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日记

  前女友的死亡
  
  九月一日下午,某公寓楼下花丛中发现一具女尸,警官寺田带队赶到现场。死者是租住在四楼的女大学生是枝麻衣,死因是高处坠落后头部碰撞到硬物,死亡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经勘查,死者房间桌上有一个盛有麦茶的杯子,厨房水槽里有一个洗好的同款杯子;房间的门把手明显被擦拭过。这些都说明,曾有人进过房间,而且极力掩藏自己来过,有可能就是那人把麻衣推下了阳台……然而,警方没有收集到任何目击线索。
  
  快五点时,一个年轻人从人群中挤进来,当他发现死者是麻衣时非常震惊。年轻人叫高见恭一,与麻衣同校,是她前男友。他说,下午两点麻衣打电话说有要事商量,让他五点到公寓。寺田问:“你知道她想跟你说什么吗?”
  
  恭一伤心地说:“不知道。”
  
  “三点左右你在哪里?”
  
  恭一说:“两点半到三点半,我在实验室,师姐可以做证。”
  
  恭一是医学系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他的话很快得到证实,嫌疑基本被排除,警方开始寻找其他突破口。调查后得知,是枝麻衣,原名原田麻衣,八个月前她的父母离婚,她改随母姓。她跟恭一交往一年多,半年前提出分手。麻衣社会关系简单,很难想象有人要取她性命……
  
  五天后,寺田刚到警署,同事就说:“前天我们接到报警,有个学生公寓发生盗窃,窃贼盗取了银行卡和现金。现场有一个受害学生非常不安,当时我们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哪儿有问题。那个学生叫高见恭一。”寺田有些吃惊,同事接着说:“今天我们收到一个快递,是一本日记。”说完,他将日记本递给寺田。寺田翻开日记本。日记是恭一从九月一日开始记的,只有三天的内容。
  
  复仇者的日记
  
  根据日记,九月一日下午两点,恭一接到麻衣的电话,他很意外,毕竟两人已分手半年,麻衣请他下午五点去她公寓,说有要事商量。接着,恭一去了实验室,跟师姐聊到三点半。师姐提到导师奥村正在找某本专业书籍,那书刚好在恭一手里,于是他赶紧拿上书,给奥村送去。奥村看到书后很开心,两人便聊了起来。快到五点时,奥村看出了恭一心神不宁,便开玩笑地问是不是约了女孩子,还问是不是自己一年前见过的是枝小姐。
  
  离开导师家,恭一就去了麻衣家,惊闻惨案发生,他从警察的议论中了解到存在他杀的可能。恭一决心找出凶手,为麻衣复仇。
  
  九月二日这天,麻衣的母亲扶美致电恭一,请他晚上一起守灵。恭一从小父母双亡,跟麻衣交往后,扶美把他当儿子一样,让他很感动。晚上,扶美说,警方告诉她麻衣已有三个月的身孕,她猜测麻衣的死可能与此有关。恭一心如刀绞,问:“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
  
  “跟你交往,麻衣早就告诉了我,但这件事她从没说过。警方还问过她的朋友,也没人知道。”
  
  麻衣的新欢究竟会是谁呢?
  
  突然,恭一问:“警方说过孩子的血型吗?”
  
  扶美说:“听说是AB型。”
  
  恭一想,麻衣是B型血,那么,孩子父亲的血型应该是A型或AB型。血型首先基本确定了,其次是年龄。恭一高中毕业后打了几年工才去考大学的,比同届的同学要大几岁,可分手前,麻衣不止一次说他孩子气,那时她应该是拿恭一跟新欢做对比,新欢一定比麻衣大很多。第三,麻衣对母亲保密新恋情,y道是交往对象不能暴露?比如对方是黑社会或是有妇之夫?
  
  九月三日是麻衣的葬礼,恭一见到了麻衣的父亲原田。原田不停地安慰扶美,恭一想,他们说不定会重新在一起,那样麻衣的姓是不是要改回“原田”了?这时恭一想起,那天奥村问他,是不是要去见自己一年前见过的是枝小姐。麻衣的父母是八个月前离婚的,一年前麻衣还姓原田,奥村怎么知道麻衣改姓了?难道……
  
  恭一知道,奥村52岁,是A型血,虽然他不是有妇之夫,但学校严禁师生恋。恭一也知道,奥村生活上非常随便。麻衣与奥村交往后,发现自己怀孕了,由此遭到奥村的冷遇,向恭一求助,那也许就是麻衣想说的“要事”。奥村受到威胁后动了杀心,也是有可能的。
  
  晚上十点,恭一来到奥村家,说了自己的推测,奥村刚开始矢口否认,但当恭一要求他去做DNA鉴定时,奥村发现无法狡辩,就承认了一切:奥村初见麻衣后,就想方设法制造机会与她见面,还经常投其所好。麻衣慢慢被吸引,与恭一分手,开始与奥村交往。麻衣怀孕后,奥村却提出分手。九月一日上午十一点,麻衣打电话让奥村下午三点去她公寓谈谈。两人话不投机,奥村一怒之下将麻衣推下了阳台。事后,奥村洗净了杯子,擦掉了指纹,回家后不久,就碰到恭一来送书……听完奥村的讲述,恭一拿起桌上的裁纸刀,狠狠地刺进了奥村的身体……确认奥村死亡后,恭一擦去了刀和门把手上的指纹,关了空调和灯,然后离开了。
  
  寺田看完日记,立刻带人赶往奥村家,同时派人去抓捕恭一。
  
  奥村果然死在家中,致命伤口如日记所述,是裁纸刀所致。当时室内温度大约三十度,法医根据尸体情况,判断其死亡时间大约是九月三日晚上十点,这跟日记里的时间也相符。DNA鉴定结果显示,奥村确实是麻衣孩子的父亲。当日,麻衣也的确跟奥村和恭一联系过。然而去抓捕的警员报告说,恭一在逃跑的过程中被车撞死了……
  
  被隐藏的真凶
  
  一周后,寺田整理好案情资料,送到资料室封存。没多久,负责管理资料的警员曜恿系寺田,让他再去调查一下奥村被杀时扶美的不在场证明。结果显示,扶美九月三日葬礼结束后独自回了家,晚上十二点睡觉,无人证明。
  
  曜又赋隽巳占抢锏牧礁鲆傻悖阂皇俏什么去复仇的人不准备凶器,而是随手拿起桌上的裁纸刀?二是为什么恭一要关空调?
  
  寺田想了想,说:“关空调,也许是他下意识的习惯吧。”
  
  曜游剩“我们会把下意识的行动写在日记里吗?”
  
  “这确实不太合理……”
  
  “第一个疑点,只有一种可能,恭一到现场时,奥村已经被人用裁纸刀杀了,恭一想要包庇真凶,决定用‘日记’自首,日记是恭一刻意写给警方看的,但裁纸刀这个不合理的地方,他没办法解释。真凶也是深爱麻衣的人,符合这个条件的,应该只有扶美,前提条件是她早知道奥村杀了麻衣,葬礼结束后,冲动之下去杀了他。可恭一为什么要写关空调?”
  
  寺田猜测道:“可能他有必须关空调的原因,但不能暴露。”
  
  “那他不写就行了呀!事实上他有不得不写的原因。写了关空调,警方就会按发现奥村尸体时的室温推断死亡时间,但如果当时是把空调温度打到最低,在警方赶到现场前再关掉空调,那么奥村实际的死亡时间会比警方推定的……”
  
  “更早?”寺田惊呆了。
  
  “是的,奥村实际死亡时间要早于九月三日。恭一费这么大劲,误导警方把死亡时间推定到扶美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时间,说明他想包庇的不是扶美,真凶也不是她。”
  
  “那真凶是?”
  
  “真凶是——麻衣。”
  
  曜铀担警方之前掌握的资料,只能证明奥村是麻衣的恋人,并不能证明奥村杀了麻衣。奥村始乱终弃,可以是他杀麻衣的动机,也可以是麻衣杀他的动机。麻衣是跳楼自杀,那个洗净的杯子,和擦拭过的门把手,只是有人想让警方以为麻衣是他杀。真相其实是,九月一日中午,麻衣来到奥村家,要求和他结婚,可奥村却提出分手,麻衣冲动之下拿起裁纸刀杀死了奥村。回家后,她痛苦万分,决定自杀。寻死前她给恭一打了电话,这通电话大约是下午两点。
  
  麻衣在三点左右跳楼自杀,恭一两点半到三点半都在实验室,但麻衣的来电让他感到不安,三点半离开实验室后他就赶去了麻衣家。麻衣留下了z书,里面写了她和奥村的事,包括杀死奥村的过程。恭一看完后,从阳台看见了麻衣的尸体,然后他赶到奥村家,发现导师真的死了。恭一不希望麻衣死后背负杀人犯的恶名,于是设计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要让奥村的死亡推定时间延后,让麻衣得到“死”这一不可动摇的不在场证明。
  
  可奥村背上插着裁纸刀,怎么看都是他杀,这就需要有一个杀死奥村的人,这人发现奥村杀害了麻衣,然后为麻衣复仇。引入复仇情节,奥村的死自然就晚于麻衣。恭一决定扮演复仇者。他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延缓尸体腐烂进程,然后再赶去麻衣家,制造他杀的假象。完成这些后,他立即离开,五点左右,又装作匆匆赶来……
  
  恭一的计划成立的关键,就是那本复仇日记。他自导自演了盗窃案,又将日记寄给警方。这之后,他赶去奥村家,关掉空调,这样警方根据日记发现尸体时,房间里就是正常的室温。恭一逃跑也只是装装样子,没想到最后被拐角处开出来的车撞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