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彩票

  汤姆和布雷克是这个街区有名的流浪汉,一向靠偷鸡摸狗为生。
  
  这天,他们盯上了一幢刚装修好的别墅。等主人离开后,两人便轻车熟路地开锁入室。当发现里面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时,二人喜出望外,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愤怒的叫声:“混蛋!快给我把门打开!”汤姆和布雷克赶忙来到了大门口,隔着大门问道:“你是谁?”
  
  “我是这座房子的主人爱德华。你们这帮混蛋!”爱德华在门外愤怒地嚷道。“不好意思,爱德华先生,现在这座房子是属于我们的。”汤姆若无其事地说道。
  
  爱德华只好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很快赶来了,但并没有抓捕汤姆和布雷克,因为爱德华不能马上拿出证据证明这幢房屋是自己的,原来爱德华不久前才买的别墅,而购买时他只付了定金,所以房产证还没有到手。警察便建议爱德华和汤姆他们协商一下。
  
  爱德华很气愤地咆哮道:“这是什么狗屁法律!我辛辛苦苦地工作,老老实实地纳税,房子却平白无故地让这两个混蛋给霸占了,你却让我和他俩协商?”
  
  布雷克在屋子里嬉皮笑脸地说:“先生,请你说话注意点,否则我告你诽谤。”
  
  爱德华正要反唇相讥,被警察阻止了:“汤姆和布雷克曾用同样的方法,钻了法律的空子,多次‘入住’过别人的房屋,也有人试图驱赶他们,但都由于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甚至还有房主得到了诽谤的罪名,判了六个月监禁,被罚了五千美元。我劝您还是和他们好好商量商量,理智一些。”
  
  爱德华垂头丧气地说:“好吧,我可以理智。”
  
  警察走后,爱德华对汤姆和布雷克喊道:“只要你俩现在能马上离开,我愿意付给你们五百美元!”汤姆和布雷克不屑地笑了笑,同时摇了摇头。爱德华立即改口说:“那就一千美元?或者两千美元?”
  
  当爱德华将报价提高到了五千美元时,布雷克心动了。汤姆小声地骂道:“蠢货,既然他肯出五千美元,这屋里一定藏着什么值钱的东西。”
  
  布雷克恍然大悟,立即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陈设,很快发现电视柜上有只烟灰缸,下面压着一张纸,他仔细一看,原来是张彩票。这时,爱德华在外面又高声喊道:“五万美元,先生们!我愿意出五万美元,不能再高了……”
  
  汤姆说:“这张彩票一定中了大奖,他刚才忘记拿走了,所以才返回来的。”布雷克兴奋地拨打了彩票上的查询电话,果不其然,彩票中了一百万美元的大奖。
  
  正当两人忘形庆祝时,只听爱德华在外面嚷道:“混蛋!那是我的彩票,快点还给我!”汤姆隔着门,坏笑着说:“爱德华先生,彩票上面写你的名字了吗?”
  
  爱德华恼羞成怒,一边捶打着门窗,一边叫嚷道:“你们俩给我等着,我早晚会回来收拾你们的!”
  
  在爱德华怒气冲冲地离开后,汤姆和布雷克疯狂地庆祝了一番,直到午夜时分,他俩才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半夜里,汤姆被布雷克的鼾声吵醒了,他望着布雷克,心想:这幢别墅是我找到的,门锁是我用专业工具打开的,布雷克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让他和我瓜分这笔奖金呢?想到这儿,汤姆决定甩掉布雷克,独吞这笔巨款。于是他悄悄起身,打开了装彩票的抽屉,却傻眼了,里面什么也没有。汤姆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抓起正在熟睡的布雷克,骂道:“你居然偷藏彩票,信不信我宰了你!”
  
  “我就知道你想吞,所以才留了一手。”布雷克咬牙切齿地叫着,和汤姆扭打在一起,可两人厮打了半天,分不出胜负。汤姆气得踢了布雷克几脚,只好妥协说:“你把彩票交出来,咱们拿了奖金一人一半。”
  
  布雷克也知道自己想独吞是不可能的,他考虑了一下说:“可以,但我需要证人,把我们共同的朋友鲍尔找来,一起去领奖金,只有这样我才能相信你。”他抓起桌上的电话,打给鲍尔。
  
  不一会儿,鲍尔来了。听了事情的原委后,鲍尔直截了当地说:“你们每人五十万美元,那我呢?我有什么好处?”
  
  “给你一千美元,不少了吧?”汤姆心疼地说。
  
  鲍尔让布雷克和汤姆写下欠条,这才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布雷克取出藏起来的彩票,几个人满心欢喜地去了兑奖中心,可是工作人员却说他们的彩票并没有中奖。汤姆和布雷克失落茫然地走出兑奖中心,发现爱德华正笑呵呵地站在外面。看到他们,爱德华嘲讽地说:“你们不是中了一百万美元吗?怎么还哭丧着脸?”
  
  汤姆突然明白过来,他一把揪住爱德华的衣服,恶狠狠地问:“是不是你搞的鬼?说!”
  
  爱德华用力推开汤姆的手,淡淡地说:“没错,我把家里的座机进行了设置,只要用那个电话拨打中奖查询号码,就会自动转到我的手机上,我的手机就会播报那张彩票的号码。”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爱德华露出愤怒之色,冷冷地说:“你们在半年前无耻地侵占了一幢别墅,在主人试图驱逐你们的时候,你们报了警。然而由于那个狗屁法律,主人被判了六个月监禁,还被罚了五千美元。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他在监狱里心脏病发作,差点没了命。后来我察觉到你们竟然又盯上了我的新家,于是我将计就计,设计了这个圈套,也算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你俩不干这种卑鄙勾当的话,就不会‘空欢喜’一场了,对吗?”
  
  汤姆和布雷克又气又恼,这时跟在他们身边的鲍尔说话了:“喂,汤姆,布雷克,你们俩欠我的钱什么时候给?我可是有欠条的!”听了这话,汤姆和布雷克才想起他们还欠着鲍尔一千美元,可是没有一百万美元的大奖,他们到哪儿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