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下深情

  1。出远门
  
  那年夏天,我第一次出远门,从陕西到山西晋城一个叫白沙的地方去下窑井,做苦力。
  
  以前我没做过这种活儿,也没见过煤,小三对我说,那只是个粗活,没啥技术含量,只要有点力气就行了。
  
  小三刚过十八岁就开始下窑井,挣了不少钱,可他总觉得不够。他的对象艾冬梅不想让他去,说是太危险了,要他留在家里要和他成亲。他说:“我还没有把楼房盖起来,我还没有把彩电买回来呢,你就想用一根裤带拴住我啊。”
  
  艾冬梅一本正经地说:“我又不是图这些才喜欢你的。”
  
  小三说:“我喜欢你,我才下窑井,我想让你吃好的穿好的。”艾冬梅笑了,脸上有点红,很漂亮。小三说:“你的脸像苹果,我就爱吃苹果,又甜又脆。”
  
  小三就当着我的面和艾冬梅抒情,他们以为我还不懂人事。
  
  我说:“小三,要不我们今天不走了,你和嫂子成亲去?”
  
  小三像是惊醒了一样说:“我们走,再不走。赶不上火车了。”艾冬梅说:“那你早点回来。”
  
  我看见艾冬梅的眼睛像一口水井映着光,一晃一荡的,我咽了一口唾沫。
  
  小三终于和艾冬梅把话说完了,小三转身的那一刹那,艾冬梅的眼泪就滚滚地落下了。
  
  我说:“艾冬梅哭了。”
  
  小三说:“不管她。”
  
  我说:“她都哭出声了,小三,你怎么这么心硬啊。”
  
  小三说:“你以为我想当煤黑仔。下一年窑井尿三年黑水,两块石头夹个人,说不准哪天就成饼子了,还不是想跟她有个好日子过。”
  
  车过黄河时,我看见它很细很窄,一点也不像书上说的那样壮阔。
  
  小三呵呵笑,说:“书上说深圳遍地黄金,你为什么不去深圳?”
  
  我懒得和他抬杠,一路上的景色让人着迷。
  
  下了火车,再换汽车,终于到了那个叫白沙的地方。
  
  我看见了高高的井架,看见了井架上面五彩的旗子,看见了黑黑的煤,还有和煤一样黑的同伴。
  
  矿主看牲口一样地看着我,说:“你的胳膊太细了。”说着就在我的肩上用力一拍,拍得我差点倒了。
  
  矿主又说:“还有一点力气,留下吧。”
  
  人家肯要我,我激动得直咽唾沫,这是我的一个毛病。
  
  小三后来说我笑的样子像是太监见了皇帝,一副奴才嘴脸。我说:“咱凭力气吃饭,又不是当官。”
  
  小三觉得我太嫩了,说在外面做事情,要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才行。我点点头叫他师傅,他立刻摆了师傅的架子:“在井下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里有异常,要学会逃命,井下没有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