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

  过年期间,疫情爆发了,官宣的防控措施中有一条“戴口罩,讲卫生”。可口罩呢?大力草木皆兵地走在大街上,跑了好几家药店,每家的存货都已卖了个精光。
  
  没有买到口罩,大力愈发惶恐不安,简直喘不过气来,总感觉病毒无处不在。他宁愿酱油拌饭,也不让老婆出去买菜;进出电梯时,他拿着一张纸巾,不用手指直接去按楼层键;回到家,立马换衣服,洗了好几遍手。
  
  怎么才能弄到口罩呢?他想到了在医院当护士的表妹,给表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不接。难道表妹知道他要口罩,便有意不接他的电话?大力忐忑不安地胡思乱想着。
  
  过了饭点,表妹的电话来了。表妹说,她被抽到发热门诊做疫情防控工作了,现在才下班,问他有什么事。“哦,也没什么事,你要注意做好防护。”大力心里想着口罩,话到嘴边却成了这样。
  
  大力发现,家对门的亚方也没有买到口罩。亚方在农贸市场卖猪肉,一回到家,总把卖猪肉的臭箩筐放在门口,大力为此和亚方大闹过。后来,两人遇见了都没有好脸色。
  
  有一次,大力在路上看见有人拿了好几个口罩,便怀着侥幸心理上前询问:“口罩卖吗?多少钱一个?”“多少钱我也不卖。”那人的口气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大力从报道上看到,一个著名作家接受采访后,得到的报酬是二十个口罩。大力暗暗佩服这个作家的高明,心想,要是我,我也会选择口罩,现在,要是有人送礼,我啥也不要,就要口罩。
  
  大力从微信上得知,政府在一心堂药店设了点,市民可以免费领取口罩。大力起了个大早,可到一心堂时,队伍已排到街上,长长的队伍井然有序,整个队伍里就大力没戴口罩,显得很另类。大力时不时焦急地踮起脚往前张望,担心排到自己时口罩没了。他不安的举动惹得排在前面的人不时回头看他。
  
  大力有点恼火,心说,看什么看,我又不插队。看了好几次后,那人说话了:“兄弟,你怎么不戴口罩呢?”“没有口罩我戴什么戴?”大力没好气地回答。可那个人一点也不生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新口罩递过来:“戴上,注意做好防o。”
  
  大力愣住了,这话虽平常,但在大力心里掀起了狂涛巨浪,隔着口罩,他看不清那人的脸,却感觉非常亲切。
  
  大力喜滋滋地把领到的口罩宝贝般地放到抽屉里时,惊喜地发现,抽屉里还有一包医用口罩。大力想起来了,去年入秋后,自己鼻炎发作,便买了两包医用口罩,后来,鼻炎减轻了,便忘了这事。
  
  再次见到亚方,亚方还是一点防护都没有,大力好心询问:“你没有口罩吗?”亚方只是白了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走进家里,重重地把门关上了。
  
  大力从抽屉里拿出口罩来,老婆问:“拿口罩干吗?”大力指了指对门:“给他几个。”老婆愤愤不平地说:“这种人也值得?你瞧他刚才那样儿,染上病毒活该!”
  
  大力摇摇头说:“农贸市场人来人往,若没有防护,感染风险很大。万一亚方真被感染了,我们一样也有风险,只有一起防护,才不给病毒下手的机会。”
  
  大力敲开门,把口罩递给亚方,亚方惊讶地连声说着谢谢,大力叮嘱道:“戴上,注意做好防护。”这是大力在一心堂排队时,那个戴着口罩的陌生人对他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