赖说:“我不答应。就给五十?你是怎么算的?”
  
  李四劝道:“这五十,就像你鸡生蛋、蛋孵鸡一样,也能做大!”
  
  “你哄谁?”
  
  李四解释:“你到彩票站拿五十买二十五张彩票,每张中五十,你再买了中、中了买,不多久,你就是千万富翁了,还养什么鸡?”
  
  钱二赖发火了,质问道:“你当我傻?你能保证我次次中奖?”
  
  张三明白了李四的意思,笑着对钱二赖说:“你能保证只只蛋孵出小鸡,我就能保证你次次中奖!”
  
  钱二赖张口结舌,李四把鸡和五十块钱塞给他,劝道:“老弟,说句实在话,这鸡红烧,还能下顿酒。拿这五十元,再买只大点的鸡,早点下蛋,你两头赚,不吃亏!”
  
  钱二赖笑了,说:“我还是头一次遇上你这么会说话的!”

[幽默故事] 轧死一只鸡

  这天,张三和李四自驾游。车拐过弯,突然颠了一下,张三连忙下车,一看:轧死了一只鸡!很快,过来一个男人,嚷着要张三赔钱。李四见出事了,也赶紧下车。
  
  男人叫钱二赖,靠这事弄钱。他说:“一口价,五百元!”
  
  张三说:“毛还没长齐的鸡就开价五百,五百能买多少只鸡?”
  
  钱二赖冷笑道:“账不能这么算,我这是蛋鸡!少说要下百十只蛋,蛋孵鸡、鸡下蛋,一代又一代,你说有多少鸡多少蛋?我要五百你还嫌多,太抠门了吧!”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这时,李四说:“这样不是事,我做中间人,给你们协调协调。”两人都说“好”。李四接着说:“要说养鸡也不容易,给个五千不算多,给个五十不算少!”
  
  张三借机说:“我给五十元。”
  
  钱二赖说:“我不答应。就给五十?你是怎么算的?”
  
  李四劝道:“这五十,就像你鸡生蛋、蛋孵鸡一样,也能做大!”
  
  “你哄谁?”
  
  李四解释:“你到彩票站拿五十买二十五张彩票,每张中五十,你再买了中、中了买,不多久,你就是千万富翁了,还养什么鸡?”
  
  钱二赖发火了,质问道:“你当我傻?你能保证我次次中奖?”
  
  张三明白了李四的意思,笑着对钱二赖说:“你能保证只只蛋孵出小鸡,我就能保证你次次中奖!”
  
  钱二赖张口结舌,李四把鸡和五十块钱塞给他,劝道:“老弟,说句实在话,这鸡红烧,还能下顿酒。拿这五十元,再买只大点的鸡,早点下蛋,你两头赚,不吃亏!”
  
  钱二赖笑了,说:“我还是头一次遇上你这么会说话的!”

[幽默故事] 轧死一只鸡

  这天,张三和李四自驾游。车拐过弯,突然颠了一下,张三连忙下车,一看:轧死了一只鸡!很快,过来一个男人,嚷着要张三赔钱。李四见出事了,也赶紧下车。
  
  男人叫钱二赖,靠这事弄钱。他说:“一口价,五百元!”
  
  张三说:“毛还没长齐的鸡就开价五百,五百能买多少只鸡?”
  
  钱二赖冷笑道:“账不能这么算,我这是蛋鸡!少说要下百十只蛋,蛋孵鸡、鸡下蛋,一代又一代,你说有多少鸡多少蛋?我要五百你还嫌多,太抠门了吧!”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这时,李四说:“这样不是事,我做中间人,给你们协调协调。”两人都说“好”。李四接着说:“要说养鸡也不容易,给个五千不算多,给个五十不算少!”
  
  张三借机说:“我给五十元。”
  
  钱二赖说:“我不答应。就给五十?你是怎么算的?”
  
  李四劝道:“这五十,就像你鸡生蛋、蛋孵鸡一样,也能做大!”
  
  “你哄谁?”
  
  李四解释:“你到彩票站拿五十买二十五张彩票,每张中五十,你再买了中、中了买,不多久,你就是千万富翁了,还养什么鸡?”
  
  钱二赖发火了,质问道:“你当我傻?你能保证我次次中奖?”
  
  张三明白了李四的意思,笑着对钱二赖说:“你能保证只只蛋孵出小鸡,我就能保证你次次中奖!”
  
  钱二赖张口结舌,李四把鸡和五十块钱塞给他,劝道:“老弟,说句实在话,这鸡红烧,还能下顿酒。拿这五十元,再买只大点的鸡,早点下蛋,你两头赚,不吃亏!”
  
  钱二赖笑了,说:“我还是头一次遇上你这么会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