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暖费

  这天早上,我打开微信,见自己进了个“左邻右舍”群,仔细一看,是我家楼下的邻居张晓拉的群,里面除了他,还有他对门的赵国栋和他楼下的王刚。
  
  张晓在农行工作,他发消息说,农行今年推出了一项新业务,用户可以用掌上银行交供暖费。员工每人都有指标,要推广二十个名额,他完成了十七个,还差三个。张晓希望左邻右舍帮忙,用农行掌上银行交费后把截屏发给他。
  
  我把这事跟老婆一说,老婆气鼓鼓地说:“德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老婆说的是我们两家的矛盾。我儿子今年三岁,天性好动,在家里从这间跑到那间,从那间跑回这间,天天跟哪吒闹海一样,把地板震得咚咚响。为了这事,张晓的老婆三番五次到我家来理论,老婆经常赔礼道歉,但张晓的老婆得理不饶人,最后老婆也火了,两家就结下了梁子。
  
  我叹了口气,劝老婆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帮他一回吧。”
  
  老婆却赌气说:“结就结,我还怕他吗?再说了,我弟也在r行,凭啥我不帮自己人,要去帮他?”老婆说完,打电话一问,她弟说行里确实推出了这项新业务,但是他们分行并没有硬性推广任务。
  
  我哄老婆说:“用掌上银行交费,不用出门,不用排队,省时省力,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了,咱没花一分钱,就让他欠咱个人情,以后他老婆再上门说咱儿子的事,咱也有底气……”
  
  但任凭我好说歹说,老婆却铁了心,不松口。
  
  第二天,老婆用农行的掌上银行交上了2800元供暖费,但没把截屏发给我。我苦口婆心地说:“你都用掌上银行付钱了,肯定截了屏,为啥不发我呢?别赌气了。”但老婆还是坚持不发,我也实在没办法。
  
  又过了几天,微信群里又有了动静,另外两个人都交费了。最先把截屏传到群里的是赵国栋,而后是王刚,张晓一一谢过,又发了几个红包,还对我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就没去理会。
  
  这天,我在电梯间碰上了张晓,他满脸堆笑地问:“哥,今年不交供暖费啦?”
  
  我打哈哈说:“交,交,只是最近手头有点紧。放心,等我交上,立马给你发截屏。”
  
  之后我乘电梯的时候,跟做贼似的,就怕再碰上张晓。
  
  明天就是最后交费期限了,我收到了张晓给我单发的红包。我把手机亮给老婆看,对她说:“看看,人家发红包我都不好意思打开!咱们邻居一场,住一个单元,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这样真的没必要。就当我求你,行不行?”
  
  老婆瞪了我一眼,终于把截屏发给我了,我立马转发到微信群里,算是完成了张晓交代的任务。
  
  过了两天,吃过晚饭,我带儿子去楼下玩四轮沙滩车。不远处,张晓的儿子也开着一辆崭新的四轮沙滩车,飞速地驶了过来。前几天,小家伙见我儿子开着沙滩车,哭着喊着要买,他妈妈答应他有了钱就买,他这才不闹了。
  
  我笑着问小家伙:“嘿,买新车了!你妈有钱了?”
  
  小家伙大声说:“俺妈说,俺家没交暖气费,有钱了!”
  
  我听了一愣,再看张晓老婆那尴尬的表情,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张晓拉微信群不是为了完成指标,而是想要确认楼上楼下和隔壁邻居都付了费,他家就可以蹭我们的暖气过冬了啊!